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知了事件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468 2019.10.07 15:09

  那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她在树林外的草地上放着羊,偶然看见村里的杜小六拿着一根木棍进了小树林。

  杜小六大名叫杜淳,为什么叫他小六,那是因为她有五个姐姐,而那时候大家好像都喜欢以排行来起小名,比如老二叫二毛,老三叫三毛,那老六自然就叫小六了。

  起初,她没有在意杜小六,一般村里的孩子们都喜欢在夏天的时候进入小树林里玩,凉快嘛。

  夏日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在她的身上,汗液随着毛孔钻出,再顺着皮肤向下流。

  这样的天气让人有些发困,就在她打算闭上眼睛睡个小觉时,看见杜小六从小树林里出来时,手上就多了很多知了。

  知了有翅膀,会飞,她奇怪这个杜小六是怎么抓到这么多知了的,还有他为什么要抓这么多知了呢?

  带着这么多的疑问,她追上去喊道:“小六,你抓这些知了干嘛?”

  杜小六被突然的打扰显的有些不高兴,但是一听到她的问题,他又有些小得意。

  “当然是吃了,你不会没吃过吧?”

  杜小六斜睨了她一眼,然后昂着脖子如一只骄傲的大公鸡神气活现的走了。

  这只大公鸡就慢慢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她记住了杜小六的话。

  第二天下午,趁放羊的时候,她偷偷找了一根长长的细棍,进了那片淹没在蝉声中的小树林。

  她将木棍细的那头举起,然后根据声音寻找着知了,最后用尽全身力气对准树上的知了砸去。

  一开始由于她的力气小,准头也不好,因此怎么也砸不到,只能看着知了从棍子下惊恐的飞走。

  可她并没有放弃,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最后是越砸越有经验,十个竟然可以砸到三个。

  很快,一个下午,她就砸到了满满一捧的知了,最后她兴奋的带着知了,赶着羊群回了家。

  看着这些被砸破脑袋,还有砸断了翅膀的知了,她才发现自己忘了问杜小六这些东西该怎么吃?

  就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哥哥出现了,老道的哥哥将这些知了去爪去翅膀洗好后,在油锅内炸了给她吃。

  没想到油炸后的知了竟如此美味,随后她一发不可收拾。

  渐渐的,树林里的蝉渐渐少了,而余下的蝉就如成精一般,也更难抓了。

  在这样的危急情况下,杜小六竟和村里的孩子们联合起,说小树林是他们的地盘,不许她这个外来的人进去,否则就让她好看。

  八岁的她,如同男孩子一般,天不怕地不怕,怎会害怕他们,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拉开序幕。

  那天他们在小树林外碰上了,杜淳拦着她,不让她进去。

  急脾气的她怎可忍让,于是就与他们激烈争吵起来,没想到事情越演越烈,最后她竟拿着砸知了的棍子砸向杜小六的身上。

  技法之准令她自己也很出乎意料。

  棍子直直的砸中了杜小六的脑袋,而杜小六直接被砸倒在地,血顺着他的额头喷出来。

  杜小六的那些同伙已吓得屁滚尿流,逃离了现场,她也惊在原地,不知所措。

  其中一个矮小的胡二毛脑子还算清醒,他跌跌撞撞的跑到杜小六家的地里,喊来了杜小六的五个姐姐。

  五个姐姐来到“凶案现场”大声哭嚎着,大姐杜兰年龄大,最有主意,她镇定的抱着弟弟就跑回家,其余四个姐姐则用愤怒的目光盯着已经傻掉的上官婉儿。

  四姐妹一步步逼近,嘴里嚷嚷着:“就你这个黄毛丫头打了我弟,是吧?”其中一个推了她一下,使她一下子坐在地上,另外三个则毫不留情的对着她拳打脚踢。

  她一开始还反击,但她发现以她一人力量难以抵抗四个如狼般的少女。

  拳头如雨点般落下来,她绝望的闭上双目,双手停止反击,紧紧抓握住胸前的玉坠。

  娘说这个坠子,是她亲娘留给她的唯一物品,因此她决不能弄丢,死也要带走。

  就在此时,一声天籁之音从空而来。

  “你们快给我住手!不然我不客气了!”

  她们姐妹四人兴许是打顺了手,连头都没抬,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好听又熟悉的声音没有再出现,但她却听到重重的的落地声,原来那是姐妹四人摔打在地的声音。

  她极力睁大眼睛寻找着救她人,可却在如此关键时刻昏迷了。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着急的呼唤声,后来才知道那就是哥哥。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上官飞儿发狂般的喊她的名字,见没有任何反应时,他便发疯般抱起她朝佟伯家的方向奔去。

  在临走前,上官飞儿愤愤的瞪着那姐妹四人狠狠的说:“若婉儿出了什么事。我定要你们拿命来还。”眼中的狠戾把四姐妹吓得花容失色。

  后来她与杜小六两人满身是血的躺在佟伯家,所幸都没有生命危险。

  毕竟两个孩子都受了伤,两家人也就不再追究,此事就算过去了。

  可是在此之后,哥哥就再也不敢让她一个人出去,而那个杜小六却经常来找她玩,说什么她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女孩,他要认她做老大,以后谁要是再说她是外来户,欺负她,他杜小六定饶不了他。

  但每次这家伙一来,哥的脸就拉的老长,那家伙不知真傻还是假傻,还是趁着上官飞儿不在,偷偷来找她。

  想到这上官婉儿苦笑着摇摇头。

  “哥,天色不早了,你咋还不睡啊?”上官婉儿说着向上官飞儿走过去。

  上官飞儿转过头,看着月色下出落得婷婷玉立的上官婉儿犹如仙女款款走来,竟看的呆住了。

  “哥,我脸上有东西吗?”上官婉儿摸着脸说。

  “没有。”上官飞儿快速低下头,几根杂乱的长发遮住了他突然发烫变红的脸。

  上官婉儿坐下,双手托着腮望着有点异样的上官飞儿说:“哥,你怎么了?”

  上官飞儿快速将脸转过去,摇摇头。

  上官婉儿:“哥,你今天答应我的,既然答应了就得要做到。”

  上官飞儿回答:“嗯。”

  上官婉儿:“哥,你以后能不能多与娘说说话啊!娘年纪大了,怕寂寞。”

  上官飞儿依然只是嗯的一声。

  上官婉儿假装生气道:“哥,你咋只知道嗯啊?你答应我的要多说话的。”

  上官飞儿觉得脸部温度渐渐降了下来,便转过头望着上官婉儿说:“你想听什么?”

  上官婉儿:“我想听,听哥小时候的事!”

  上官飞儿:“哥小时候的事都忘了,但哥记得你小时候的事。”

  上官婉儿撅着嘴:“哼!骗人,我要听哥小时候的事!”

  上官飞儿一本正经开口道:“婉儿小时候......”

  上官婉儿捂着耳朵站起来喊道:“我不想听,不想听!”

  “你小时候最喜欢拧着娘的耳朵睡觉,每次娘都气的嗷嗷叫。有一次我在草地上陪你玩耍,后来睡着了,结果突然被一阵剧痛惊醒,醒来一看竟然是你用手拧着我的耳朵,可你还睡得呼呼的。哈哈......”

  上官婉儿捂着耳朵红着脸跑进了屋子。

  上官飞儿笑着摇摇头,也转身进了屋。

  上官吕氏在厢房的门后偷偷听着他们的对话,自己也跟着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从深陷的眼窝里涌出来。

  躺在床上的上官飞儿将双手枕在脑后,一双丹凤眼直直望着屋顶的悬梁,似乎在想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