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道出身份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947 2019.11.04 23:34

  “掌少爷不信?也是,像你如此心高气傲之人,怎会相信呢?可怜你爹竟然把这个秘密瞒了你三十二年,啧啧......”

  “你!......”

  “掌少爷无需动怒,伤身,对了,你想想你祖父是多大年龄去世的,五十,没错吧?如今你父亲四十八了,我想你父亲这会儿一定咳嗽的很严重了吧?等再过两年,五十岁,这对父子俩应该就可以在地下见到面了。”

  听到这里,掌子白怒不可遏,再也忍受不了,手指关节啪啪作响,接着立刻从座位上坐起。

  他掌家岂能容人在背后如此议论!

  室内的气温陡然下降,空气瞬间凝结。

  掌少阳瞪大双眸,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而那个黑衣男子却镇定自若,宛如一只悠闲的狮子。

  最终一声尴尬的笑声打破僵局。

  “呵呵,掌少爷,别激动呀,快坐下。”

  黑衣男子伸出左手轻轻放在掌少阳的右肩上,示意他坐下。

  手掌之下,肩膀之上,掌少阳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压下来,他没有练过武,却也能猜到,这八成就是练武之人所说的内力。

  虽然掌少阳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抵挡住这份强大的力量,但是任凭他如何用力,都只是螳臂当车,毫无招架之力。

  于是那股力量很快就将他整个人都压制在凳子上,使他不得已而坐下。

  这时候,黑衣男子缓缓将手移开,而随着手掌的离开,这股力量也随之消失。

  掌少阳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轻快许多,他再次想站起来,这时黑衣男子只是投来一个眼神,那眼神里分明是藐视他的自不量力。

  掌少阳哪里受过这般屈辱,一直以来,他都是高高在上的,所有人都对着他点头哈腰,尽管他知道这些人只是为了他的钱,可他依然很享受,而他也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可是今天,竟然有人如此对他,他怎能不怒,可是尽管他很愤怒,但他却又奈何不了他。

  此刻掌少阳就如一只被铁笼困住的野兽,纵使想将眼前的人撕碎,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瞪眼审视着笼外之人。

  此刻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火光四射,双方势均力敌,谁也不让谁。

  借着这个时候,掌少阳重新打量起眼前的人。

  眼前的男人还是如昨天一般,一身紧身的黑衣,黑裤,就连头上那顶帽子都是黑色的,这般如此显得更加神秘莫测。

  其实从外貌上看,此人也就是个普通人,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此人竟有一身功夫。

  掌少阳觉得自己在这平城呆的时间也不短,这平城的数的着的几个大人物以及厉害的江湖人士,他多少都了解一些,可是眼前这个人,他竟不知为何人,这多少有些让他心里忐忑不安。

  如此这般想着,便有些后悔昨日没有派人去查查此人的底细,暗暗决定等今日从此地离开后,他定要派人好好调查一番。

  可话又说回来,这个神秘人为何突然要来找他呢?还有他刚刚说的那些到底是何意思?什么半生的代价?什么活不过五十岁?爹那么强壮的身体怎么可能会生病。

  但最让掌少阳想不通的,却是这个神秘人为何要帮助他?他到底有何目的?什么企图?

  一个个谜团接踵而至,同时勾起了掌少阳的兴趣,让他忍不住想去寻求真相。

  哈哈.......笑声回荡在这个小小的屋子内。

  黑衣男子打破僵局。

  掌少阳双手放在桌子上不为所动。

  笑声慢慢停止。

  “别呀!掌少爷,我这个人呀!嘴笨,不会说好听话,为此得罪过不少人,今儿呀,恐怕要得罪掌少爷了,所以您就耐心听着点吧!”

  “你到底是谁?”

  掌少阳不想再听黑衣男子继续说下去,如今对他来说,最想知道的就是黑衣人的身份。

  虽然明知道他不会轻易告诉自己他的身份,但他依旧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么不该问的话。

  黑衣男子听后,咧着嘴皮笑肉不笑的说:“我只是个无名小卒而已,不需要掌少爷费劲记着,不过你爷爷都叫我卓木,你也就跟着辈分叫我老卓或者卓伯吧!”

  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

  掌少阳没有理会他。

  老卓心下也明白这个脾气与他老子一样的大男人自然不会理他这一套。

  于是老卓将脸转向门外,此刻门外一片灯火通明,与暗沉的屋子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花连翘房间内。

  此时香炉内的一支香已燃了一半要多,燃尽的香灰悄无声息的落下。

  一身绿衣的如意正跪在地上给躺在贵妃榻上的花连翘捶着腿。

  只见花连翘单手撑着头,似乎在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儿,只听她慢悠悠吐出一句话:“今天掌少爷没有来吗?”

  如意原本在上下捶动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便又继续捶起来。

  这个小小的举动自然逃不了花连翘的眼,她闭着眼继续问道:“怎么了?如意?”

  “姑娘,掌少爷他,他......”

  见如意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模样,花连翘心里不安,赶紧坐了起来,睁着一双黑亮瞳孔望着跪在地上的如意:“如意,你想说什么?就说是的,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不是的,姑娘,是我听别人说,掌少爷今天来了,但他直接去了顶楼。”如意深怕姑娘多想,一口气便把话都吐了出来,可随后一颗心又悬起来。

  可让她惊讶的是,花连翘这次竟然没有动怒,而是起身在屋子里来回走着,似乎在思索什么。

  如意扶着椅子慢吞吞的起身,膝盖的酸痛使她无法站立住很想坐下,可她深知自己的身份,只好硬撑着椅子站起来。

  花连翘自然知道顶楼是作何用的,只是她很纳闷像掌少阳这种人怎么会突然去顶楼了,而且还去了两次,一想到上次掌少阳回来后的反应,她就很生气。

  可生气归生气,花连翘自然知道掌少阳这个金主不能得罪,因此她要趁现在,好好谋划一下自己的未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