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收边关(上)

北宗天下 Na人 2215 2020.06.10 20:12

  //

  只见吊桥落下,城门打开。传令兵飞奔而进,直奔勍公大账而去。来到大帐前,只见账外死了很多的黑衣蒙面人。

  勍公在里面还在斥责谁,说道:“你为何不去?糊涂啊。”

  传令兵直冲大帐:“报,我军大捷。”

  “好啊,我军伤亡如何?”勍公问道。

  “主将还在清点战场,敌军已退逃阳子关了。”传令兵说道。

  说完传令兵退出去了,这时勍公常常的舒了口气,终于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

  又过了一阵子,陈昱率领三军便回来了。这时陈忆也来到隘口,与张中会面。又等了很久,只听见有战马声传来,张中立马传令警戒。看见亮银甲士纵马而归,当头一人手里还提着什么东西。慢慢渐进时,也看清了些,是冉蘅勒马归来。

  “冉叔,你们速速归营,张中,安排断后。”陈忆大喊道。

  “诺。”张中和冉蘅同时回道。

  这时冉蘅率领铁骑直奔朝关中而去,在斥候探的却无追兵后,陈忆和张中也率部回营。众将回营后在中军大帐集结,陈忆进帐时,只见人人血染战袍,有的身负重伤,不过个个却精神抖擞。

  “来人,将公子昱和城防司马给我绑了。”陈忆大喝一声。

  这时众将还都处在喜悦之中,被陈忆的一声喝令给惊住了。又见甲士进来把陈昱按住了,不一会城防司马也被绑了进来。

  陈忆说道:“沙场抗命着斩。”

  原来,陈忆给守城司马的锦囊是让他在大军出城后,封死城门,任何人不得出入。而陈昱却领军杀出,自然是死罪。

  这时众将皆都为其求情:“刚打完胜仗,公子昱有功无过。而守城司马在来日苦战中立功不小,请求将军宽恕。”

  陈昱立马说道:“这与守门将士无关,是我强行勒令。”

  “不行将令,按军规斩首示众。众将求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守城司马拖出去,杖二十。”陈忆说道。

  这时左右甲士已将守城司马拖出去了,陈昱说道:“我做事我负责,不管他的事。”

  “不遵将令,谁都一样。来人,将公子昱白袍脱下,悬于辕门,斩袍以示军威。”陈忆说道。

  这时甲士按令行事,而斩黄袍可是帝王触犯国律时应有的惩罚,众人一时不解,却也没有支声。

  “公子昱、白茆听令。”陈忆说道。

  “到。”两人齐声应答。

  “命你二人速去后方督办粮草,三日后必要到位,敢有阻挠不从者,斩。”陈忆命道。

  “诺。”两人应声而出。

  这时白茆又被陈忆叫住,说道:“将军,一定要照顾好公子,若有变动,定要护他周全。”

  白茆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定护得公子安全。”

  陈忆点了点头说道:“快去吧。”

  “冉叔,你那边情况如何?”陈忆说道。

  “公子,我率军追杀时,却见敌军阵型凌乱。便摔部卒追杀了出去,接到撤退军令时,正好与敌军中军厮杀与一处。不远处看见了车里机老贼,便冲了过去把那老贼的头给揪了下来。”冉蘅说道。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可有确认过是车里机老贼?”陈忆问道。

  “来人,拿上来。”冉蘅说道。

  果然,是车立机的人头。陈忆说道:“冉叔,大功一件,你速速带他人头去见父帅。”

  “诺。”冉蘅说完便走了。

  真是大快人心,这时大帐人人亢奋不已。陈忆说道:“诸位将士辛苦,各自回营修整。”

  “诺。”众人应声后便离去了。

  不一会,便有斥候来报:“前线已清点完毕,敌军死伤十四万余,我军伤亡四万余。”

  “好,知道了,传令斥候,加强各路警戒。”陈忆说道。

  “诺。”斥候应声而去。

  这时陈忆回到父帅账中,勍公看着满身是血的儿子,两个眼睛都红了,说道:“我儿长大了。”

  陈忆上前抓着父亲的手说道:“要不是爹在后坐镇,孩儿的心都是悬着的。一时没有看到冉叔回来,孩儿一时心都乱了,真怕出现什么预想不到的结果。”

  “公子,末将让公子担心了。”冉蘅说道。

  “看到冉叔归来,总算是尘埃落定。冉叔之骁勇,乃我南阳第一人也。”陈忆说道。

  “你们总算是有惊无险,车里机是死了,阳子关还在他们手中。”勍公说道。

  “敌军虽败,也受重创。敌军任然兵力占有优势,贸然取城恐有不妥。”冉蘅说道。

  “是啊,我也一时没有对策,容我在想想。”陈忆说道。

  “不用再想了,你们都先回营洗洗,满身是血,先做修整,而后图取。”勍公说道。

  “好,冉叔,你先回营好好休息。”陈忆说道。

  “好。”冉蘅施礼完便走了。

  “忆儿,你也去吧。”勍公说道。

  “我去看下受伤的将士,然后再去休息。”陈忆说道。

  勍公点点头说道:“去吧。”

  陈忆来到伤兵营后,看见军中郎中正在给军卒包扎。一般人这种场面却是看不得,有疼的大声怒吼的,有咬着牙的,有没了胳膊的,有腿被踩断的......看着处处都很残象。

  这时陈忆心想:倘若天下太平,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战事,百姓能够安家乐业,那该多好。可是天下的人啊,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君王更为可怕,不惜发动战事。至使边关流民失所,将士血拼。老人无儿,妇人无夫,孩童无父。想想这些幕后之人,何其憎恶。

  陈忆是越想越气愤:和平无战的年代就不好吗?最起码家人能团聚,家家有粮吃,有衣穿,何其不美哉!

  这时的陈忆恨不得把发起这场战事的人剁成八块,想着想着陈忆就走出了神。

  “末将参见将军。”有人说道。

  陈忆回过神来,看见是城防司马,说道:“怎么样,还疼吗?”

  “多谢将军关心,不疼。”城防司马说道。

  “军规如此,也是为难将军了。”陈忆说道。

  “从军多年,这个道理还是懂的。将军这般年纪,能有此作为,实属不易,难得的人才。”城防司马说道。

  “敌军范我边关,这也是没有办法,倘若人与人之间、家与家之间、国与国之间都不计私利,和睦处世,相互帮衬,何至于让诸位将士受此大难。”陈忆说道。

  “我等甘愿为之赴死,好男儿自当为家为国血撒疆场,死而无憾。”守城司马说道。

  “这个我相信,我相信我南阳男儿个个都是汉子。”陈忆说道,又拍了拍守城司马的肩膀,离开了。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