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童心去世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148 2019.10.02 08:02

  床单上的血一直在蔓延,如同张牙舞爪的魔鬼一般吞噬着周遭的一切。

  襁褓里的婴儿竟停止了哭泣,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的母亲。

  “童心大妹子,你睁开眼,看看你的女儿呀!”上官吕氏轻轻的晃着童心的身体重复的说着这句话。

  就在她们俩觉得童心真的死去时,昏迷的童心如回光返照一般竟醒了过来。

  苍白的无一滴血色的小脸在看到旁边的婴儿后,泪水从眼里夺眶而出,如珍珠般掉落在她细长的脖颈上。

  接着她用嘶哑的声音说:“上......官......婉......儿......”

  张婆愣了一下,上官吕氏却快速反应过来“妹子,这可使不得呀!”

  “姐,这孩子就......拜托给你们了,我知道......我不行了,这个坠子......”童心用残存的力气从怀中摸出一个坠子放到婴儿的身上。

  “求你们不要赶她走......来世我定做牛做马......报答你们。”说完,童心努力扯着身子亲了一下婴儿的额头,随后笑着闭上了眼,那笑容凄美无比。

  面对这一幕,再狠心的人也会被感动吧?

  上官吕氏和张婆放声痛哭,襁褓里的婴儿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也发出微弱的嘶哑的哭泣声。

  坐在凳子上的上官飞儿在听到婴儿的哭声后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而后响起的巨大哭泣声,使他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默默低下头,雨水顺着发丝落在地上,留下一朵凄美的花儿。

  掌府里。

  一串急促的敲门声传入掌子白的耳中。

  突然被打扰,掌子白皱着浓黑的眉,脸上尽显不悦,宽大的手掌使劲捏着丝帕,不耐烦的说:“我不是说了吗?谁也不要来打扰我!都给我滚走!”

  “主人,是我。”门外的声音沉稳带着一丝阳刚之气。

  屋内的掌子白将手中的丝帕慢慢展开,轻轻放入怀里,端正身体后冷冷的对着门外的人说:“进来吧!”

  一道闪电陡然亮起,一名头戴斗笠,一身黑衣的人推开房门,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他脊背挺直,但头始终低垂,让人很难看清他的容貌,但依稀可以辨认出他是个男人。

  衣服上的水滴随着他的步伐有节奏的滴答滴答打在地上,溅出小水花,而又消失不见。

  “主人,阿一无能,还是找不到少夫人。”自称阿一的男人单膝跪在木凳上的男子面前,声音低沉而平静。

  “没用的废物!”掌子白握紧拳头重重捶了一下桌子,然后气急败坏的将一个茶壶扔了出去。

  瓷质的茶壶不偏不倚的打在了跪着的阿一头上,茶壶被斗笠弹下来,“砰”的一声掉在地上摔的破碎,而阿一依然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仿佛茶壶只是一团棉絮一般飘到他的身上。

  “心儿,你到底在哪里?”坐着的掌子白望着一地碎片,缓缓吐出这八个字后便陷入沉思。

  他不相信他的童心会死。

  一直跪着未动的阿一突然缓缓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掌子白,他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雷厉风行,聪明睿智,轻松游走于官场与江湖,叱咤风云的掌子白吗?

  他所有的柔情恐怕只给了这个叫童心的女人,而给其他的人的只有他的凶狠与绝情。

  可那个叫童心的女人呢,不知好歹,毫不领情。

  只是片刻功夫,掌子白便突然站起身来,冷冷的对跪着的人说:“继续秘密的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有千万别让老爷子知道,否则......阿一,你知道什么后果?”

  凌厉的语气中透着凶狠。

  “是!”

  接着门口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与敲门声。

  “少爷,老爷子他又吐血啦!您快去看看吧!”这是管家老张的声音。

  阿一微微瞥向房门一眼后,看了一眼掌子白。

  掌子白并未出声,但无声却有声,阿一仿佛得到命令一般,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待阿一走了之后,掌子白这才开了门,看了一眼管家老卢后,便向着掌老爷子屋子的方向走去。

  管家擦着额头的汗,弯着老腰,低着头跟在后面说:“老爷子吐血之后就昏迷了,府内的几个郎中已经过去了。”

  绕过几个回廊之后,掌子白和管家便看见不远处亮如白昼的屋子里的人影交叠晃动着,心想,父亲最近吐血频率越来越高了,难道这个诅咒真的没法解除吗?

  刚到屋门口便闻到了浓烈的草药味,掌子白停下脚步,皱了一下眉头,管家也随即止住脚步,不解的抬头看了一眼少爷的背影。

  约莫三秒钟,掌子白快速进了屋,直冲卧室。

  几个郎中正在床前来来回回忙碌着。

  掌子白推开挡在面前的一个郎中,看着昏迷在床,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的父亲,他的心痛了,慌了,忙拉住旁边的郎中,“老爷子怎么样了?”

  “老爷子他,他比上次更严重了,恐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全都是TM的废物!”

  掌子白尽管很愤怒,但他知道父亲的病因,便将这份怒气生生的压了下去。

  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几个郎中和奴仆们也纷纷跪在地。

  “爹,您睁开眼看看孩儿吧,爹......”

  床上昏迷着的人,似乎真的是听到了,竟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跪在床边的掌子白,掌天用最后仅存的力气说:“子白啊,爹有话,咳咳......想......对你说。”

  “你们都给我滚走!”掌子白转头狠狠的对着身后的一干人说。仆人们和郎中纷纷退到门外。

  “爹,他们都走了。”

  “子白啊,咳咳......爹不行了!可惜我到死还是没有找到破除诅咒的方法啊!”

  “没事的,爹!你一定可以撑过去的。”

  “不用哄爹啦!子白,爹死了没关系,可是你与少阳还年轻啊......爹不甘心啊!咳咳......那个被妇人带走的婴儿极有可能就是我们掌家重生的希望啊......可惜......。”

  “爹......”

  掌天豪喘着粗气断断续续说道。

  “子白......你要答应爹,只要有一线生机.....就不要放弃,为了掌家子孙们......记住了没有?咳咳......”

  掌老爷子紧紧拽住掌子白的胳膊,双目圆睁,紧接着口吐鲜血,而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五脏六腑咳出一般。

  一向镇定的掌子白此时也慌了。“爹!爹!快来人!你们都给我滚进来。”掌子白发疯般的吼叫着。

  守在门外的郎中们快速冲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