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身份被发现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1158 2019.09.26 11:07

  大家都心存疑惑,可是都没有点破。

  两位族长听后,也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随后二人一起出了屋,交头接耳的商量着。

  上官吕氏想,又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约莫半刻钟,两位族长再次走进屋,吴长老对着童心说:“你暂时先在上官家好好养着,等到孩子出生之后,我们再送你安全出村。”

  说完,两位长老便告辞打算离开。

  上官吕氏把两位族长送到门口。

  吴长老转身和气的对上官吕氏说:“上官家的,这人是你们带回来的,你们暂时先辛苦一下,遇到什么困难知会一声。”

  上官吕氏点点头,目送两位长老离去。

  随后她心不在焉地走进院子,这个女人的声音为何有点耳熟呢?

  院子里的上官飞儿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枝条,同时奇怪的看着站在院子中央的上官吕氏。

  很快,上官吕氏便走进屋,进了东厢房,上官飞儿依然在院子里。

  上官吕氏小声的问童心:“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童心摇摇头。

  “刚刚郎中来过了,说孩子没事,只要静养就行,对了,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

  童心报了名字与年龄,只是没想到只比上官吕氏小一两岁。

  这下子,上官吕氏不由得想到了小玉娘。

  再看看眼前这个叫童心的女人,她想不通,为啥子个个都比她年轻呢貌美呢?唉,这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呦!

  不过上官吕氏还是真诚的唤了一声童心大妹子。

  看童心也没什么事,上官吕氏便让她好好休息,轻轻走了出去,又关上了屋门。

  躺在床上的童心满脑子都是十六年前那个妇人与上官吕氏的影子。

  童心觉得自己能够活着,一定与那个救他的男孩脱不了干系,如果上官吕氏当真是那个妇人,那上官飞儿定是掌子白寻找的那个婴儿,也许这个男孩有什么不同之处,不然他怎么能救得了公公的命呢!

  童心感受到肚子里的小家伙踢了她一脚,嘴角扯出一丝苦笑:你还真是个坚强的家伙呢!如此这般,你都能活着,真希望你不要如你爹那般讨厌!

  早饭已变成午饭,上官吕氏与上官飞儿坐在厨房里吃饭。

  上官吕氏扫视了一眼院子,见四下无人,便悄声问上官飞儿:“飞儿,你跟娘说,你到底是怎么救了你心姨的?”

  上官飞儿并不说话,只顾埋头扒着饭。

  “臭小子,现在娘在问你话呢?你跟娘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上官吕氏气愤的责怪道。

  上官飞儿依旧沉默。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冷,但此刻却如寒冬腊月的气候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上官吕氏顿时火冒三丈,她把筷子重重摔下,忍着怒火,眼睛瞟向屋里,有客人在,她得忍住。

  却没想到上官飞儿将筷子猛的落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后起身离开位子,从屋子里拿着一个麻袋走出了院子。

  上官吕氏彻底傻了眼,此时她只觉得有一根针狠狠扎在了胸口里那颗跳动的心上。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啊!他还是一句话都不愿与她多说,甚至不愿多看她一眼,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竟让他如此的仇恨?

  心碎的上官吕氏将碗筷收拾到一起,放在了灶台边,她麻木的拿起葫芦瓢盛了两舀水倒入锅里,又将碗放进去,手里的丝瓜瓤在碗里快速转动着,碗上的残渣全被带下来。

  这时,阳光从窗户里斜射进厨房,恰巧照在上官吕氏单薄的背影上,似乎给她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圈。

  虽说上官吕氏已近四十,身材却保持的很好,面部也保养的白皙,说明她没有吃很多的苦,准确来说是自从来到桃花村之后,她变年轻了。

  只不过眼角的皱纹却时刻提醒着她,岁月不饶人。

  是啊,十六年眨眼而逝。

  上官吕氏摸着眼角的皱纹感叹着,时间过得真快啊!

  只不过这十六年来她提心吊胆,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个巨大的秘密,如果可以,她永远都不会让飞儿知道那件事。

  因为活着就行了!

  东厢房让童心住下了,上官吕氏就把西厢房简单打扫一下,铺张草席就睡了。

  一夜无梦。

  翌日,如往常一样,早上吃过饭之后,上官吕氏就与上官飞儿到桑地里采桑叶喂蚕。

  小玉这天果然来了,还带来了一些草药,这给上官吕氏带来了一丝欢乐,但上官飞儿依然还是如根木头一般。

  既来之则安之,童心决定顺应天命。

  第三天的半夜,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把上官吕氏吵醒了,同时也把隔壁的童心惊醒了。

  对于上官吕氏来说,面对这样的动静已经习以为常,养着鸡的地方肯定会招来黄鼠狼那家伙。

  上官吕氏从床上爬起来,想着去院子里看看情况,省的她这一年白忙活了。

  可是隔壁的童心从小生活在大院里哪里知道这些,她惊恐的蜷缩在被窝里,因为害怕她颤抖着声音问:“谁,是谁在那里?”

  刚走到正厅里的上官吕氏,在听到这句话后,她睁大眼睛,如同五雷轰顶。

  要知道这句话曾日日夜夜出现在她的梦里,如梦魇一般使她夜不能寐。

  这句话她记了十六年,每个字,每个音,每个调,她上官吕氏都刻在心里。

  十六年前的那场雨夜,无数惨死的婴儿,浑身僵硬,瘦如皮包骨的儿子,上官飞儿那细弱的哭声,纵身跳下悬崖的身影.....想到这些,她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着,心里的恐惧渐渐蔓延。

  本以为可以和飞儿隐居在这如世外桃源般的村里过个幸福安稳的生活,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

  怪不得,怪不得第一次听到童心说话会如此熟悉。

  可笑飞儿把她救了回来,可笑她之前竟还可怜那个女人,可笑这些天她尽心尽力的照顾她。

  如今看来,什么丈夫纳了小妾,什么把她赶出府,这些只不过是那个女人使得苦肉计而已,她来这里的目的一定是想要夺走她的上官飞儿。

  想到此,上官吕氏气的浑身颤抖,面部肌肉狞在一起,上下牙齿紧紧咬在一起,拳头紧握,就连指甲嵌进肉里,她也丝毫不觉得痛!

  现在她该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