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少爷跑了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006 2019.10.04 08:04

  掌少阳只觉得高大的院墙在四周快速旋转,他觉得自己快晕眩了,就在这时,他突然闭上双眼,头微微抬起,全身放轻松,吸气,吐气,吸气,做了几个深呼吸。

  掌少阳努力的使自己镇定下来,待感觉好一点之后,他慢慢的张开眼,两个丫鬟的名字已出现在他脑中。

  丫鬟的住所内空荡荡的,丫鬟们都各自忙活去了,只有两个丫鬟在院子里。

  这两个小丫鬟,掌少阳不认识,也难怪,他一年也回不来几次。

  掌少阳大步走过去,两个正在打扫卫生的丫鬟看见有人来了,正奇怪着,这个点谁会来这里呢?转头看过去,一看是自家小少爷,便立刻起身慌忙喊了声小少爷。

  掌少阳看着这两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小丫鬟,点了下头,装作与往常一般,询问:“绿萍与蓝伊呢?”

  两个小丫鬟彼此相视一眼后,表情变的比之前更加惊慌,两人纷纷低下头去,不说话。

  掌少阳看着她们,提高嗓门又重复了一遍,而她们两人竟颤抖着身体,依然低着头不说话。

  这下轮到掌少阳无奈了,心想他有这么可怕吗?竟吓的这两个人连话都不敢说。

  突然掌少阳想到了什么,难道说,她们不是因为害怕他,而是......

  可随即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父亲与母亲的感情一直很好,虽然近几年他觉得他们之间有点距离,但是每次看见父亲对母亲的百般照顾与呵护,他觉得一切都是他想多了。

  可是这次他觉得母亲失踪的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祖母回来了,掌少阳有想过去找祖母问问情况,可又想起祖母从不过问家里的事,只虔诚礼佛,于是他更加迷茫了。

  掌少阳从没有像今天那么慌乱过,以前的他做事周到,稳重。

  由此可见,母亲在他心目中是多么重要。

  那两个丫鬟必须查清原因,母亲失踪了,难道两个丫鬟也都失踪了不成?掌少阳心中暗暗思忖道。

  春日的阳光明媚,照在人身上柔柔的,很舒服。

  掌少阳看着阳光下的影子,随着他的走动而晃动着,心里五味杂陈。

  在寻遍了整个掌府后,都未找到母亲那两个贴身丫鬟,而更离奇的是竟然所有人都不敢回答他的问话。

  掌少阳此刻的心情就如波涛般翻滚着,手掌不由自主的攥成拳头,这件事他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小少爷,少爷找你。”一个小丫鬟小跑到他的面前,低着头,气喘吁吁的说着。

  掌少阳听后本不想去,但一想到母亲,他还是去了。

  小丫鬟看着地上细长的影子慢慢移走之后,这才敢抬起头,偷偷瞄着掌少阳的背影,小声的嘀咕道:“小少爷真的是仪表堂堂啊!怪不得有那么多名门望族都派人来给少爷说媒,可惜小少爷都没看上。”

  掌少阳走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忘记问那个小丫鬟父亲在哪里了,不过转念一想,父亲也就只有书房可以去了,于是他直接向书房走去。

  果然父亲在书法里,看着父亲高大的背影,掌少阳一瞬间有点陌生。

  进去之后,他没有像之前那样质问父亲,母亲在哪里?

  这次他反而不说话了,因为他想听听父亲会对他些什么?

  掌子白听到了脚步声,转身背着手看着掌少阳,随后双手慢慢放在他的肩上:“少阳,爷爷去世,你母亲又失踪,我心里很难过,但是希望你能顾全大局,现如今最重要的是将爷爷好生送走。”

  掌少阳点点头。

  掌子白欣慰的抱住掌少阳,父子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掌子白只觉得是掌少阳长大了,比之前更加懂事了,便开口说:“少阳,你真不愧是爹的好儿子,你娘的事不用担心,爹一定会找到你娘的,等爷爷的事忙完,你就回学堂好好上学。”

  掌少阳双眼望着地下,但眼神又好像穿透了地面,伴随着嘴里发出嗯的一声后,他的双手慢慢攥紧。

  三天后,掌少阳要离开明城,掌子白将掌子白一直送到城门口。

  马车拉着轿子向前驶去,掌少阳一动不动的端坐在轿子里,回想着这三天他在府里暗暗打听那两个丫鬟的下落,甚至不惜躲在角落里偷听丫鬟们的谈话,可惜没有任何收获。

  她们的嘴巴太紧,母亲与那两个丫鬟就好像凭空消失一样,最后他只能在父亲的安排下离开。

  掌少阳的轿子已经走远,掌子白仍然站在原地的。

  老管家走过去说:“少爷,小少爷已经走远了,请您注意身体,回府歇息去吧!”

  掌子白凝望着远方说:“老卢,这次少阳回来,少奶奶的事,你处理的很好。”

  老管家低着头玩着腰说:“这都是老卢应该做的。”

  掌子白与张伯进了轿子,随后回了掌府。

  午后的夕阳照在一只全身雪白正在花园里刚冒出嫩芽的草地上翻滚着的猫咪身上。

  坐在亭内的掌子白看着这只犹如雪球一般滚来滚去猫咪,心底深处的那抹伤感再次被勾起。

  这只猫咪是童心最喜欢的猫咪,曾经与她寸步不离,而如今人不在,就只有这只猫了。

  老管家弓着腰,提着长袍的下摆,快速向着亭子的方向走来。

  掌子白端起青瓷茶杯,喝了一口茶,在放下茶杯时,走上两个台阶的老管家正巧站在掌子白的面前。

  “少爷,小少爷在半路上不见了。”老管家弓着腰说。

  “不见了?”掌子白皱了下眉。

  老管家回答:“小少爷机智过人,在半路上把我们的人给甩了,不过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去寻找少爷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媳妇没了,儿子也跑了。

  掌子白望着那只白猫不说话。

  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但老管家的额头却渗出一些细密的汗珠。

  过了片刻,掌子白开口道:“老卢,你尽快联系各方势力,务必找到少奶奶和小少爷。”语气坚决。

  “是。”说完,老管家弯着腰向后退去,待到路上时,他抬起袖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但从始至终,老卢都未曾抬头。

  掌子白依然在看着那只如雪球般的白猫。

  整个亭子只有掌子白一人,明媚的阳光照出了他孤单落寞的身影。

  今天的果,昨天的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