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蜀山行(上)

北宗天下 Na人 1974 2020.07.17 23:33

  //

  (上)

  陈忆他们一番感叹后,陈忆便要走上复仇的路。这时笑晓风问道:“你就这么走了?”

  陈忆沉思了会,说道:“不然呢?”

  陈忆虽然这几天和他们在一起还算愉快,可毕竟复仇这件事情是要搏命的,不能拖累别人。那些人敢明目张胆的上门挑衅,自然也是些厉害的角色。有些路,还真的一个人走才行。

  “不是吧,我大老远的来找你,你就这样一个人走了,这样子不好吧。”笑晓风说道。

  “有什么不好吗?你应该知道我此行的目的。”陈忆说道。

  “游山玩水还有目的,什么目的?”易小乞问道。

  “杀人。”陈忆说道。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杀人家,好好活着不好吗?”易小乞说道。

  “他呀,是专门来寻仇的,游山玩水个鬼。”笑晓风说道。

  “所以说我们就此别过。”陈忆说道。

  “你连仇家都不知道是谁,就真这样走了。”笑晓风说道。

  “那你告诉我啊。”陈忆说道。

  “哎,终于是开窍了,知道问了。”笑晓风说道。

  “这个还需要问吗?你都憋了这么久了,憋不住了吧。”陈忆说道。

  “我说你这个人啊,什么事情总要卖弄一番嘛,不然直接说多没面子。”这时陈忆看了笑晓风一眼,没有说话,笑晓风立马说道:“好好好,这个道人嘛,叫顿觉。”

  “这个我知道,说重点。”陈忆说道。

  “你怎么老是猴急猴急,现在根据送来的消息,在玄云观。而这个玄云观弟子呢,也都是昆仑道观的一个分支,只是后来另立门户。如果你走的快点,说不定可以在观内找到。”笑晓风说道。

  “道观在哪?”陈忆问道。

  “这个我知道,穿过蜀道,翻过蜀山,往北百里,便是玄云山。”易小乞激动的说道。

  “多嘴,他杀人,你就是他的帮凶。”笑晓风说道,“他说的也不差,你去便是了。”

  这时易小乞憋着嘴,真的好像自己犯错误了一样,也不敢说话。

  陈忆说道:“好了,就此别过吧。”

  “我给你带路。”易小乞说道。

  “前路凶险,你留在这里,快乐自在的生活,无拘无束,多好。”陈忆说道。

  “可是你找的到吗?”易小乞说道。

  “他没长嘴啊,不知道问路啊。”笑晓风说道。

  “我又没说你,就你话多。”易小乞说道。

  “好了,走了。”陈忆说完,转身便走了。

  等陈忆走了好一会,易小乞说道:“他会不会有危险?”

  “你就别瞎操心了,放心,他没事的,他又不是一个人。”笑晓风说道。

  “还有人吗?我怎么没看到。”易小乞奇怪的问道。

  “我也想知道还有个人是谁,此人尽然如此了得,在我隔壁吃东西我居然没发现,找也找不到,定是高手。”笑晓风说道。

  “那就好,他没事就好。”易小乞说道。

  “好吗?”笑晓风说道。

  “不好吗?”易小乞说道。

  “那我跟着还有什么用啊。”笑晓风说道。

  “你跟着也没什么用啊。”易小乞说道。

  “懒得和你贫嘴,我找师父去。”笑晓风说完转身就走了,易小乞也跟着回去了。

  蜀道难行,确实难走,爬上爬下,又不能骑马,鞋子都磨破了好几处。不过走在崇山峻岭之间,放眼望去,连绵的蜀山真让人敬畏,也感叹修蜀道者的艰辛。

  就这样走了很多天,嘴巴都干的起皮,终于过了蜀山。陈忆为了赶路,稍作休息一晚,便纵马朝玄云山而去。行走了一日,便来到玄云山脚下的清风坠客栈住了下来。走在这个小村落的青石板路上,人们好客又热情,生活安稳,确实是很好很好的安家之所。

  到了第二天,陈忆准备向玄云观去的时候,半道碰见一位老太太,说她年迈,走不动了,让陈忆把一把香带去玄云观代为祭拜神灵,以谢多年来的护佑,也还要代谢甲云道长多年来为她诊治病痛,还说他是个很好的道长,从来不收一文钱。陈忆点了点头,朝山上而去了。

  来到道馆后,陈忆先去把香放到香案上,对着老君的神像拜了拜。这时陈忆问道:“谁是甲云道长?”

  “你跟我来。”一个小道士带领陈忆来到后院,看见一老道正在扫地,对老道说道:“师父,有人找。”

  “好,我知道了,你去吧。”甲云道长说道,“敢问居士有何事找贫道?”

  “有位老人家,托我带香一把,一句代谢,说于道长。”陈忆说道。

  “有劳居士了。”甲云道长说道。

  “请问......”陈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这时便出来一道士。

  很大声的说道:“阁主大驾,有失远迎。”

  “好你个顿觉,你果然在这里。”陈忆说道。

  “你就这么想急着来送死。”顿觉说道。

  “你本为道家清修之人,为何要杀铃儿,受何人指使?”陈忆问道。

  “那自然是有人想取你们性命。”顿觉说道。

  “是何人?”陈忆问道。

  “对于你这个死人,还有必要这么多废话吗?”顿觉说道。

  “顿觉,为何如此行事,违背我道家清修之本。”甲云道长说道。

  “不关你事,你扫你的地。”顿觉一边说,一边以拔剑直取陈忆咽喉。

  只见甲云道长手中扫把一扬,便将顿觉击退数丈之远,顿觉怒狠狠的说道:“甲云,今天的事你确定要管吗?要不是我师父当年收留你,你还是一个野道人,一把年纪,好好扫你的地,休要管闲事。”

  这时道馆已经冲出数十名弟子围住陈忆,甲云道长说道:“什么事都不贫道的事,要打要杀都给我出去,清修之地,容不得放肆。”

  这时陈忆向甲云道长作揖,道长也回礼,陈忆纵身一跃,便来到了道馆外的一片树林,这时顿觉和数十名弟子也跟了上来。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