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道将行

北宗天下 Na人 3218 2020.05.02 18:40

  //

  来到第七日,那自然是径阳和七师姐的比武。径阳虽然跟师伯学习多年,可还是没有六师兄那么沉着冷静,应对自如。而七师姐身边还有大师姐(宗门二师姐)这样的悟剑高手在身边,那自然也是运用自如。

  径阳在面对七师姐的八荒玄天剑的缠斗时,明显感觉只有招架的份,没有还手的份。不一会,径阳已然处于下风。就在这时,径阳也算聪明,想到用七寸头和三分棍的结合,招招剑指要害。一不留神,七师姐可能就有生命的危险。七师姐只能靠四海奇要的灵活,八荒玄天剑的轻快勉强应对径阳的步步杀招。径阳这时却是越攻越猛,七师姐也是被攻的六神无主。突然径阳剑走偏锋,直取其喉。

  众人也是惊呆了,就在这时,只听得嘡啷一响,径阳的剑被震飞。再看时,白衣大师兄东方杰已然横脸提棍站在比武台上。

  东方杰说道:“比武就比武,何来这些损招,步步杀机。”

  径阳说道:“师弟误会了,我也是演变门中武学,何来损招一说。”

  就在这时,其他师姐把七师姐拖下比武台。

  东方杰说道:“那我们来过过招。”

  “师弟,比武到此为止吧。”径阳说道。

  东方杰便下台站在了四个师弟边上,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莫非是径阳师兄不敢?输不起?”众人朝说话的人看去,原来是公子陈昱再讲。

  其实公子陈昱早就看这个径阳不顺眼,老是偷偷的跟着老三,鬼鬼祟祟。早就想教训他了,只是没个由头。今天看大师兄出手,正好找个机会。虽然陈忆没心没肺,陈昱却看得清清楚楚。

  “老二,要来也是我来。”东方杰说道。

  “怎么,你们是想和我比试一下吗?”径阳说道。

  “那就看径阳师兄敢不敢咯。”说着话,公子陈昱拿着泰阿已然站在比武台上。

  “老二?”东方杰叫陈昱道。

  “大师兄,没事,我自有分寸。”陈昱说道。

  “师弟,你要和我比武我没意见,这得宗主同意才好,不能破了门中规矩。”径阳说道。

  陈昱向师伯和师尊行礼说道:“请师伯和师父同意。”

  这时师伯朝师尊点点头,师宗说道:“点到为止。”

  再看看公子陈昱,这几年别人都在学剑法、棍打、刀法之类的,对,还有老五也在琢磨他的戒尺。而他却练剑之余一直专研无厘头,和师兄师弟一起讨论。有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再说,别人要不就是点头要不就是摇头,其实他们四个也不知道他在讲什么。后来也是有所顿悟,修炼剑法和内力也是增益很快。

  “师兄请吧。”陈昱说道。

  这时,径阳便用八荒玄天剑剑法和陈昱缠打在一起。没有几个回合,径阳便感觉这个师弟不简单,被他手中的王者之剑震的是两手发麻。他便立马变换招式,用最擅长的七寸头容于剑道和陈昱打在一起,还是心力不足,看来只能用杀招来取胜陈忆。但无论径阳怎么变换招式,陈昱已然沉着冷静,运用四海奇要、元灵剑道和八荒玄天剑的拆招一一化解。

  这时的径阳也是没有想到刚刚入门三年的这小子竟有这般修为,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想。还在他想怎么应对时,这时的陈昱已然是元灵聚定,使出问路,径直的劈向径阳的脑门。这时径阳慌忙用剑隔档,只见径阳的啸天剑已被泰阿斩为两段。

  这时的陈忆在台下大声高喊:“好,好,二师兄威武。”

  而这时的陈昱收剑躬身施礼,说道:“径阳师兄,得罪了。”说完向师伯和师尊行礼后便下台来了,径阳也是向师尊和师伯行礼后下台了。

  这时师伯对师尊说道:“师弟,看来你这弟子悟性极高,我喜欢。以后也多让他下山去我住处走走。”

  师宗说道:“这个是应该的,我给他讲。”

  就在两人说笑间,一个小女孩手持青叶剑跳在了比武台上。师伯对师尊说道:“看来今年的比武还没有结束哦,还有一场可看。”

  师尊说道:“那就看看吧。”

  只见得师姑一脸紧张,原来又是这个杨梦抒。

  “陈忆,你这胆小鬼,敢不敢和我比一场?你若要是不敢,就过来给我磕三个响头,我收你做徒弟,做我师父的徒孙怎么样?”杨梦抒说道。

  “放肆,杨梦抒,你还不下来。”师姑说道。

  “没事,让他们比一下也好,相互切磋下。”师尊说道。

  这时的陈忆脸突然变得通红,他转头看着陈昱,陈昱也是遥遥头。他又看看大师兄,大师兄说:“这个......这个我也帮不了。”

  他又看看四弟和五弟。老四也摇头,老五说:“师哥,我也想帮你,看看她手中的剑比我的戒尺长啊,肯定是打不过她,还是你来吧。”

  几个人在哪里不怀好意的笑起来,杨梦抒说道:“陈忆你到底敢不敢和我打。”

  陈忆说:“我怕把你打......”

  话音未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向前推了出去,又被台阶一绊,一个啷当便摔在比武台上。瞬间火冒三丈三丈,爬起身回过头看时,只见老四和老五在后面捂着脸在那里大笑。

  陈忆大声说道:“又是你们,等我下来再收拾你俩,好歹我也是第一次走上比武台,能不能让我有点风度。”这时他们四个是笑的更厉害。

  “你刚说什么?”杨梦抒说道。

  “说什么又不关你事。”陈忆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是说要打我,怎么就不关我事了?”杨梦抒问道。

  “哦,原来是台下那句啊,我是说怕把你打的哭鼻子,又跑去找师姐帮忙。”陈忆调侃的说道。

  “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杨梦抒一边说着话一边拔剑就开打。

  “怎么,一点礼仪都不讲,太不尊重我手中的剑了吧。”

  陈忆只好硬着头皮接着,这可是他的第一次,总也要有个亮眼的拔剑,就在他想的时候,已然接手十几招。

  而这个杨梦抒,自由受家父杨天绝的影响。没拜师之前,就已在清遠山庄跟随众多武林人学习武功,基础也是很扎实。后来又有师父的教诲,师姐们的帮助,也是剑法极快。

  这时杨梦抒停下来说道:“你再不拔剑我就杀了你。”还没等陈忆回答:“哦,对了,我知道了,听说你选了一柄又黑又丑的剑是不是见不得人啊?”

  这时陈忆突然拔剑,只见其剑身黝黑,寒光逼人,一股杀气油然而生。

  这时师尊说道:“老三,把剑收起来,来人给他换剑。”

  “宗主,这么小气,我这青叶剑虽然是我父亲花了很大功夫从江湖中寻得。你放心,我不会伤他的剑。”杨梦抒说道。

  “真是个顽徒,师兄莫见怪,我回去收拾他。”师姑说道。

  师尊说道:“这倒不妨事,青叶剑也是难得的一把名剑,怕就此毁了可惜。”

  “宗主不要担心,若青叶剑如此不堪,拿着也是摆设。”说完,便攻向陈忆。

  陈忆还在想换剑的事,看来已然来不急了。而陈忆运用元灵剑道中护剑之法,避开杨梦抒的进攻。可只有退避总不是办法,而杨梦抒是越打越快。八荒玄天剑法再配上青叶剑的轻快,已然将陈忆打的在比武台山跑圈圈。

  这时的咸丘子看的是真起劲,一边笑一边说道:“师哥,你以后肯定怕女人,小心她使河东狮吼功哦。”

  几兄弟听了咸丘子这么说也是笑的更厉害,没想到三师弟被一个女娃子追着打。

  这时候陈忆一边跑一边说道:“就你知道说风凉话,也不帮我想想办法,和一个女人打,这算怎么回事嘛。”

  “你说谁是女人,叫你说,叫你说,还把我给的玉佩弄丢了,叫你说。”这时的杨梦抒是越打越厉害。也不管什么招式,能想到就使了出来。

  “你说让我收着就收着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么霸道的人。都是小爷我欺负别人,还没有别人欺负小爷。”陈忆说着。

  “那今天本姑娘就好好教训教训你。”一边说着,杨梦抒的剑是越发的快。

  就在这时,她突然踩到自己的衣服,向台下倒去。陈忆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起,两人互看了一下。转身就是给陈忆一剑刺来,听得铛的一声响,陈忆已然将她的剑挡了开来。再看时,青叶剑已然断成两截。

  这时杨梦抒丢下剑柄,朝师父跑了过去,在师姑边上耍委屈。师姑说道:“叫你多事,活该。”

  “师父,你不帮我就算了,还说我,师父。”杨梦抒一边撒娇一边说道。

  师姑虽然嘴上说杨梦抒,可心里可是最疼爱她,也说了她便是师姑的关门弟子。而陈忆捡起青叶剑的断剑,拿过去交给师姐,并向师姑赔了不是。

  “断都断了拿过来干嘛,想看我笑话吗?”杨梦抒说道。

  陈忆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等日后找的好剑,便送你。”

  “我才不稀罕,看你手上拿的,黑不溜秋,和你一样丑。”杨梦抒说道。

  “抒儿,怎么说话的。”师姑说道,杨梦抒瞪着眼也就没有说话了。

  说完陈忆向师姑和师尊行礼便去找师兄师弟了,而师尊说道:“既然劣徒把抒儿姑娘的剑给折毁了,这把长风就送你了。”

  “这怎么使得,这把长风可是跟了师兄多年。”师姑说道。

  师宗回道:“无妨。”

  “我才不稀罕,你那剑又宽又重,一点都不轻盈,不要。”杨梦抒不乐意的讲到。

  “你这孩子,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师姑说道。

  几个师叔伯也是笑了起来,师宗说道:“真拿这孩子没办法。”

  比武结束后,也都各自散去。而这次的武元也就阴差阳错的落在了陈昱的身上,但师尊并未让他去剑阁,这也不符合规矩。他和径阳的比试也就当是平时师兄弟之间的切磋,他也没有在意,径阳可不是这么想的。虽然他心里充满怨恨,可表面已然显的知书达理。

  这天傍晚,陈忆一个人偷偷溜到丹阳峰,去见杨梦抒。可是没有见着,便跑去问大师姐。

  大师姐说道:“你啊,又把师父的掌上明珠给惹生气了。现在哄她也没用,正在青霞石那边生闷气呢,你去找她吧。”

  “好的,谢过师姐。”说完便去找杨梦抒了。

  师姐看着陈忆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一个人自言自语道:“没长大就是好啊。”

  陈忆看到杨梦抒一个人在青霞石边上坐着看日落,悄悄的溜了过去,突然陈忆大声说道:“呀,这不是那个叫什么抒儿的小姑娘吗,咦,在这干嘛呢?”

  杨梦抒本来就有些失落在走神,突然后面冒出这么大的声音,也是吓了一跳,说道:“混蛋,你吓我干嘛?”

  她并没有像以前那么强势,还是坐在那里没动。

  陈忆讲道:“怎么,输不起啊,这就开始丧气了。”

  杨梦抒并没有理他,他却蹭在杨梦抒的边上坐下。说道:“还在生气啊。”这时陈忆扯起一棵草的叶子,便在杨梦抒的耳朵上挠了起来。

  杨梦抒说道:“你别闹。”

  “来,给大爷笑个,大爷以后给你买冰糖葫芦。”陈忆一边说一边用草叶逗杨梦抒。

  “你一边凉快去。”杨梦抒说道。

  “不就是一把剑嘛,以后找到更好的,赔给你不就是了,至于这么小气吗?”陈忆说道。

  “懒得理你。”杨梦抒说道。

  “要不你把我这把拿去,不过我这把是跟师叔祖借的,以后还是要还的。”陈忆说道。

  “这么丑的剑,我才不要。”杨梦抒说道。

  “那好吧,给你一个惊喜好不好?”陈忆说道。

  “哼,你还会有惊喜?鬼才信你。”杨梦抒说道。

  “那算了吧,那我走了。”陈忆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假装要离开。

  这时杨梦抒站起来说道:“骗子。”

  陈忆又抿着嘴,傻笑着走了回来,说道:“那你闭上眼睛不许睁开。”

  杨梦抒没有讲话,只是把眼睛闭起来了。陈忆走到她身边,用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一只手拿出竹哨说道:“你用力的吹下。”

  杨梦抒轻轻的吹了一下,竹哨没有响,陈忆说道:“用点力吹一下。”

  这时她便大力的吹了一口,竹哨吹出了刺耳的声音。陈忆又说道:“用不着这么大力吧。”

  “你要搞什么鬼,再不说我可不玩了。”杨梦抒说道。

  陈忆拿开捂在杨梦抒眼睛上的手,说道:“睁开眼睛看下吧。”

  杨梦抒慢慢的睁开眼睛,立马吓的抓着陈忆的胳膊就往后躲。原来是那只大白猫长大了,已然有林中王者的风范。从树林里面冒了出来,跑了过来。

  陈忆手说道:“别怕,以后它可以陪着你,你也就不用发呆了。”

  这时白虎已然到他们的边上打转,陈忆抓起杨梦抒的手放在白虎头上,说道:“你可以摸摸它,它很乖的。”

  这时的杨梦抒也不知道这个陈忆给自己的是惊喜还是惊吓,颤巍巍的试着摸了下白虎的头,确实很乖。

  “你当年不是要带走它吗?怎么,现在这么胆小了。”陈忆说道。

  “这是我抓到的那只小白虎吗?”杨梦抒问道。

  “不然呢?”陈忆回道。

  “我当年抓他也是派别人去抓,又不是自己抓。”杨梦抒说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让别人替你干坏事咯?”陈忆问道。

  “什么叫干坏事,我也是觉得它可爱才抓它养着啊,又没吃了它。”杨梦抒说道。

  “要不是机缘巧合,那只白虎都被你们射死了。”陈忆说道。

  “怎么,你这是来算陈年老账是吧?”杨梦抒问到。

  “是你先找我算的好不好。”陈忆低声说道,又说:“这只竹哨归你了。”

  “你这是把它归还给我吗?”杨梦抒问道。

  “这不叫归还,也不叫给你。”陈忆说道。

  杨梦抒发问道:“那是什么?”

  “是你、我、我们一起和它做朋友。”陈忆回答道。

  “那行吧,看在白虎的份上,这次先放过你吧。”杨梦抒得意的说道。

  “那小人就谢谢大小姐的大恩大德了......”陈忆说道,看她和小白虎玩的开心了,他也就回山去了。

  没过几日,经师叔祖同意以后。他们几人便去了剑阁学习,至于借剑,师叔祖却不肯。当然,在剑阁,陈忆这小子还是经常跑过去。

  也不知道何时的风,把这次北宗门中比武的事情散布在江湖上。江湖人人皆知幽冥剑再现江湖,定然也会引起不少人的歪门心思。

  没有过多久,师尊召集他们五人。给大师兄传授了一套天禅棍法,给四师弟传授了一套斩月刀法,老五也有一套流星飞影。而至于公子陈昱和陈忆,师尊没有再讲,只是让他们深悟门中功法,务必修炼至精。他们几人每日除了练武以外,还要看很多药书。人在江湖,多学一样本领就能多一点顿悟的灵性。

  师尊也说了,再过不久,便要领他们几人下山去走走了。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