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阎王令(下)

北宗天下 Na人 1577 2020.05.14 01:05

  //

  出了庙门没多久,抒儿问道:“真死了啊?”

  “那你以为呢,吓唬人啊?”李曱说道。

  “陈忆,你一句话就把一个人活生生的说死了,你好毒。”抒儿说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是阎王爷给吓死的,又不是我打死的。”陈忆说道。

  “我不管,反正是你吓死的,与我和师姐没有关系。”抒儿说道。

  “好好好,算我一个人的总行了吧。”陈忆说道。

  “都不要甩锅,她的死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东方杰说道。

  “这可是我第一次参与杀人,就躲在后面啥也没有做,一直处于蒙头状态。”李曱说道。

  “你的账,回去咱们再算。”陈忆说道。

  几人说着说着也都回去了。

  到了第二天,李家父母还是没有看到女儿的身影。而其母在收拾女儿的房间时,发现在枕头上有个木牌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画着什么东西,便拿去给其父看。其父看了半天,感觉好像是什么符咒,便去找到村里的一个阴阳师去询问。阴阳师也看不大明白,没有见过这样的符咒。不过中间几个变形的字可以分辨出来,是阎王敕令。便告知李家夫妇,这时阴天子行令,命阴差来阳间索命来了。

  李家夫妇立马吓个半死,便准备好纸钱,准备去拜祭村外的阎王殿,并托人四处寻找女儿的下落。这件事也便在村里村外传开了,武林自此也多了位阴天子。

  等到李家夫妇来到阎王殿时,只见其女跪在阎王爷前,面部狰狞,死相及其难看。其母立马失声痛哭,其父再一旁一直说道:“作孽啊,作孽啊......”

  虽然看着女儿死在阎王爷面前,可其父却不相信是有鬼神,一心断定是有人谋害。回去便把这件事告知陈追,又去官衙报官。不管是谁,他一心想要水落石出,杀人偿命,其实也在怀疑是不是陈追杀人灭口。

  他们几人回去后,也将此事和师父讲了,师父讲道:“我们行走江湖应当光明磊落,你们几个也算习武之人,怎就把一弱女子活活吓死了。”

  “师宗,这可不关我们的事,都怪陈忆,一句话便把她吓的一命呜呼了。”抒儿一边说一边偷笑。

  “师父,人前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他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应该算是天收了她。就算天不收她,我也要杀了这对狗男女。”陈忆说道。

  师宗说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几人同时说道:“是,师尊(宗)。”便都退下了。

  再看看南陵府衙这边,已然安排官差前来查案。而陈追也派人四处打听,探听村里新人的出入,也回到南陵城中继续打探行迹可疑之人。

  没过多久,便有下面的人报晓陈追,说东兴客栈一老头带几徒弟很是可疑。陈追吩咐下面的人说不要打草惊蛇,务必要查清楚这几人的来历。

  师兄弟几人本来是想先从李裳女这边拿些证物,看来显然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师兄弟商议一番后,也只有强行将陈追抓来。可他那么多同伙,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而这个天蝎帮,大家却是一无所知。

  这时李曱说道:“不是说那个清风月什么都知道,可以飞鸽传书问下这个天蝎帮有什么能耐。”

  “对啊,怎么把清风月忘掉了。”东方杰一边锤脑袋一边说道。

  这时大家才记起来还有清风月这回事,陈昱说道:“老三,你来书信一番怎么样?”

  “这怎么好,不是让我硬着头皮求人家不成?”陈忆说道。

  “他这是不好意思,输给人家,没脸写信。”抒儿说道。

  “就你知道的多。”陈忆说道。

  “我看啊,这事要不要先问问师父。”东方杰说道。

  “就算问了我看师尊也不会管。”咸丘子说道。

  “老五,怎么说话呢?”东方杰说道。

  “这不明摆的事实,师父要想管早就出手了。”咸丘子说道。

  “也是,本来就是出来历练。”陈昱说道。

  “三哥,这会又得看你了。”李曱说道。

  “大哥和二哥武功都比我好,而且还都是师兄。他们去书信肯定比我好,更稳妥。”陈忆说道。

  “好像那个笑半仙不买我们的账,三弟,这次还是得看你的。”陈昱说道。

  “对啊,你这个阴天子可不是白当的,是吧三哥。”咸丘子说道。

  “不就是不好意思嘛,比武输了,这次要是人家不买账,或者有要求做不到的话,不就怕丢人呗,我知道。”抒儿说道。

  “抒儿。”师姐在一旁叫了一声。

  “好吧,写就写,至于成不成我可不管。”陈忆说完,便给笑晓风写了书信,便用飞鸽传去。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