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蜀山行(中)

北宗天下 Na人 2153 2020.07.19 01:33

  //

  只见顿觉站在后面,一群弟子把陈忆团团围住。这时的陈忆也没有荒,只是用左手的大拇指把幽冥剑顶出剑鞘一寸有余。说道:“我与顿觉贼道人之事,与尔等无关,速速退去,可活性命。”

  突然,身后便有几名道观弟子提剑偷袭,陈忆轻闪身形,出剑隔开。这时众人一拥而上,陈忆运用四海奇要步伐的轻快,再加幽冥剑刃之锋利,但凡近身之人,磕到剑,剑断,碰到人,人亡。他也没有想着用什么高深武学,就凭幽冥剑的霸道。

  这时一旁的顿觉看着几名弟子瞬间倒在血泊之中,心想,果然好剑,又大声说道:“你们退下。”

  说完顿觉轻步点刺冲向陈忆面门,陈忆用剑隔开,可是这道人的剑不知怎地,总有一股柔绵之力。本来陈忆还心想,有幽冥剑在,自然是占上风,总是磕不到这道人的剑,这小让陈忆有点无措。

  再看这道人,一柄轻剑在手,步伐甚为玄妙,步步逼近。陈忆心想,这下完了,稍不留意,就要被这厮刺死。陈忆刚稍一沉思,就被这道人一剑击退丈余。这时陈忆使出了浑身解数,已然无法占到一点便宜。

  陈忆也只好一边躲一边打,而这顿觉道人却是越发灵活,后劲十足。陈忆心想,跟他拼了算了,拼个你死我活。就在这时,旁边有人说道:“不是吧,一个臭道士你都打不过?”

  闻声便知是笑晓风,陈忆一边跑一边说道:“竟说风凉话。”

  “这臭道士的太乙玄门剑最多也就练个七八成,都把你打得满地跑,咦......”笑晓风一边摇头,一边嘲笑的说道。

  陈忆没有说话,只是小心的应对那道人。

  旁边的易小乞说道:“你倒是快想想办法啊。”

  “你急什么,又不是你打。”笑晓风说道,“收拾这样的臭道士,用不着八荒玄天剑,用你们的三分棍试一下。”

  “现学现卖,是不是晚了些?”那道人说道。

  “那也不一定哦。”笑晓风说道。

  这时陈忆才想到,棍走三分,必取其命,剑走三分,必取其喉,这不是宗门大师兄径阳最在行的吗?陈忆立马转换招式,直取顿觉的要害。

  顿觉立马觉得不好,这家伙真要拼命,不顾自己死活,猛打猛拼。再看又来了帮手,顿觉说道:“快走。”话音刚落便转身轻点,准备飞身而走,就在这时,一道黑影而过,这些道士皆被割喉而死。

  这看见远处一人,一身黑袍,背对着陈忆,没错,此人正是隐符。

  陈忆说道:“你怎么把他杀了,还有几人不知去向,问个明白也好啊。”

  隐符慢慢通通的说道:“女儿,姑娘,她没了,他们,死。”

  隐符说完后,又不见踪影。这时笑晓风问道:“轻功如此了得,内力如此深厚,过路之处,毫无动静。陈忆,此人是何方神圣?”

  陈忆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怎么来了,来了也不帮一把,来干嘛?”

  “你先回答我,此人何方神圣?清风月居然对他一无所知。”笑晓风说道。

  “你慢慢去查吧。”陈忆说道。

  “不说就不说,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笑晓风说道。

  “太乙玄门剑,有这么厉害?”陈忆问道。

  “我也不说。”笑晓风说道。

  “好,那你憋着吧,小乞,我们走。”陈忆说完,他们便慢慢朝山下而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笑晓风说道。

  “我问了,是你自己不说的。”陈忆说道。

  “碰到你真是倒霉,好好好,我说。”笑晓风说道,“这个太乙玄门剑,是道家高深剑法中的一种,在配合道家内力,可谓是在江湖上数一数二。”

  “照你这么说,那么多道长个个都是武功盖世,那武林盟主怎么还在清遠山庄不在道观?”陈忆不屑的问道。

  “武林盟主这个东西嘛,自然也要靠些实力,不过有实力的人未必会去争。比方说千里禅,也就是你师叔祖,不也没去争。而修道之人最忌讳争强好胜,所以才隐居清修。所谓高人呢,到最后都去挖些花花草草,四处游历,行医治病,这才是他们认为的大道。再者,道家剑法易学,内力难修,高深莫测的内力你以为谁都会啊。”笑晓风说道。

  “那个西蜀口音,又穿着北方戎狄之人服饰的是何人?”陈忆问道。

  “他嘛,原来是巴蜀之人,后跟随一喇嘛修行佛理。修行佛理自然是要苦一些,此人并非良善之人,也吃不惯苦头,后面就跑了,流转到北方戎狄之所。这个以后再说,北方肯定是要走一遭的。”笑晓风说道。

  “那和尚呢?”陈忆问道。

  “这么急干嘛,先把西蜀的事情了却。再去找和尚和那个......我也想不起他叫啥名,去了北方再说。”笑晓风说道。

  “现在我只想让他们死。”陈忆说道。

  “都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还要杀人吗?”易小乞弱声的问道。

  “我不会放过他们的。”陈忆说道。

  “看你这么喜欢杀人,为兄有个忙你要不要帮我?”笑晓风一脸不坏好意的问道。

  “关我屁事。”陈忆说道。

  “说你小气你还真小气,比小乞还小气。”笑晓风一边看着易小乞说道。

  “关我什么事。”易小乞说道。

  “我在蜀山之南冠道山下有家酒楼,美其名曰清风哲。可是老是被冠道山上的一伙人给打劫,也不算打劫,就是偶尔来收收银子。你既然来了,就帮帮兄长,一起去给收拾了。”笑晓风说道。

  “师弟,没看出来啊,你果真是个大财神啊?真有酒楼啊?”易小乞说道。

  “你才知道啊,那你的诗是怎么写出来的?”笑晓风问道。

  “我师父叫我写的啊。”易小乞说道。

  “师父?”笑晓风问道。

  “对呀,怎么呢?”易小乞反问道。

  “没怎么。”笑晓风第一次感觉被人哄了,“陈忆,你去还是不去?”

  “不去,你的事情还需要我吗?”陈忆说道。

  “那肯定是要的,必须要的。万一我打不过,你那个黑人,就那个黑衣人可以帮帮我嘛。”笑晓风说道。

  “不去。”陈忆说道。

  “那看来阴阳门,还有跑了的七八个人你是不想管咯?”笑晓风说道。

  “早点说会死啊。”陈忆说道。

  “好人没好报呀!”笑晓风摇了摇头,径直的下山去了。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