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跳井自尽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076 2019.10.16 22:35

  整个花楼此时热闹非凡,不同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显的有些嘈杂。

  擦完汗的刘妈妈走了几步之后忙拦住迎面走来的一个模样清秀,约十二三岁的小丫头问道:“你家主子呢?”

  小丫头战战兢兢的说:“翠儿姑娘,她今天不舒服,在房间里呢!”

  “哦,在房间?她这又闹的哪一出?算啦!我正好去找她去。”

  刘妈妈说着便摇摆着扭走了。

  那个小丫头见刘妈妈向翠儿姑娘的房间走去,心里顿时不安,毕竟翠儿是她的主子,相处了一些时日,也有感情了,思前想后,她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刘妈则到了翠儿屋门前,只见屋子都是一样的,而只有门牌的颜色与上面的名字不一样。

  牌子是红色的,上面写着胡翠儿三个字,而其他房间门口的牌子都是绿色。

  门只是掩着,刘妈妈双手推开门一进屋便看见翠儿正坐在梳妆台前梳着头发。

  只见那黑色长发如瀑布一般披散下来,纤纤玉手拿着一个木制的月牙形梳子从头梳到尾。

  刘妈妈挥着手绢扭到翠儿的跟前:“翠儿啊,你今儿个咋没有出去呀?身体不舒服吗?”

  翠儿没有说话,依然在梳着那一头长发。

  刘妈妈尴尬的从脸上挤出一丝生硬的笑来:“翠儿啊!妈妈有些话得跟你好好说说。”

  见翠儿还是没反应,刘妈妈便自顾自的说起来:“我的翠儿啊!情这东西,你万万不可看的太重,一旦陷进去,将万劫不复啊!”

  听闻此言,一直默不作声的翠儿缓缓开了口:“妈妈,我老了吗?”

  刘妈妈赶紧回答:“我的翠儿年轻着呢!”

  “那我变丑了吗?”

  “我的翠儿依然是花楼里最漂亮的。”

  “那他为何不来找我呢!我一直在这里等他啊!”

  刘妈妈知道翠儿口中的他当然是指掌少阳了,一个多月前,掌少阳还与翠儿你侬我侬的,谁知今天,他就另觅新欢了。

  所以说情这个东西啊?千万不能碰啊!刘妈妈在心里暗暗想着。

  看翠儿的情况不大对,又继续道:“翠儿,何必为这样的人伤心难过呢!日子还那么长,我们得好好活着,你就别乱想啦!”

  翠儿不再说话,就那样直愣愣的盯着镜子里那个曾经貌美如今憔悴的自己。

  “对了,翠儿,妈妈有件事得跟你说......你今晚跟连翘换个房间吧!妈知道这样有些......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啊!”刘妈妈虽知此话不该讲,但还是狠下心来说了,毕竟掌少阳还在那等着回信呢!

  “呵呵,好啊!如此薄情寡义之人,我还有何好留恋呢!”翠儿看着镜子中又哭又笑的女人,觉得是那样的可悲,便起身向外走去。

  刘妈妈见翠儿离开房间,以为她想通了,便也没多想。

  此时正巧两个伙计路过门口,她赶紧把他们叫进来收拾起房间的物品。

  刘妈妈在一旁指挥着,不停的催促着小心点,快点。

  这时,一个小丫头慌里慌张的跑进来,嘴里焦急的呼唤着刘妈妈,刘妈妈。

  听见了喊叫声,刘妈妈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眼皮子也没抬,就对着跑进屋的人说道:“我这还没死呢!乱喊什么?”

  “我......我......”来人不知所措,竟连话也说不利落了。

  刘妈妈抬起头,一看来人原来是翠儿的丫头,心想这个小丫头慌里慌张的干嘛呢?便说道:“你不伺候你家主子去,来这干嘛呢!”

  “我......那个翠儿姑娘她,她......她在后院那里不见了!”小丫头断断续续、哭哭啼啼的把话说完。

  “快把话说清楚,翠儿怎么会不见了?”怎么说这翠儿也在花楼呆了那么久,这刘妈妈心里对这姑娘印象也不错,不争不抢做到花魁这位子也不易了。

  小丫头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将刚刚的事情大概讲了一下。

  在出门前她就发现主子不对劲,正巧路上碰见刘妈妈,猜想一定发生了什么,于是她远远跟在刘妈妈后面来到主子房间门口,她则站在外面等着。

  没过一会儿却看见主子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她便一直跟在后面,谁知两人竟走到后院的一个偏僻处。

  小丫头心里不禁害怕,四处张望着,周围一个人影都见不到,只能听到几声怪异的虫鸣。

  此处很少有人来到,听说以前这里死过人,于是更没有人愿意来了,因此这里也就慢慢荒废了。

  小丫头一想到这里死过人,毫毛都不禁竖了起来,看着自己的主子此时来到这样的地方,心里不禁有点担忧。

  四周一片黑暗,她隐隐看着自己的主子愣愣站在那里,而四周发出奇怪的细小的声音钻进她的耳膜,她的心里害怕极了。

  就在她思考是不是要离开时,却见黑暗中没了主子的身影,这下可把她吓蒙了,就连去瞧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便拔起腿赶紧往回跑。

  听完这些话,刘妈妈的心沉到谷底。

  “翠儿难道?”刘妈妈不敢细想,赶紧让小丫头带着她向后院奔去。

  她们从花楼的后门走出,外面漆黑一团,两人打着灯笼来到原先翠儿所处的地方。

  黑暗中只见两个灯笼,在灯笼微弱的光线下,二人赫然发现那里有一口枯井。

  对于这口井,刘妈妈并不陌生;

  对于翠儿的遭遇,刘妈妈不陌生;

  对于花楼里发生的一切,刘妈妈早已习惯。

  这些年,因为掌子白,不知多少女人因他而痴,因他而狂,因他而疯,因他而傻。

  可是他虽风流,虽花心,可是还是有那么多女人为了他争的头破血流。

  而掌子白呢!对于他看上的女人向来大方,而对于这些因他而伤的女人,最后都会得到他大笔的补偿金。

  着也许就是其中原因吧!

  四周黑的吓人,小丫头年龄虽小,但心思却细密,也许是在花楼呆久了吧!她已经隐约猜到了自家主子的下落,心里不禁一阵伤心,刚刚还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没有了。

  “走吧!”随着一声叹息,刘妈妈向花楼方向走去,小丫头一见刘妈妈只说了这两个字便走了,自然不能理解,但也无可奈何,只能打着灯笼紧跟其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