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爱恨纠葛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048 2019.09.29 12:41

  东厢房里。

  宫缩一次比一次来的紧,一次比一次痛,如撕心裂肺般。

  童心咬紧牙关,为了不使那嚎叫脱口而出,但最后她还是抑制不住的低声喊叫起来。

  她的双手紧紧抓住传单,血红的眼睛如红樱桃般圆睁着,身子不自觉的弓起来,似乎这样,可以稍微缓解一点疼痛。

  厢房外。

  泪眼婆娑的上官吕氏抬起袖子粗暴的擦掉泪水,振作着回到房间,熟练地准备着生孩子要用的东西。

  她要用行动来证明,向她的飞儿证明她上官吕氏绝不是恶人。

  掌府里。

  从屋子里的布置摆设来看,这是一间女人的屋子,但屋子里却没有见到一个女人,只有一个成年男子一动不动的坐在屋子中央的一张实木凳子上。

  凳子和圆桌都雕刻着雅致的花纹,足以可见屋子的主人是一个脱俗淡雅之人。

  昏暗的烛火下,掌子白微微弯着腰,只见他低头好像在凝视什么,走近一瞧,原来是深情的看着手中的一块丝帕。

  展开的丝帕上绣着一株盛放的兰花与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那兰花那蝴蝶,栩栩如生,甚是漂亮。

  凝视片刻之后,掌子白缓缓的把薄如蝉翼的丝帕放在鼻翼下,轻轻的闭上眼睛专注的嗅着,他再次闻到了那个熟悉的气味,还有鸟语花香的味道。

  他微微的笑着,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放松,愉悦的神情,似乎他又回到了与她鸾凤和鸣的日子里。

  他犹记得自己当初与童心初见时的场景。

  那是一个春日里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奉父亲之命去童心娘家所在地芳城,进行店铺巡查。

  他骑着马路过一个首饰店铺,听见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便不由得停下多看两眼。

  原来是店铺里来了一个乞讨的老人,店铺伙计便将老人不可气的赶了出来,结果老人一个不小心,连人带碗摔倒在地。

  那伙计见到,气的破口大骂,很快,有不少人都围了上来,却无一人帮老人说话,他们都是来看戏的。

  这样的事,掌子白不想管毕竟他只是照例巡查店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在他打算离开时,事情出现了反转。

  “你真是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老人?”

  一名女子从人群中挤进,一边说一边用美目瞪了一眼刚刚凶神恶煞的伙计。

  “你是谁啊?多管闲事!”

  “好好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女子的丫鬟不客气的说道。

  顿时,人群里议论纷纷,那伙计猜测这女子定不是寻常人罢,一般女子都在深闺之中,不敢轻易出门。

  于是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伙计立马就蔫了。

  随后,女子将老人慢慢搀扶起来,又让丫鬟拿了银子放进老人手里。

  那老人感激涕零。

  看到这里,掌子白驾马远去。

  只是那女子的面容与声音已刻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虽对女子有好感,但也只是停留在这。

  父母的无爱婚姻,使掌子白对爱情失去了信心,对婚姻更是存有阴影。

  他觉得无爱的婚姻不如一个人生活。

  随着年龄的增长,掌家庞大的家业需要人脉去继承。

  父亲开始操办起他的终身大事。

  他理解父亲,毕竟掌家不能无后。

  他想自己要开始走父亲的老路了。

  媒婆来到掌家,向他们描绘童家小姐,说不仅人漂亮,而且还知书达理,是个好女孩,最关键的是门当户对。

  父亲同意了,掌子白又能怎样呢?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油灯也燃烧到了底部,童心的声音也渐渐弱了下去。

  上官吕氏添了油后,趴在床边对着童心说“妹子,你要撑住,一定要撑住啊!”

  “姐,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这都什么时候啦,讲啥故事。”

  “不,我一定要讲,我怕没有机会了。”

  “行,你说。”上官吕氏看着虚弱惨白的童心,有些不忍拒绝。

  从前有一个女孩,她从小就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父母兄长无不宠她疼爱她,自小锦衣玉食,从未吃过苦,受过屈。

  当她出落得亭亭玉立时,媒婆便踏破她家的门槛。

  当掌家派媒婆来说媒时,父母便替她做了主。

  麻木的拜堂,麻木的喝着一杯杯酒,掌子白的脑子里只有那个如水般美丽的女子。

  直到进入洞房,挑开新娘的红盖头之后,掌子白由面无表情变得错愕,再由惊讶变为兴奋。

  童心没想到掌子白竟是个风度翩翩的帅气少年。

  婚后的掌子白对她呵护备至,当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童心也慢慢爱上了这个男人。

  两年后童心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本以为这辈子会这般幸福下去。

  可惜造化弄人,事与愿违。

  直到童心发现了掌子白的秘密,一切的甜蜜与幸福都化为了泡影。

  那天之后,掌子白在书房里见到了童心,还未解释,便被父亲派人叫了去。

  原来是掌天豪怕童心将此事说出去,便让掌子白将童心关起来。

  万般无奈的掌子白只好忍痛将童心囚禁起来,面对童心的质问,掌子白缄默不语,可是他还是如以往一般那样疼惜她,只因她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

  然而令掌子白没有想到的是,看起来柔弱无骨的童心却千方百计的想逃跑。

  可是她哪能逃得了戒备森严的掌府,在一次次的失败之后,她彻底绝望。

  在这十六年里,童心无数次求他放她走,亦或休了她。

  可掌子白却故作狠绝的说,这辈子都不可能让她先离他而去,绝不可能。

  最终童心不再逃跑,她决定认命,毕竟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否则以她碎了一地的心早已自杀死去。

  但是她对掌子白日益冷漠,骨子里自带傲气的她,没有给过掌子白一个正眼。

  每次看到童心那冷漠的态度,掌子白的心便痛苦不堪。

  他有想过要告诉童心真相,也许童心会因为怜悯而原谅他,会继续爱着他。

  最终掌子白还是没有将掌家的那个秘密告诉童心,不是因为父亲的不允许,而是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要他人的怜悯呢?其次是一想到他与父亲所做的那些事,他便果断放弃了这个念头。

  也许事情会越说越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