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女婴出生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057 2019.10.01 07:25

  雨越下越大,像千千万万的珠子从空中砸了下来,大雨滂沱,电似火龙,霹雳震天。

  闪电下,雷声里,尽管衣服早已被雨水打湿,身体在瑟瑟发抖,可他依然坚定不移的行走于泥泞之中。

  四周漆黑一团,像今天这样的天气,大家估计早已都进了被窝了吧?

  不知走了多久,最终,上官飞儿依稀看见了张婆家的房子,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刹那间,一道笔直的闪电划破天空,就像一个天神拿着大斧想把地球切成两半一样。

  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就在上官飞儿经过张婆家门口的那棵那棵老槐树下时,这道闪电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他。

  只见上官飞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溅起的泥水啪啪的打在脸上,巨大的疼痛袭遍全身,电流使他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就这样死掉了吗?

  金伯不就是被雷电劈死的吗?

  为什么我还能动呢?

  上官飞儿双手撑地,竟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只是后背有点痛,不过这点痛又算什么呢!

  踩着积水,一步步的向前挪着,上官飞儿最终叩响了张婆家黑漆漆的木门。

  张婆一家则被刚刚的惊雷吓的心有余悸,突然听到敲门声,又被吓一跳。

  本不打算理会,奈何敲门声一直不断。

  张婆嘴里嚷嚷着:“这谁啊!大晚上不睡觉!”但她还是起身冒着大雨去开门。

  见是上官飞儿,张婆忙问:“原来是飞儿啊?有啥事嘞?”

  上官飞儿没有回答,拉着张婆就要走,不明所以的张婆向后退着,这是啥情况?

  上官飞儿只好简单说了一句:“张婆,心姨要生了,快点跟我走吧。”

  “就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不不,我不去,飞儿,你自己看看这鬼天气。”张婆摇着头指着头顶就要关门。

  奈何上官飞儿倔的像头驴一般,站立在张婆家的门口,双手抵着门死活不离开。

  张婆最后终于跟他走了,不是因为他倔的像头驴打动了张婆,也不是张婆菩萨心肠,而是他说,只要她去,他就把他养的那只肥羊送给她。

  张婆披着蓑衣在前,上官飞儿光着上身在后。

  “小飞啊,你要明白,不是我想要你家羊,张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吧?”

  即使雨打在脸上,流进张开着的嘴巴里,张婆还是忍不住冲她说着。

  见他低头不说话,她砸了下嘴又继续。

  “要是搁平常呀,我二话不说就跟你走,可是你自己看看今晚这个天气,要人命的天啊!你看看这个路呦?”

  雨水使路又湿又滑,再加上雨天不能使用火把,她们在泥泞的道路里只能摸索着前进,如果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摔倒沟里去。

  一道闪电突的亮起,四周白花花的一片使张婆哎呀一声,吓的她把脖子向下缩了缩,又将帽子向下拉了拉。

  “唉呀呀,真是吓死人了,小飞,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啊?”

  待闪电的亮光熄灭,她转头瞧了一眼后面低头专心走路的人继续道,“我跟你说啊!小飞......”

  ......

  要不是急着救人,真想一棒子把她打晕,上官飞儿嘴角抽搐着想着。

  童心忍着痛说完那故事之后,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就算今天死了,她也无怨无悔了。

  上官吕氏听完之后,她明白了童心不是坏人,更不是杀死她儿子的凶手。

  宫缩再次来到,这次好像更厉害,随着童心一阵嚎叫声之后,上官吕氏看到孩子露出了一条腿,以及那满床单黏糊的羊水与血后,整个人差点瘫软在地。

  她的嘴唇哆嗦着,双手颤抖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时,童心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意志在渐渐消沉,眼神涣散,脸上没有一滴血色,如同一张白纸,全身上下好像被抽空,如同躯壳一般安静的躺在床上,惨白的嘴唇中传出低吟声。

  见此情景,上官吕氏惊恐的跪在床边,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她紧紧地握着童心冰凉的双手,哆嗦着的嘴唇说不出一句话。

  “姐......姐,我求求你,如果孩子能平安......出生,你帮我养大她,永世......不要让她和飞儿出村......你答应我......好不好?”童心用仅存的力气断断续续说着。

  上官吕氏抿着嘴唇用力的点点头,她努力的使泪水不要掉落。

  “不要放弃,一定不要放弃。”

  为什么在濒临死亡时,她的心里竟然会有点舍不得这个孩子。

  童心点着头表示回应,她极力睁大布满血丝的瞳孔,使其不要闭上。

  此时张婆与上官飞儿顶着雨,扛着雷终于来到了这间唯一有亮光的屋子。

  张婆快速将蓑衣脱下,衣服已经湿透,正向下吧嗒吧嗒滴着水,她拧着衣服,嘴里骂了一句:“这个鬼天气,想折腾死人哦!”

  在打了一个寒颤后摇晃着笨重的身子走进里屋,上官飞儿则留在外面。

  室内传出童心嘶哑的哭声以及张婆凌乱的喊叫声。

  上官飞儿皱着眉头坐在凳子上。此时的他才感受到后背传来的阵阵疼痛。

  外面的雨还在猛烈的下着,风在呼呼的吼叫着,一道亮起的闪电瞬间将屋子照的如白昼一般。

  张婆用劲所有力气将浑身青紫的婴儿从童心的产道里拽出,童心因为巨大的疼痛晕了过去。

  “我的亲娘嘞,终于出来了,是个女娃!”张婆剪断脐带,将脐带打个结,长舒一口气。

  “幸亏我早点赶到,要是再晚那么一点儿啊,这孩子就得死在娘胎里。哎,我说,飞儿他娘,你别愣着了,快点找东西包着啊!”

  “她张婆啊!这......这个娃娃怎么不哭啊!”

  “瞧把我慌的,这个都忘了。”

  说完她倒提着婴儿的两条细腿,对准女娃的屁股轻轻拍打了两下。

  见没反应,又忙不迭的用力拍打着婴儿的后背,直到婴儿发出嘶哑的、细细的啼哭声。

  随后张婆手脚麻利的将婴儿包好,放童心的旁边,接着凑到上官吕氏的耳朵根,“我看她是不行了。”

  只见张婆向那个躺在血泊中昏迷的童心努努嘴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