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惊现暗室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1282 2019.09.19 22:01

  随即上官吕氏的双手察觉到架子在缓慢向右移动,这一情况着实把在黑暗中的她的不轻。

  惊魂未定的上官吕氏站起来后,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种情况,她哪里见过呀!

  但是出于好奇心,上官吕氏又不得不沿着花架继续摸索下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站在书房外面的童心,此刻突然听到书房里传出一声闷响,这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是那么的清晰。

  她不禁有些害怕,明明没有人的屋子里为什么会有动静?到底是谁在里面?她不由得想到了公公说的那句:子白,你去书房看看。

  难道说,里面真的有什么婴儿?

  书房里。

  一步步的探索之后,上官吕氏终于摸到花架的边缘部位。

  就在上官吕氏考虑要不要继续向前摸索下去时,她突然听到外面又传来脚步声,而这声音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原来是外面的童心听见了里面的动静后,打算进来看看。

  上官吕氏来不及考虑,快速向前摸索,谁知竟然摸了个空,花架后面是空的。

  猝不及防的上官吕氏差点摔倒,好在她身子轻巧,平时干活麻利,要不然非得摔个大跟头。

  上官吕氏手脚并用缓慢的向前摸索着,她发现脚底下好像踩到的是石阶,而且石阶是向下走的,她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

  靠着墙缓缓走下台阶,她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上官吕氏皱了下眉,突然手摸到类似油灯的物体,她的心中一阵狂喜,果然她在旁边摸到了打火的东西。

  谨慎的上官吕氏不敢打火,只能继续向下走着,约一炷香功夫,她终于走到了平地上。

  上官吕氏心中开始盘算起自己所处的位置,估计在这点火,外面应该就看不见了。

  想到此,上官吕氏便拿出打火石打起了火,将墙上的一个油灯点燃。

  借着微弱的光芒,暗室内的情景映入她的眼中。

  只见无数个婴儿横七竖八的躺在一张张木板做成的简易床上,他们都如同睡着一般,一声不响,一动不动。

  上官吕氏凑近一些,刚刚难闻的气味越发严重。

  上官吕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颤抖着把手放在离她最近的一个婴儿的鼻翼下,随之又快速缩回手。

  心下一紧,这孩子竟没有呼吸。

  上官吕氏又接连试了好几个婴儿,全都没有呼吸。

  为什么这么多的婴儿都会死在这里呢?难道说之前消失的婴儿都被抓到了这里?那她的孩子自然也在这里?

  想到这,上官吕氏的心彻底慌了,她紧紧拽住胸口的衣服,弯着腰寻找着那张她思念许久的面庞。

  每向前走一步,每扫过一个个没有呼吸的孩子,她的心就如被针扎了一般生疼。

  此时此刻,上官吕氏的内心是无比纠结与痛苦的。

  她希望找到,可是她又害怕自己找到。

  找到可能意味着他已死亡,找不到说明还有一线生机。

  上官吕氏想去逃避,但她又不得不逼自己去面对这个事实。

  因为她深知逃避是没有用的。

  此时的她穿梭在无数个死婴中,看着一个个发紫的稚嫩面颊,她的心情沉重无比。

  就在上官吕氏将一个面朝下的男孩翻过来之后,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大脑停止运转了,就连呼吸都困难,看着这张她熟悉的面孔,泪水糊满了她的双眼。

  上官吕氏最终还是找到了她的儿。

  她颤抖着双手抱起儿子,却发现儿子身上冰凉刺骨,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

  上官吕氏悲痛欲绝,她早已忘记了自身的处境,或者说她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上官吕氏竟如困兽一般发出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呼喊,声音很大,大到门外的人可以清晰的听到。

  此时书房外的童心正巧推开门,于是那声声声嘶力竭的喊叫声恰好传进她的耳朵,她被吓了一跳。

  待声音消失之后,童心想着这里果然有其他人,可是听声音好像又是从远处传来的,心里甚是奇怪。

  就在这时,她隐约看见书房里面有一丝弱弱的光亮,可是她在外面时竟没有发现。

  暗室里的上官吕氏麻木的看着怀里早已僵硬的儿子,只觉得老天爷对她残忍至极。

  一直支撑她活下去的希望彻底破碎。

  她,突然觉得生活已经没有意义,不如就此结束生命随着儿子去时。

  突然,一声弱弱的啼哭声传进了她的耳朵。

  虽然声音很微弱,但在这寂静的暗室内,却显得格外清晰。

  上官吕氏抱着儿子的尸体起身,寻着声音四处张望,发现声音是从暗室的西南角落里发出来的。

  她缓缓走过去,看到角落里一个面黄肌瘦的婴儿张着嘴巴啼哭着,嘴巴咧的很大,可是声音却如蚊虫一般。

  为何这里那么多的孩子都死了,可是这个孩子却活着呢?

  上官吕氏哪里能想到这些,此时她的脑子里只有这个娃娃的哭声。

  她快速腾出一只手将婴儿轻轻抱起,生怕会弄痛他。

  没想到婴儿瞬间不哭了,却撅着小嘴在她怀里四下找寻着。

  看到这熟悉的场景,上官吕氏瞬间明白,这个小娃是饿了。

  她对着另一只手里抱着的儿子轻声说:“儿,娘对不起你。”

  说完便将他轻轻放下。

  上官吕氏一只手抱着那个活着的婴儿,一只手撩起衣服。

  此时的童心壮着胆子向那微弱灯光的地方走了几步,发现这光线竟是从地下发出的,不由得吃了一惊。

  自从嫁入掌府,童心可没少出入过掌子白的书房,可是她怎么不知道掌子白的书房里还有一个这样的暗室呢?

  如此这般想着,童心的心渐渐凉了,她一直以为掌子白与她之间是没有任何的秘密的,可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自己是有多傻,多么不了解掌子白。

  如果今天她没有去公公书房,没有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是不是她要被欺骗一辈子?

  油灯在墙壁上反射出了上官吕氏巨大的背影,而童心在书房内恰好看见了,她咽了下口水,紧张的喊了一句:“谁,是谁在那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