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云梦泽(上)

北宗天下 Na人 2259 2020.06.01 15:12

  //

  之前的那四人也都停手,退了回来。再看先天八卦阵时,外围六十人,以卦象为伍,分居之。中间四人,以东、南、西、北四方位而居之。

  咸丘子说道:“大师兄你主东;二师兄主南;四师兄你主北,三师兄你打头阵,从西北而入,主西。入阵后方位不变,他们会通过变换方位对我们形成围杀,以不变应万变。”

  “好。”几人齐声应答,便入阵而去。

  陈忆提剑便走向西北阵口冲了进去,与阵中九人缠斗。虽然阵中人的武功不算顶尖高手,却在阵型的演变下显得很灵活。只见人人身穿道袍,手持长剑,极难对付。这时,陈忆使出八荒玄天剑剑气,虽然已经很是熟练,却感觉总差那么一步,与高手过招还是缺乏一种杀气。打完三十二路玄天剑,也勉强与九人打个平手。实在感觉无力,又用归元内力,打出元灵剑道。虽然力道足矣,却显得不够灵活。陈忆突然想到,如果用八荒玄天剑和元灵剑道拆而合、合而拆,是不是既灵活又有力道。他立马变换招式,一会八荒玄天剑,一会元灵剑道,果然效果明显,反而不吃力。

  “我知道了。”陈忆大喊一声。

  “你知道什么呢?”李曱问道。

  “问剑。”陈忆说道。

  “什么问剑,你要问什么?”李曱又问道。

  “第三十三剑,问剑。”陈忆说道。

  “出来再问吧,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曱又说道。

  “三弟悟出玄天剑第三十三剑,问剑。你看他现在轻盈不乱,力道浑厚。”陈昱说道。

  “是啊,看来他这几年在北道崖没有白过。”东方杰说道。

  “回去得让师哥教教我才是。”咸丘子说道。

  “老五,你这书生,就知道偷学别人的。”李曱说道。

  “四哥,这话就不对了,三人行,必有我师。再者师哥教我,本就应该,怎么又是偷学呢。”咸丘子说道。

  忽然,陈忆汇气于丹田,力发冲顶,一道白光闪过,九人便仰翻在地,成功破乾门而入。

  自此,八荒玄天剑也就成剑三十三式,分别为:一、弓身长刺;二、护身斜劈;三、仗剑直劈;四、回身抽杀;五、张弓望月;六、虚步近身;七、回龙一笑;八、提膝点杀;九、卧龙常住;十、过叶无痕;十一、影动剑至;十二、风动叶从;十三、点将长杀;十四、转手覆云;十五、回手暗刺;十六、一剑风平;十七、幻剑分杀;十八、合影寒流;十九、风灵轻动;二十、暗影封喉;二十一、青龙探动;二十二、白虎称雄;二十三、朱雀分身;二十四、玄武归灵;二十五、破风短刺;二十六、破剑封心;二十七、芙蓉出水;二十八、蜻蜓点水;二十九、蛟龙斩月;三十、混沌问顶;三十一、剑灵出窍;三十二、八剑归元;三十三、问剑。而后来第三十三剑在陈昱借用无厘头演化下,使得是更加得心应手,改名为问剑天下。

  再看几人来到阵中,中间四人分东南西北而排列,他们随时变换方位,改变阵型。四师兄分别控好方位与其较量,只见这四人头戴面具,身材一般模样,着同样的道袍,明显能感觉到其内力深厚。这时的咸丘子站在中央,时不时的拿着他的父子教去偷袭敲打。只听得啪的一声响,把其中一人打的都不敢伸手。而这个咸丘子也是调皮,死盯着这个这人,只要出手出脚和师兄们缠斗,他便上去就是狠狠的一下。虽然四人方位无穷的变换,咸丘子却一眼就能识得此人。

  “快从大师兄那里杀出去。”咸丘子喊道。

  几人立马合力向大师兄的方位杀去,忽然又重外面杀来两人拦住了去路。再看被咸丘子打的那人时,就站在那两人的后面。已经被咸丘子打的抱着两只手在那里甩,也不停的在跺脚。这时咸丘子已经看出来,他们在变换方位时依然不在正位,也把四位师兄带到偏位。

  “你个老妖婆,居然耍赖。”咸丘子说道。

  “哼,哼哼......”只听得杨九凤在冷笑着。

  这时,那两人以分立两侧,一黑一白。

  “大师兄二师兄,他们要和你抢戏,看来他们是要扮演黑白无常啊。”李曱说道。

  “不怕,阴差而已,还好没来个阎罗王。”东方杰说道。

  “对哦,三哥,你去把他们打发了,看看你这阴天子厉害还是两个小鬼厉害。”李曱说道。

  “大家小心点。”陈昱说道。

  说归说,闹归闹,再看这两人,明显比前其他人都厉害多了。而这时的他们也慢慢的面对面朝左开始转圈,而外面的阵型也开始变动起来。

  “不好,阴阳门。”咸丘子说道。

  “有没有办法?”陈昱问道。

  咸丘子没有说话,在认真的琢磨,而陈忆说道:“我去探探虚实。说完,陈忆便去找白衣的那人去过招。可是那人却躲开了,后面方阵便冲杀了上来,缠住了陈忆。这时的方正变化更为灵活,极难看到出路。

  “阴阳、三奇、六仪,奇门遁甲。你这老妖婆可耻,居然摆的是九宫八卦阵,还骗我们。”咸丘子说道。

  “书生你也口吐芬芳啊,哈哈......”李曱说到。

  “是你自己自不量力要来破阵,还有什么可说的。”杨九凤说道。

  “五弟你快点,三弟已经困到里面了。”东方杰说道。

  “老五,有没有办法?”陈昱问道。

  “只要是人摆出的阵法一定都能破解,先要找弱点。九宫八卦阵依奇门遁甲而生,只要找到生门,此阵可破。”咸丘子说道。

  “怎么找你到是快找啊。”李曱说道。

  咸丘子想了一会说道:“混沌初晓分,天地皆阴阳。找到坤门,便可破阵。大哥四哥,你们去拖住黑衣人;二哥,我们拖住白衣人;三哥,你快点找到人数最少,阵中有通门的地方打出去,此阵可破。”

  几人分工而动,此时外围方阵是定了下来。陈忆连着创了三次,差点被困在其中。

  这时咸丘子说道:“快啊三哥,我们快拖不住了。”

  听着咸丘子的话,可见阵中两人的实力。陈忆想了想,其他方位都打不出去,尤其是东北方更为吃力。又一转念,那就打西南。

  “三哥,快点,找人少的,千万别入死门。”咸丘子说道。

  “你都把我说蒙了。”说完,陈忆心想,就是龙潭虎穴也要一试,提剑便冲了进去。与六人一番缠打,只见六人手持长棍,个个凶猛。陈忆也是憋足了劲,不过他并没有使用剑气,就在六人同时进攻的时候,将其所有棍棒削为两截。见机陈忆一步跳出阵外,此时所有人也都停手了。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