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半生的代价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267 2019.11.11 22:56

  厨房里。

  “少爷不喜吃香菜,你们几个记着,菜里千万不要放香菜,还有少爷能吃辣,你们要多放点辣椒,但是不能放太多,不然伤胃。“佟伯在丫鬟、厨子里来回穿梭着,嘴里不忘提醒着他们,生怕他们出了一点差错。

  老卢虽然年纪大些,但为人和善,从不倚老卖老,与府里的下人们相处的都不错,因此大家都很尊重他。

  因此,对于他的唠叨,大家都不烦,反而觉得很亲切。

  “卢伯,咱们少爷的事情,你咋那么清楚啊?”这时一名胖胖的三十上下的厨子手里拿着铲子,一边翻动着锅里的红烧肉一边问道。

  “小刘,你说的啥?”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的撞击声盖住了人的说话声,再加上卢伯确实年迈了,耳朵没有年轻时的灵敏了,因此没有听清楚小刘说的话。

  小刘提高了音量,又重复了一遍,这也是问出了大家的疑惑,于是大家伙都竖起耳朵听卢伯的回答。

  “哈哈,我能不清楚吗?少爷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他爱吃啥,讨厌啥,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我还以为老爷膝下无子呢!”一个新来的厨房伙计说道。

  刚刚还笑意浓浓的老卢在听见这话时,脸色顿时变了。

  “孩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念你是新来的,有些规矩还不知道,今天我就不与你计较了,明日我找人好好教你些规矩,来来来,大家伙都快一点吧,省的老爷与少爷等急了。”

  听完老卢的话,大家伙赶紧加快速度忙活起来,同时也为这小伙计暗暗捏了一把汗。

  随着锅碗瓢盆的叮当撞击声,一盘盘香味四溢的美味佳肴被摆在长形桌子上。

  老卢拿着一个碗,一双筷子,挨个尝菜,觉得不好的,又让丫鬟备菜重新做,大家伙见老卢这次那么严苛,纷纷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谁也不敢懈怠。

  过了好大一会儿,掌子白的咳嗽才慢慢停止,待完全不咳嗽的时候,他用力攥紧手帕,快速从嘴巴上移开。

  掌少阳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就在掌子白想要将手帕藏起时,掌少阳攥住了掌子白的手腕。

  掌子白被掌少阳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住了,他疑惑的看向掌少阳,一边本能的想要挣开,但掌少阳却攥的更紧了。

  两人势均力敌,谁也不让谁,但掌子白毕竟年纪大了些,哪里能拗过掌少阳的力气呢!

  掌子白的手慢慢移动到了掌少阳的眼下,掌少阳用另一只手抽出手帕,在看到上面当那一摊血红色之后,他愣住了。

  黑衣人的话在他的耳边回响。

  “掌少爷无需动怒,伤身,对了,你想想你祖父是多大年龄去世的,五十,没错吧?如今你父亲四十八了,我想你父亲这会儿一定咳嗽的很严重了吧?等再过两年,五十岁,这对父子俩应该就可以在地下见到面了。”

  一开始掌少阳并不相信黑衣人所说,但是今天如他亲眼所见,父亲真的如他所说那般,咳嗽的竟如此严重,已到了泣血的地步。

  掌少阳不禁想到了那个半生的代价所带来的那个诅咒,掌家男丁均活不过五十的宿命,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父亲就真的只有两年的时间,而自己也只有十八年的时间。

  想到这些,掌少阳便激动起来,他不想父亲那么快死去,更不想自己也会这般离开。

  掌少阳拿着带血的手帕问向掌子白:“爹,您怎么咳嗽的如此厉害?有没有看郎中?”

  掌子白将之前掌少阳给的水一饮而尽,看着手中空空的杯子,掌子白说:“少阳,父亲这是老毛病了,看不好了。”

  “是老毛病?还是掌家的诅咒呢?”掌少阳看着掌子白说。

  听到这句话,掌子白吃了一惊,但随即又恢复刚刚的平静。

  “少阳,你说的什么话,什么掌家诅咒?”

  “爹,你还打算瞒着我多久呢?”

  “我瞒着你什么了?”

  “爹,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掌少阳有些激动的说。

  “你......咳咳咳......”掌子白又是一阵剧烈咳嗽。

  掌少阳又是倒水又是拍背,他心中虽对父亲隐瞒他有些生气,但毕竟此人是自己的亲身父亲啊!

  随着地上一滩血迹的出现,掌子白的咳嗽声慢慢变弱。

  看着地上那触目惊心的红色,站立的掌少阳情绪明显激动,他近乎恳求的说:“爹,都这样了,您就告诉我实情吧?”

  看着面前的掌少阳,三十而立,八尺男儿,修长的身材,小麦般健康肤色,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紧紧抿起。

  掌子白一直认为掌少阳什么都不知道,可刚刚在听到他问的那几句话时,他没想到曾经一直当小孩子看待的掌少阳,如今已成大人了,看来有些事是该告诉他了。

  “少阳,你坐下,爹有话跟你说。”

  这句话果然很有用,掌少阳挨着父亲坐下,激动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漆黑的眼睛盯着父亲剧烈咳嗽之后而发白的面孔。

  “少阳,你刚刚说你都知道了,你是如何知道掌家的秘密的?”

  “爹,你不用管是谁告诉我的,你只要告诉我掌家的全部秘密就行,我不想至死都被您蒙在鼓里。”

  掌少阳暂时不想告诉掌子白关于黑衣人的事,他猜测黑衣人对掌家的事情如此了解,那他一定与掌家有关系。他想听听父亲的说法,然后再决定是否向父亲道出黑衣人的事。

  听到掌少阳的话,掌子白心中隐隐不安,这些年他自认为自己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可是为何掌少阳还是知道了呢?他想套出掌少阳的话,却没想到掌少阳对他还留了一手。

  即便如此,他今天还是得说出这个秘密。

  厨房里,卢伯满意的看着一桌子的饭菜,便叫了几个平常手脚麻利的丫鬟们拿来托盘,将饭菜放在托盘上。

  随后卢伯领着丫鬟们将饭菜从厨房小心翼翼的托到了掌子白的卧室门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