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9.15上架
  • 11.60

    暂停(字)

24位书友共同开启《长生醉相思》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戒律规 见习银烛饮泪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失踪的婴儿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1820 2019.09.14 17:33

  夏日的午后,有些躁动与闷热,街上小贩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叫卖声被淹没在阵阵蝉鸣中,一股股热浪袭击着街上来回走动的人们。

  上官吕氏急匆匆的走在大街上,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她那一头黑色长发,烫的她头皮生疼。

  她眯着眼睛,脸部扭成一团,嘴角微咧,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流到细长的脖颈上,让她感觉有些痒痒的。

  一身青绿色的长衫长裤在汗水的作用下,裹在身上,仿佛被绳子缠绕,让她有些窒息。

  这使她觉得自己此刻如同油锅里的鱼,就快要被煎熟了。

  她只好拉了拉衣袖,抬起手将额头上的汗粗鲁的擦了擦,又用宽大的袖子扇着侧脸,些许的凉风袭到脸上带来了一丝凉爽。

  她的心里有些庆幸没有带她刚满月的孩子出来,不然,细皮嫩肉的娃哪能受得了这天气。

  胸部的胀痛让上官吕氏再次想去了家中的孩子,步伐不由得加快,心里更是多了几分躁动。

  没走几步,迎面撞上一位挽着篮子的人,不算太大的冲撞却使那人颤着身子坐在了地上,随着“哎哟”一声,篮子里的青菜萝卜哗啦啦洒落一地,而上官吕氏自己也差点摔倒在地。

  “对不起啊,对不起!”

  站稳脚跟的上官吕氏忙蹲下麻利的捡起地上的菜放进篮子里,嘴里不住的道歉。

  “咦,是上官家的啊!你咋来上街了?孩子呢?”摔倒的人站起身,拍着身上的尘土,看着地上那熟悉的身影说。

  听到声音的上官吕氏,手里的动作慢下来,抬起头,火辣辣的阳光正好刺着她的双眼。

  她微眯着双眼,站起了身,看着眼前的人,竟是同村的刘婆。

  “刘婆,您没事吧?俺......俺来买点米面,孩子他在家里。”说着便把装着菜的篮子递给了眼前瘦弱的刘婆。

  “唉,可怜哪,上官家的,你快去吧!别管我这老婆子啦!”刘婆接过篮子,挎在左胳膊上,右手拥着上官吕氏。

  看着刘婆离去的背影,上官吕氏心里五味杂陈。

  狭长的双眼扫视着周围,她发现街上来来回回走着的都是大老爷们儿,于是她的心里更是火冒三丈,气的牙痒痒。

  一路上,上官吕氏把她那个该死、无用的男人咒骂了无数遍。

  在她的咒骂声中,她终于来到了街上唯一的一家米面店。

  抱着两小袋米面的上官吕氏出了店门后,抬头看了一眼那毒日头,汗珠顺着她那瘦削的脸颊流下来,抬起袖子擦了擦汗。

  “这天呀,不正常呀,这么久了,一滴雨都没见着,庄稼呀都旱死喽!看今天的天有点闷,也不知这雨能不能下下来呦。”掌柜的看了一眼上官吕氏后便摇晃着那颗肥大的脑袋说。

  怪不得米面又涨价了!敢情今年收成又不好了。

  上官吕氏不禁感叹道:唉,这是什么世道哦!还让不让穷人活啦!

  胸部胀痛的感觉刺激着她全身的神经,同时提醒着她,家里的孩子饿了。

  上官吕氏的心里顿时焦急起来,她没有搭理掌柜的,只见她迈开两条细腿,抱着两小袋米面,沿着回家的路小跑起来。

  没跑多远,她便气喘吁吁,形销骨立的身子汗如雨下,衣服很快便被汗浸透了,但随即又被热气风干,留下一道白色的盐渍。

  跑累了就扶着大树歇歇,缓过气来再接着跑,就这样跑跑歇歇,上官吕氏终于来到家门口。

  她弯着腰,喘着粗气,一手抱着米面,一手从怀里掏出钥匙,颤颤巍巍的,好不容易才打开锁。

  推开门之后径直走进厨房,解开口将米面倒进罐内后,又将一小把米放进锅内,顺手添了一瓢水,随即盖上锅盖,最后麻利将柴火点燃放进灶内,上官吕氏这才慌忙的跑出厨房。

  说来奇怪,刚刚还闷热的天,此时起了风,风里透着一丝凉意,让人觉得舒爽许多。

  院内的衣服被风刮起发出的簌簌声,上官吕氏踩着小碎步,快速走过去把衣服一件一件拽下,抱在怀里,边拍打着上面的灰尘,边喊着:“孩子,娘回来啦!”

  一双灵动的眼睛迫切的搜寻着炕上熟悉的身影,可在瞧见炕上空空如也时,她的心瞬间沉了下去,脑袋“嗡”的一声,身子一软,怀里的衣服瞬间哗啦啦的落到地上。

  顾不得一切的她慌张的从衣服上踏过去,发疯一般掀着炕上的被子,被子底下什么都没有。

  上官吕氏怀着最后的希望弯下腰,找寻着炕边以及桌子底下。

  在将屋子彻彻底底的搜了一遍之后,上官吕氏瘫软在地,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从眼里喷出。

  泪眼婆娑的她低声咕哝着,又像在质问自己:“明明走时将他放在炕上的,我还锁了门,怎么就会不见了?怎么就会不见了?”

  她边哭边把炕上又搜了一遍,再次确定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她双手用力拍打着炕,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啊,我的儿!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你别吓娘啊!”

  炕上发出的砰砰声与她的喊叫声混合在一起,使得院子里栓着的那条大黄狗从梦中惊醒,汪汪乱叫。

  上官吕氏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不再嚎哭,手上的动作也停住,她狠狠的用力咬着下唇,恨不得将嘴唇咬下,双眼是从来没有过的狠绝。

  随后双手又紧紧,紧紧的攥起,接着让人猝不及防的用力的锤向炕上。

  “一定是那个该死的男人!一定是他抱走了!快把孩子还给我!”

  想到这里,上官吕氏跌跌撞撞的跑出门,向着丈夫常去的那个酒馆方向奔去。

  她不得不怀疑是她那酗酒无度,好吃懒做的丈夫干的,一定是那个男人为了酒钱把儿子给卖了。

  想到此,她的心痛到不能呼吸。

  上官吕氏寻遍了所有的酒馆与赌馆以及丈夫经常出没的地方,并未找到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儿子与丈夫竟然一起消失了!

  上官吕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呆立在大街上,如一尊雕塑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