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孤身行(上)

北宗天下 Na人 2701 2020.07.14 18:53

  //

  陈忆一人出来以后,几经波折,便来到西蜀巴林郡,找了一家叫清风浊的客栈住了下来。对于几个凶手,自己却是一筹莫展,从洪叔那里知道和尚叫智醒,道人叫顿觉,另一个花里胡哨的男人应该是北方戎狄之人。而这几人在江湖上很少出现,踪迹也是难以查询。而这时的陈忆觉得饿了,便点了两碗面条一些肉菜在房间吃了起来。等吃饱喝足以后,便倒头睡了。

  本来家里出事,一路心情不好,可是没睡到几个时辰,便听到隔壁房间有女人的声音传来,声音又大,吵的是难以眠。

  “公子再来一杯嘛,公子喝好奴家才能好好伺候公子休息。”一女子说道。

  “是呀,公子,再来一杯嘛,一口酒一口肉。”另一女子说道。

  “好好好,一口酒一口肉。”一男的说道。

  “这样才对嘛,呀,你好坏......”

  “怎么,你又长胖了,这屁股都肥了不少。”那男的说道。

  陈忆听着听着睡意全无,突然脑袋里闪出抒儿的影子。陈忆摸了摸额头,又摇了摇头,默默的说了句:“再想啥呢。”

  隔壁的声音也是越来越不堪入耳,起先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住到风月场所了。不过觉得那男的声音有点熟悉,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笑晓风这个酒肉好色之徒。

  “嘭嘭嘭......”只听得门响。

  “谁呀?”笑晓风问道。

  “你他娘的,还要不要人睡觉。”陈忆说道。

  “什么人在外面叫嚣?”笑晓风说道。

  “公子别管他,我们尽兴饮酒就是了。”一女子说道。

  “有人都找上门来了这还能尽兴吗?”笑晓风说道。

  “那我让店家找人把他打发走便是,不能扫公子兴致。”另一女子说道。

  “嗯,我看可以,你去打发吧。”笑晓风说完,那女子便开门准备出去,一开门便看见站在门口的陈忆,笑晓风立马说道:“原来是我小弟啊,不用去了。”

  “做小弟的还这么嚣张。”那女子边往回走边碎碎念。

  笑晓风立马起身,走到陈忆跟前,搂着肩膀便扯进屋内坐下,说道:“去,叫店家再来几盘好菜,再上酒。”一女子便应声出去了。

  “你怎么在这里?”陈忆问道。

  “天下之大,和处不是我家,爱去哪便去哪。”笑晓风说道。

  “你这醉生梦死的,就知道天天找乐子。”陈忆说道。

  “那也得看我的心情,心情不好,白送都不要,心情好,千金求乐未尝不可哦。”笑晓风贱笑贱笑的说道。

  “你这逛窑子还逛出道理来了。”陈忆说道。

  “你这小弟说话真难听。”旁边女子说道。

  这时那女子也回来了,笑晓风指着陈忆,对这女子说道:“你去伺候这位公子。”

  “公子?”这时这女子装出一副不愿意的样子嘟着嘴说道。

  “叫你去就去,墨迹个鸟。”笑晓风说道。

  “还是算了吧,你自己享受吧。”陈忆说道。

  “那怎么成,大哥有的乐子怎么少的了兄弟。”笑晓风说道。

  “她现在怎么样了?”陈忆问道。

  “她是谁?”笑晓风一脸蒙的问道。

  “明知故问。”陈忆不屑的说道。

  笑晓风好像知道什么了,对那女子说道:“你过来。”用手指指了指陈忆又说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

  “公子,你到底想让人家怎样嘛。”那女子扭扭捏捏的说道。

  “你给我过来,差点忘记他是我妹夫了。”笑晓风说道。

  “怎么,不让她伺候本大爷了?”陈忆说道。

  “你这个混蛋,害的我妹妹天天在家独守空房。”笑晓风说道。

  “什么叫独守空房?我们尚未成婚。”陈忆说道。

  “那我管不着,反正你不能对不起我妹妹,不然有你果子吃。”笑晓风说道。

  “有什么果子,那就上来吧。”陈忆说道。

  “你......”气的笑晓风直指陈忆的鼻子。

  这时店小二把酒肉送来,陈忆说道:“你什么你,老子要喝酒了,跑了这么久的路,还没好好吃喝上一顿,总算有免费的可以吃喝了。”

  这时的笑晓风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陈忆看,只见他把一盘牛肉放边上,还往上面夹了些羊肉,扯了条鸡腿放在上面,旁边放一壶酒,又说道:“看什么,能看出花来,这些谁也不许动,我带走。你俩也别闲着,喝酒。”

  “粗俗。”笑晓风说了两个字便开始喝酒了。

  “就是,吃就算了,还要带走,第一次见这种人。”一女子嘀咕道。

  几人吃喝了一番后,那两个女子一个脸色泛白,一个脸色通红,都喝趴在桌子上了。

  陈忆打了个嗝说道:“酒足饭饱,该睡觉了。”

  “你果真是属猪的,就这点酒量,还搞个什么阴天子的绰号,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笑晓风说道。

  “管你屁事?”陈忆说道。

  这时笑晓风指了指这两个女子说道:“你知道她们吗?”

  “这不是你揽过来的人,我怎么知道。”陈忆说道。

  “她们可都是云梦泽的人。”笑晓风说道。

  “云梦泽,不知道,云梦泽的人怎么和你鬼混?”陈忆不解的问道。

  “在江湖上,很多五花八门的人,都与云梦泽多多少少有点关系,云梦泽也撒网天下,收录江湖事。”笑晓风说道。

  “网罗天下不是你们清风月的事情吗,云梦泽干嘛又要去做这些事情呢?”陈忆不解的问道。

  “我们收集天下事,以供江湖之人所用,而他们则是为一些人所用。所以我身边时不时的便会有美女出现,那自然不能辜负窈窕淑女,让她们好好在床上刺激一番。”笑晓风说道。

  “无耻,那他们要江湖消息干嘛?”陈忆问道。

  “什么叫无耻,投怀送抱这种好事,肯定是盛情难却,自然不能辜负姑娘们的好意。”笑晓风有点得意的说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说重点。”陈忆说道。

  “什么叫这些没用,真的是,这也是我人生一大乐事,太藐视我的志趣了。收消息管我屁事,消息嘛,无非就是拿来买卖,给什么人,给什么地方,不就是这些事。”笑晓风不耐烦的说道。

  “给谁了,那你又给了多少消息给他们?”陈忆问道。

  “都不认真听我给你讲男女的快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笑晓风说道。

  “爱讲不讲,不讲老子去睡觉。”陈忆说道。

  “那你去吧。”笑晓风说道。

  “快讲。”陈忆凶狠狠的看着笑晓风。

  “好吧,看你求着我的份上,讲给你听。”笑晓风拿起酒壶边喝边讲,“消息进云梦泽有很多途径,这些你也看到了,就不用我多说了。出云梦泽就主要有四个方向,东城、西蜀、北方、还有九玄宫。”笑晓风说道。

  “你怎么知道?”陈忆问道。

  “看吧,都说了你不懂女人,愣头青。只要你把他们送来的女人给弄舒服了,搞刺激了,动点脑子,你想知道什么就知道什么。”笑晓风得意的说道。

  “无耻。”陈忆一脸的嫌弃。

  “什么叫无耻,女人嘛,生下来就是要伺候男人的,可她们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成了别人的棋子。等她们尝到男欢女爱之后,尝到真正做女人的滋味,谁愿意天天舞刀弄枪,刀口舔血的过日子。再者,有人在外面偷吃野果,不还是因为家里的不够吃或者不好吃呗。不知什么叫满足或没有得到满足,一旦让她们有所知足,体会做女人的乐趣,有了欲望,那不就简单了。人一旦有欲望,就一定能够有办法制服,简单的道理嘛。”笑晓风说道。

  “你就不怕她们玩弄你于股掌之中?”陈忆问道。

  “那就得看你能不能让她们嗷嗷叫了,那方面要对女人下得去手。怎么,你想偷学?”笑晓风说道。

  “我懒得理你,那你就好好让她们俩嗷嗷叫吧,老子去睡觉了。”陈忆说完,起身往外走。

  笑晓风立马说道:“快快快滚吧,耽误老子这么久,呸,老子都被你带坏了,说起脏话了,粗鲁。”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