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童心难产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1325 2019.09.28 08:40

  上官飞儿从屋子里出来后,漫不经心继续编着篮子,只是眼角偷偷瞟着那块绊倒童心的石头。

  上官吕氏回到房间里,透过窗户也看向那块石头。

  这是一块从土里只冒出个尖的普通石块,从十六年前就一直存在这里。

  上官吕氏依稀记得村里人帮他们盖好房离开后,她走进院子,也是这样猝不及防摔了一跤。

  后来她就吃一堑长一智,就没有再摔过,待上官飞儿长大会走之后,没想到,也被这石头绊倒多次。

  上官吕氏生气了。

  在上官飞儿摔倒后的第二天,气愤的她拿起借来的铲子卷起袖子就开始动手挖,她要把这该死的石头挖出来扔到村里唯一的一条大河里,让它沉入水底,永世不得出来祸害人。

  然而石头就像冰山一角,她挖了好久,足足挖有一米多深,竟都没有挖到石头底部。

  最后她只好放弃把石头沉入水底的想法,不过聪明的她用土把石头堆成了一个小土堆,这样它就没法害人了吧!果然,在以后的多年里,没人再因这块石头而栽倒。

  只是如今,经过常年的雨水洗刷,石头表面的土早已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就冲刷殆尽了,露出了真面目。

  他们没有被绊倒,那是他们知道有石头的存在,每次经过那里,他们都如条件反射一般自动绕过。

  幸好童心这次没有出现意外,不然,她定要被上官飞儿误会了!

  但令上官吕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多年以后,这块石头会让另她陷入万难。

  而她也没有发现这时屋子后方有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

  原本阴沉的天突然起了风,风渐渐变成狂风,猛烈的刮着,刮的白杨树直不起腰,桃花飘过满山遍野,在空中盘旋着,终究无法停下脚步。

  天边不时传来的隆隆雷声,以及酝酿了一天的乌云,告诉着人们,这里注定要来场猛烈的狂暴风雨。

  早早的吃过晚饭,上官吕氏将热水端到童心的屋里,看着天渐渐暗了下来,上官吕氏便把油灯点上。

  木屋透着微弱暗黄的光,好似一只小小的孤单的萤火虫迷失了方向,惊恐的飞在暗黑的森林中。

  童心躺在床上嗅着豆油燃烧的味道,望着油灯尖尖的火苗,以及油灯上方冒出的袅袅黑烟,嘴唇翕动。

  “谢谢......”

  “你别多想,我是不想因为你而让飞儿对我产生误会。”

  屋外的风呼呼的吹着,树叶随风飘落,屋里静如止水。

  童心没有说话。

  上官吕氏转身离开。

  一声响雷在此时响起,看来雨真的要来了。

  乌云密布,雷声滚滚,雷声过后,暴雨如注。

  积蓄了一天力量的暴雨毫不留情的噼里啪啦的打在屋顶上,门窗上,院落里,桑地里,村边的桃林里,好似千军万马一般要把这个小村庄夷为平地。

  风声、雷声、雨声丝毫没有对躺在床上的童心造成影响,反而心里无比轻松,她今天终于说出了心里积压多年的秘密。

  本打算下床洗把脸睡觉,突然感觉到身体似乎有点不对劲,童心掀开被子,看见血像一条红蛇在床单上游走,肚皮在阵阵发紧,且伴随着剧痛。

  孩子要出生了,她的心里急了起来,她惊奇的发现自己没有此前那么讨厌这个孩子了?是啊,这个孩子毕竟是她十月怀胎而来,狠心的说不要,只是她心里对掌子白恨的延伸而已。

  接着她感到腹中一阵拳打脚踢,剧烈的痛楚碌碡般滚动,汗水从每一个毛孔中渗出,细密的汗珠瞬间凝结成豆子大小滚落下来。

  童心用仅剩的力气叫喊。

  从蚕房出来的上官吕氏刚刚进屋吹灭油灯躺下,听到声音后心想这女人又折腾啥呢?但她还是快速套上衣服,奔到隔壁房间。

  上官飞儿听到动静,以为母亲又与心姨闹了矛盾,便急匆匆的赶到。

  还没等上官吕氏询问,童心就紧紧拽着她的胳膊用求救的眼睛迫切的望着他们:“我要生了,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看着童心的模样,上官吕氏想起了自己,这种痛她何曾没有体会过呢!

  她在心里快速盘算着,童心的这种情况与今天那块石头脱不了关系。

  她是希望童心离开,甚至还有点想她死,可是她终究不是心肠歹毒之人,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孩子。

  豆大的汗珠顺着童心的额头滚落到枕头上,趁着宫缩暂停的时候,童心咬紧的牙关微微松开:“帮我找接生婆,求求你们了!救救我的孩子!”

  上官飞儿用锐利的眼神突然盯着她说:“娘,你今天怎么老走神,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得去请张婆?”

  语气沉稳而冷静。

  上官吕氏回过神来。

  她点点说:“对对,生孩子找接生婆,村子里只有一个瘸着腿的张婆会接生,她家离这不算远......”

  话未说完,上官吕氏便看见上官飞儿拿了一件蓑衣披上。

  “飞儿,你干嘛去?”

  “我当然是请张婆了,今天早上,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是你赶心姨走的对不?那块石头也是你故意的,对不对?”

  上官吕氏没想到上官飞儿竟然会如此的质问她!句句如锥,一瞬间,她只觉得心痛难忍,天地旋转。

  “不是这样的,飞儿呀,石头那事不能怨娘啊,娘不是铁石心肠。”

  “那事实是什么样的?你说啊!”上官飞儿满怀期待的看着上官吕氏。

  暗黄的灯光下,上官吕氏哆嗦着嘴唇,满眼是泪,眉头深锁,满脸焦急,看着手里的衣服,嘴唇张张合合,最后摇摇头,挤出一句:“飞儿......”

  上官飞儿心灰意冷,他伸手将笨重的木门用力向外推开,无情的雨水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它们尽情的扑打在他英俊的眉眼上,脸颊上。

  这时一道闪电在西南方向亮起,整个村庄瞬间被点亮,同时也照亮了上官飞儿坚毅朴实同时又带着点稚气的面庞,一瞬间,整个村庄又落入黑暗之中。

  在这短暂的光亮中,上官飞儿看见院子里的花儿在狂风的摧残下都齐刷刷的倒向一侧,只有几株矮小的依然挺直了腰杆。

  随后,他奋不顾身的冲进雨中。

  上官吕氏伸出双手,却没有再阻止,耳边垂下的发丝被门外的风吹起,盈满泪水的眼睛微眯着,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掉落在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