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往事如烟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061 2019.09.30 11:49

  掌子白也有想过放手,与其让爱的人承受爱别离的痛苦,不如让她怀着对他的恨寻找新的幸福。

  可是他又自私的舍不得放手,看着她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他做不到,做不到!

  相爱容易相处难,也许一秒,你就会爱上一个人,也许下一秒,你爱的那个人让你恨之入骨。

  躺在床上的童心忍着痛断断续续的诉说着,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顺着童心漂亮的脸颊滚落。

  男人兴许是被这十五年来女子的冷漠激的发了狂......

  去年那个夏天的夜晚,月亮出奇的圆,特别的亮,月辉照亮了整个掌府。

  醉眼醺醺的掌子白一手拎着酒瓶,一手推开她的房门,踉跄着走进屋,丫鬟被他斥退。

  这样的掌子白她很少见到,以前只觉得他温润如玉,没想到还有如今的一面。

  坐在床上正打算休息的她被吓到了,慌张的不知所措。

  拎着酒瓶的掌子白不说话,冷着一张脸踉跄着走到她的面前。

  有一种爱情,可能就是,你觉得那是爱,它就是爱情。

  掌子白本以为他能控制住自己对童心的态度,毕竟他长那么大,从不知道什么是失态。

  可是有史以来他第一次醉了,看着对面那个他如此在乎的女人,此时竟用那么冷漠的态度对待他,这使他埋藏在心底多年的不甘与委屈全部涌现。

  其实他并非如外人看上去那帮坚强,他也有他的软肋,而他的软肋则是那个叫童心的女人。

  他也想平平淡淡的与所爱之人过一辈子,可是他不行。

  他,没有一辈子。

  可是他在努力的去争取,这有错吗?

  为何那个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却不愿意为了他,而选择去原谅他,去包容他,甚至连看一眼都不愿意呢,连一个字都不愿意施舍给他呢?

  他斥退了战战兢兢的丫鬟,看着惊吓如小鹿的童心,而他心底某块地方突然软了,他退缩了。

  可是后来在看到童心那依然如往常一般与他保持着距离,他的愤怒瞬间如火山爆发。

  十五年了,他依然待她如初,他为了她从未有过别的女人,为何她还不能原谅他?

  他质问面前这个背对着他的女人,到底要让他怎么做,她才能如以前那般呢?

  然而面前这个女人只说了一句话,放她走。

  癫狂的他吼叫着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放她走呢。

  他冲上去抱住了这个柔软如骨的女人,他朝思暮想的女人。

  他本想只是抱着她而已,就这样抱着就好。

  可是随着童心的剧烈反抗,他反而想要索取更多,渐渐的,生理战胜了理智,他第一次对童心用了强。

  第二天,当他头痛欲裂的醒来,傻傻的看着一地的衣服,凌乱的房间,以及睡梦中依然还在流泪的她,掌子白立刻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再也不可能让她饶恕的事情。

  即便他们是夫妻。

  于是因为这件事,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恶化。

  可是令他与童心都没有想到的是,童心竟然怀孕了。

  两个月后,女子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后,差点晕厥。

  她深知这个孩子如果出生,定会让自己与那个男人再次绑到一起,那她还能逃离这里吗?

  于是她让自己的贴身丫鬟帮自己隐瞒怀孕的消息,另外又让丫鬟偷偷买来大红花,她绝不能让这个孩子出世,她要把这个孩子神不知鬼不觉的拿掉。

  可是这哪能逃得了掌子白的眼线。

  毕竟整个明城的药材铺都是他们掌家的。

  掌子白知道此事后,既喜又忧。

  他要做父亲了,喜事一件,可是如果这次又是男孩,那他岂不是又干了一件错事?

  即使如此,他也不忍让童心将孩子打掉,要知道那可是他的骨血。

  再者女人拿掉孩子也要受到极大的痛苦,他怎忍心让自己心尖上的女人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霸道如他,宠妻狂魔是他。

  掌子白让人偷偷将打胎药换成了保胎药,就连童心身边那个她最信任的丫鬟都被骗了去。

  蒙在鼓里的童心喝下药之后,等到第二天,身体并无任何异样,聪明如她立刻知道了怎么回事。

  童心捶着脑袋,直呼自己真傻。

  之后,她又想尽其他办法,剧烈运动,捶打肚子,可是孩子依然完好无损的在她肚子里。

  最后她只得放弃,不过令她高兴的是,掌子白反而不来找她了,她反倒落个清静。

  就这样,孩子暂时留下。

  掌子白不再去找童心,他想让这个孩子平安出生。

  但他有的时候会控制不住的想他,于是他会偷偷躲在院子的角落里,看着在后花园里散步的童心,当然她的身后跟着他最得力的手下。

  掌子白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好,只要她在他的身边就好,陪着她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然而,掌子白不知道的是,童心想逃离的想法,一刻都没有停过。

  终于她等来了机会。

  一天夜里,不知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掌子白带着家里全部男家丁急匆匆出门,只留下两个看管她的男人。

  机智如她,借口说肚子痛,支走了一个男人找产婆,接着在她贴身丫鬟的帮助下把另一个男人打晕,随后她们偷偷逃离出府。

  可能是她们太过显眼,也可能是掌子白的眼线太厉害,总之她们还是被发现了。

  千钧一发之际,贴身丫鬟为了帮她,决定使出调虎离山计。

  她哪里能够忍心让跟了自己十几年的蓝伊替自己冒这个险呢!可在蓝伊的哭着哀求与坚持下,她留着泪答应了。

  换了衣服,她们向两个方向跑去。

  可他们一路还是把她追赶到悬崖边。

  站在高处望着逼近她的那些火把,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而亮,泪水夺眶而出。

  她已走投无路。

  活着依然是那笼中鸟。

  不!不!她不要做那笼中鸟!

  张开双臂,这次,她要成那笼外之鸟!

  当掌子白知道此事之后,近乎癫狂的他疯狂的进行寻找,当在悬崖边的灌木丛里发现了童心衣服的布料时,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一切皆已了然。

  童心,你当真那么恨我吗?

  不,不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