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古老传说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418 2019.11.13 23:58

  百年以前,明城只是一个贫穷的小村庄,而掌氏还未有如今富可敌国的气势,当时就只是一户普通人家。

  常年的干旱使他们颗粒无收,渐渐地,存粮被吃完,村里人过上了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一开始,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要是能吃的,都进了肚子。

  可是好景不长,渐渐的,连这些食物都没有了,村里的人开始陆陆续续向外逃难。

  掌家祖先不愿意走,村里人劝他们。毕竟出去了,还能有一线生机,而留下,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可掌家祖先却说他们舍不得这片土地,因为他们已经对这片生他们养他们的地方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因此死也要死在这片黄土之上。

  那些劝告的人摇摇头无法理解,只觉得他们是饿傻了,不然哪有人会等死的。

  最后,村里只剩下掌家的祖先。

  没有食物,也没有力气再出去寻找食物,就在他们一家人躺在床上准备等死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你问这个世界上存不存在奇迹,掌家祖先一定会告诉你存在,必须存在。

  因为饥饿而渐渐进入昏迷,掌家祖先似乎做了一个梦,但又好像不是梦。

  他看见一个白发白胡须,一身白衣的老人进了屋,他想说话,可却还没等他开口,就看见老人微微一笑,对着躺在床上的他说:“生即是死,死即是生,既然你们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如此舍不得这片土地,我就成全你们吧!”

  紧接着他从怀里掏出两个金色刺绣的红色锦囊说道:“这两个锦囊一个是半生,一个是半死,半生则是你要为生而付出半生的代价,半死则是半生都将如半死,你选择哪个呀?”

  掌家祖先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老人说的是何意思,只是张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白胡子老人见此情状,依然面带微笑,捋着胡须说:“两个选一个即可,选哪个你都是生,只是生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掌家祖先听完之后,可能因为在临死之前求生欲望强烈,于是他用劲全身力气说了两个字-半生。

  老人点点头,将那个半生的锦囊放在了躺在床上的掌家祖先手里。

  之后老人便径直走了出去,神秘的来,神秘的消失。

  当掌家祖先醒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浑身好像充满了力量,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觉得不可思议,不敢置信,但他确实看见了自己手里的那个红色锦囊。

  他颤抖着双手打开锦囊,发现里面是一张字条。看了字条上的字,掌家祖先浑身一颤,瞳孔放大,眼睛里是无比的震惊,随后竟瘫软在床上。

  纸条上是何字,无人知道。

  明城由干旱之地变成风调雨顺的宝地,而掌家也开始变得富裕起来,他们经营的药材铺遍布整个明城,整个国家。

  掌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是在此光鲜亮丽的表象之后,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夜虫鸣起,奏起美妙的交响曲,月亮升起,带来繁星灿烂的夜空。

  在几阵剧烈的咳嗽声中,掌子白终于断断续续的将掌家秘密的来龙去脉详细的告诉了掌少阳。

  知道事情真相后的掌少阳内心渐渐蒙上一层阴霾,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如今掌家的财富是靠牺牲掌家所有男丁的半生而换来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爹,这是假的,对不对?”掌少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失控的站起来对着掌子白喊道。

  此时的掌少阳多么希望掌子白对他说这一切都是骗他的啊!在来明城的一路上,他还抱着一丝幻想,黑衣人是骗他的。可是在听到父亲亲口对自己说出真相后,他还是情绪失控了,尽管在看见父亲咳血后,他已做好思想准备。

  掌子白却显得很平静,他没有说话。

  “爹,你说话啊!你回答我啊!我不相信你只有两年的寿命,我更不相信我只能活到五十岁。”掌少阳看着默不作声的父亲,他无奈的吼道。

  “少阳......”掌子白只说了这两个字便再次沉默。

  最后,在掌子白长久的沉默中,掌少阳颓然的坐在凳子上。

  “那娘呢?娘真的死了吗?”掌少阳看着低头不语的掌子白说道。

  “你娘她没死,她不会死的。”掌子白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那我娘在哪呢?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都在骗我,如果我这次不回来,您还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呢?”

  “少阳......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我不想再听你的解释!”说完,掌少阳便冲了出去。

  掌子白起身想追出去,结果又是一阵剧烈咳嗽,这次的咳嗽比之前的都重许多,他只觉得一大股腥甜从喉咙里往上涌,看来自己的时候真的到了。

  少年时,从父亲的口中知道自己只能活到五十岁时,他也是与现在的掌少阳一般不可置信。

  可在得到确认之后,他又不得不去使自己接受这个事实,除了接受还能有其他办法吗?

  他知道掌少阳暂时接受不了,但他相信最后掌少阳还是会如当年的自己那般坦然接受,这就是他们掌家男人的命。

  “老卢?”掌子白在吐出一大口血之后,大声换着老卢。

  一直在不远处候着的老卢在看见少爷跑出房间后,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少爷,可是怒气未消的掌少阳哪里能听到。

  老卢觉得定是出了什么事,于是便向掌子白的房间慢慢走去,恰巧听见老爷喊他,于是他便加快步伐。

  “老爷。”老卢见门开着便直接走了进来。

  “把阿一叫回来。”掌子白有气无力的说道。

  “是。”老卢担忧的看了一眼掌子白,但是却什么也没说便退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