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阿一的身世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042 2019.10.08 12:23

  又是一个不眠夜,掌子白从床上起来走到一个红褐色的柜子前停下,伸出手打开柜门,拿出一个精致的雕花小锦盒抱在怀里。转身走到床前的一个实木圆桌下的实木圆凳上坐下。

  掌子白小心翼翼的将锦盒打开,又轻轻取出里面的东西。

  原来是一块白色的丝帕,上面依稀绣着蝴蝶与兰花。

  十六年来,掌子白几乎每个夜深人静时都会拿出这条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丝帕,只是那个熟悉的人却没了。

  “心儿,十六年过去了,你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啊?咳咳......”话未说完,掌子白便咳嗽起来,他快速拿起起自己随着携带的蓝色手帕捂在嘴上,这一咳嗽就是好久好久。

  过了好一会儿,咳嗽声终于停止,掌子白拿开捂着嘴巴的白色手帕,上面赫然出现一块红。

  望着那块触目惊心的红色,他用力将手帕攥紧。

  病越来越重了,父亲当年的痛苦,他如今切身感受到了。

  当死亡渐渐来临时,当清楚的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时,他亦能明白父亲当年为何不惜一切代价的寻找长生鸟了。

  那是对命运的反抗,对生的企盼。

  “心儿,我知道你恨我,可我当时,我也没办法啊,父亲让我必须对你采取措施,否则他就会......就会杀了你啊!他说到做到。我,我怎敢拿你的命去赌啊?”

  掌子白默默的想着,随之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只直觉得自己的心肺都要被咳出来了!

  终于,咳嗽停止了。

  “心儿......我们的儿子少阳,他至今还和你一样,都蒙在鼓里。我没有对他说,是因为我不想让他每天对自己的生命进行倒计时,不想让他面对这一切。”掌子白说到此处,从不落泪的他,就连父亲的死都没让他落一滴泪,现在竟然落下几滴清泪。

  一阵微风从窗户里吹来,使得掌子白手里的那块丝帕飘动了几下,而它依然如十六年前那般亮丽如新。

  可是掌子白的脸上明显经过岁月的洗涤,留下来深深的印痕,浓密的发丝里也夹杂着些许白发,最重要的是,他开始出现咳血的症状,他的生命最多还有两年,掌子白轻轻揉着丝帕。

  长亭外,树影晃动,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屋门被快速推开,又快速被关上,只见掌子白的面前跪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

  黑衣男子低头说道:“主人,我回来了。”

  掌子白望着脚边跪下的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丝帕轻轻放进锦盒内,起身将锦盒置于柜子内,之后才对着依然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说:“少爷怎么样了,阿一。”

  “老爷,少爷现在很好,只是少爷现在他,他......”说到这,阿一停住了。

  掌子白走到凳子旁坐下,望着阿一那张黝黑的脸说:“少爷还是流连于青楼里?”

  阿一没有抬头,低着头说道:“主人,少爷因为夫人的事受了打击,这么多年,他不愿意回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唉,由他去吧!”掌子白起身向着床上走去。

  “阿一,以后不必再向我汇报少爷的情况了,你暗中保护他即可,还有夫人的事你也不要再查了,那么多年都杳无音信,一切就让它过去吧!”

  阿一抬起头看着自家主人掌子白掀开被子,脱掉靴子,上了床躺下,心中有说不出的凄凉。

  躺在床上的掌子白见阿一还没有走,便挥挥手示意阿一退下。

  阿一见此便悄无声息的退了出来。

  站在房间门口,阿一没有立刻离去,看着四周漆黑一片,阿一觉得这么多年主人真是太辛苦了。

  孤身一人住在那么大的宅院里,一面寻找夫人,一面操心着少爷的事,同时还要打理掌家庞大的生意,现在身体又一日不如一日了。

  而少爷呢!自从少爷失踪被找到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以前是多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啊!现在却整日流连于青楼与赌场之间,对掌家漠不关心,对主人更是从不过问,只知道没钱了就派人来取。

  阿一叹了一口气。

  掌府以前是多么气派啊!令人羡慕啊!现如今,虽说生意还是如以前一样红火,可是家庭却支离破碎的。

  整个明城的人无不惋惜。

  阿一叹了口气,出了掌府之后便骑着马向着城门口奔去,他要赶去少爷掌少阳所在之地-平城。

  主人的命令,他何时违背过。

  对于主人,阿一他只有感激与绝对的服从。

  因为他的命是主人给的。

  小时候家里穷,本来一家八口人,最后饿的就只剩下三口人了,爹娘,还有他阿一。

  那时候,阿一刚六岁,掌子白十六岁。

  眼看着饥荒越来越厉害,阿一的爹听说有人把孩子送去了大户人家,这样还能救孩子一命。

  阿一的爹没了办法,便决定为这仅剩的一个孩子找个好人家,最后他把阿一带到掌家,跪在掌家门外乞求掌府的好心收留。

  当时掌子白的爹不愿意,理由是家里不缺下人,其实他是害怕他收了这一个,到时候就会有无数人家将孩子送到掌府来。

  阿一的爹在掌府外跪了一天一夜,阿一也跪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掌子白陪着掌心出门,便见到了他们父子俩,当时阿一正躺在他爹的怀里睡觉。

  见到有人出来了,阿一的爹便用仅存的力气哀求她们行行好,收了这可怜孩子。

  掌子白本想走开,但是童心在看到那孩子的侧颜后,又想到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便心软,她在掌子白耳边悄声说了几句,掌子白便决定收下阿一。

  自此之后,阿一便跟随在掌子白的身边,掌子白偷偷的让阿一学了功夫,还教他认字,目的就是为了以后能帮他处理一些他不方便处理的事以及照顾掌少阳吧!

  阿一是这样想的,明知道主人救他是让他帮他做事,但他依然感激他,没有主人就没有他阿一。

  微弱的月光映照出阿一黝黑但刚毅的面颊以及那炯炯有神的双眼,随着他“驾”的一声,马儿瞬间远去,留下一地烟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