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跳崖自尽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173 2019.09.20 18:49

  从声音里,上官吕氏听出了疑惑与不安,但是此时的她更加的惶恐与害怕。

  她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只是一眼,她便抱着孩子慌忙站起。

  心在砰砰的剧烈跳动着,冷汗慢慢的在额头与胸前凝结。

  本能的转身就想逃,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快速回头抱起自己亲亲的儿子,即使他已经死了。

  暗黑的墙面上闪现上官吕氏肥大以及慌张的身影。

  逃!往哪里逃?

  四周都是阴森森的墙壁!

  童心很想看清底下的情况,但心里有点害怕,在没有摸清情况下,她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对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上官吕氏入油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却又无可奈何,突然她看见东南角里似乎有一个木门。

  她靠近了些,发现确实是一个门,木门很隐蔽,被桌子胡乱的挡着,要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抱着两个婴孩的她使出全身力气,用瘦弱身体将杂乱的桌子推向一边后,她惊喜的发现门竟没有上锁。

  腾出一只手,快速打开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上官吕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全身的毛孔全部散开。

  没有任何犹豫,身子一闪便向前冲去。

  透过微弱的灯光,上官吕氏消失在童心的视线中,这另她错愕不已,同时不禁疑惑:此人到底是谁?

  在院中负责守夜巡逻的家丁们自然是听见了上官吕氏的喊叫声,他们快速搜寻了书房的周围,在发现没有任何异样后,最后来到书房门口。

  为首的家丁转头看了眼身后的人,示意他们不要出声。

  接着他便抬起粗大的右手轻轻地扣响了门,在咚咚几声消失后,传来他毕恭毕敬的声音。

  “少爷,您在屋子里吗?”

  敲门声与喊叫声齐齐的钻进童心的耳朵里,吓的她慌忙转身,再也无心顾及暗室里消失的人。

  童心攥紧手帕,紧张的看向房间门外的黑色人影。

  “老大,少爷应该不在屋里,我们进去看看吧!刚才那声音应该是从里发出来的。”

  为首的家丁狠狠的瞪了一眼刚刚说话的人。

  恰在此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童心那漂亮的容颜出现在家丁们不可置信的目光里。

  为首的家丁咽了下口水,疑惑的问:“少夫人,您怎么在屋子里?”

  童心说:“怎么?我不能来少爷的书房吗?”

  家丁慌忙解释:“我......不是那意思,我们刚刚听到这里有动静,所以过来看看。”

  童心收起刚刚的怒气,转而一脸微笑的看了家丁们一眼说:“奥,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是这样,我在屋子里怎么也找不到打火石,吓得我就喊了一声,没什么事,你们先退下吧!”

  为首的家丁听着童心这样说,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也不好多问什么。

  “那小的给您进去把灯点上。”家丁说完就要进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你们赶紧退下吧,怎么我说的话你们就不听了吗?”

  为首的家丁只好带着其他人退下。

  若有所思的看着家丁的背影,童心将手帕放在胸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此时另一边的上官吕氏抱着两个婴儿跑出了暗室的小门,便看见一条长长的通道,两侧墙壁上挂着一排排的油灯,里面很是亮堂。

  她沿着通道一直向前走,没想到出了通道之后,来到一个后院里。

  四周依旧是高高的、坚硬的墙壁,看样子,应该是掌府的后院。

  上官吕氏慌乱的看着周围,正在想着该向哪里走时,一名看守后院的健壮男子瞧见了她。

  “你是什么人?胆敢擅闯掌府?”

  上官吕氏哪里敢搭话,她惊恐的看向前面的人,接连向后退了几步。

  男子瞧出了不对劲,他立刻将手放进嘴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口哨的声音与普通的口哨声不同。

  雨在这个时候又哗啦啦的开始下起来。

  上官吕氏将婴儿向怀里紧了紧,现在的她就如图护犊的老虎一般,目光坚定而凶狠的看向那名男子。

  男子不敢轻举妄动。

  俩人就这般对峙着。

  书房外面那伙人听见这嘹亮的口哨声后,脸色陡变,为首的家丁招呼了一声:“快,后院有情况。”

  一伙人便急匆匆的赶向后院。

  口哨是他们的联络方式,不同的口哨声代表不同的事件,刚刚这声急促的口哨声说明府里来了不速之客。

  童心见这架势,立刻想到定是那个女人被发现了,可是那个女人刚刚还在这,怎么就会跑到后院了呢?

  可是她此时没有心情再管那个妇人,带家丁走后,她又回到原先地方。

  底下发出的微弱亮光,好像在向她招手。

  童心好像被催眠了一般,缓缓向下走去,待看见那无数婴儿之后,她差点惊呼出声。

  童心捂着嘴,走到一个胖胖的婴儿面前,发现婴儿已经全身紫色,她将手放在婴儿的鼻翼下,接着又快速抽回,她的内心深处是惊恐,是不安。

  后院里。

  走投无路的上官吕氏准备豁出去了,只见她铆足了劲儿冲向那个健壮家丁,而家丁没料到她会来这招,因此肚子上受到重大撞击之后一屁股坐到地上。

  上官吕氏在这个空档里疯狂的冲出门去,她心里清楚的知道被那些人抓住是何下场。

  雨越下越大,上官吕氏一手一个婴儿在雨中奔跑着,活着的那个婴儿在她的怀里发出细细的呜咽声。

  密密麻麻的雨水无情的打在上官吕氏的身上,她顾不上擦一下,任其腥咸的雨水流进眼里,酸涩、刺痛的眼睛只好眯着。

  漆黑的夜再加上雨水的阻挡,有好几次,上官吕氏都差点被路上突出的石头绊倒。

  可是后面追赶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慌不择路的上官吕氏只顾向前跑,可是她没想到最后竟然跑到一处悬崖边上。

  差一点踏空的上官吕氏停住沾满泥巴的鞋子,看着黑洞洞的崖底,心如死灰,难道天要亡她吗?

  感受着后面一步步逼近,手举火把的人们,嘴里恨恨的说:“老天爷啊!你不公平啊!为何坏人都好生活着,俺这个好人,你就容不下呢!”

  死,她上官吕氏不怕,只是可惜了这个活着的可怜孩子,她不能再将这个孩子留给这些坏蛋。

  上官吕氏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后,便将他们紧紧搂在怀里,闭上双眼,一跃而下。

  没有任何犹豫与不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