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赶走仇人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1922 2019.09.27 22:37

  上官吕氏思前想后,最终返回到房间里,她要好好想想应对的办法。

  躺在床上的她翻来覆去,脑中闪现两个声音,它们在激烈的争吵着。

  其中一个声音说:“不能让这个女人离开,她害了我的儿子,得让她一命抵一命。”

  另一个声音说:“你怎么知道她一定是坏人?万一她是好人呢,那岂不是害人了?”

  那个声音说:“她肯定和他们是一伙儿的,不会错的”

  另一个声音说:“仅凭一句话,一个声音,不能证明她就是坏人!”

  那个声音继续说:“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另一个声音说:“即使她有错,那肚子里的孩子没有错,杀了她就是一尸两命啊!”

  那个声音接着说:“要我说就得狠心杀了她,如果她和他们真是一伙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人不止会杀了飞儿,甚至还会连累整个村里人。”

  另一个声音说:“有个两全的办法就是大家都离开,这样谁也不用死。”

  一夜未眠。

  随着公鸡的啼鸣,天边终于出现一丝光亮,上官吕氏如往常一般早早起来忙前忙后。

  早饭后,上官吕氏让飞儿先自己去桑树地,说她有点事,等会再去。

  上官飞儿看着上官吕氏憔悴的面容,没有说话就走了。

  见儿子出了院子,上官吕氏急匆匆来到童心的房间门口,她稍微迟疑一下,随之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童心正坐在桌子前绣着一个手帕,那是她想送给上官吕氏的,以感谢她这些天对她的照顾。

  看着怒气冲冲的上官吕氏,童心愣了一下,随后就笑了起来。

  上官吕氏直截了当的问:“你到底是谁?”

  笑容僵在童心漂亮的脸上,她疑惑的回答:“姐,我是童心啊!”。

  一听这话,上官吕氏气不打一处来,“死鸭子嘴硬,还想骗我?你可知,你昨晚说的那句话,已经刻在我脑子里十六年了,快说,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童心思考着,昨天夜里?自己说啥了?突然,一瞬间,豁然开朗,她全都明白了。

  同时她也确定了,眼前的人就是十六年前从暗室里逃出的那个妇人。

  “你不说是吧?那你就立刻从我家滚出去,我养猪养狗,但我绝不会养着一个仇人!”上官吕氏用手指着门外,愤愤的说着。

  把她赶走,然后她带着飞儿离开这里。

  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

  “姐,不是这样子的,你听我解释。”

  上官吕氏气的脸红脖子粗,哪里想听她的解释,“解释什么,我懒的听你这种人说话,总之你给我走。”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上官飞儿的声音响起。

  “娘,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上官吕氏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上官飞儿,吓了一跳,她紧张的回答:“没事,飞儿,你咋那么快回来了?”

  上官飞儿站在房门口直直地盯着上官吕氏,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是我,闲着无聊,想找你娘聊聊天。”童心笑着说道。

  上官吕氏心道:用不着你假好心!装无辜。她没有辩解。

  因为不想让飞儿知道十六年前的事,上官吕氏决定这事先缓缓下次再找机会。

  于是童心得以暂时留下,但是二人心中不复当初,已然产生隔阂。

  临近中午,天气有点阴沉沉的。

  童心在屋里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找上官吕氏好好谈一谈,解释一下,于是就向院子里走去。

  上官吕氏在院中与蚕房之间来回忙碌着,可能因为早上的事件,所以一直闷闷不乐。

  只要她一想到这个女人很可能是害死她儿子的仇人,她的心如同针扎一般。

  上官飞儿依然如往常一般,在院子里用桑树枝条熟练的编着篮子。

  其实刚刚的一切恰巧都被他听见了,他表示很难理解母亲的做法。

  要知道曾经善良的母亲为了救一只受伤的兔子,连续几天不间断的给兔子包扎上药,而他从小听到大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母亲一直对他说,让他做一个好人。

  可现在呢!母亲竟容不下一个快要生育的受伤的心姨,她怎能如此狠心?如果他没有半路返回,母亲是不是就要将心姨给拖出去?

  她们难道十六年就认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曾经善良的母亲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他想询问母亲?还有为何要把心姨赶出去?但以他对母亲的了解,他知道母亲定不会告诉他,不然在早上,那样的情形下,她定说了。

  寻常的院子,诡异的气氛。

  童心自知这一切的源头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当初她不跳下崖,可能这对母子依然在这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曾经的美好都被她突然的到来打破了,心里内疚不已。

  没想到自己当初她放了她们一条生路,如今她们又救了她一命,可是现在又被她们当成仇人,不,她就是仇人,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天气依然阴沉,大片乌云从西南方向飘来。

  童心抬头凝望着那变幻莫测的乌云,最终决定还是回屋躺着。

  不知是她没有看清脚下,还是因浑圆的肚子太大挡住了她的视线,她被院中的一块石头绊倒在地。

  倒地的一瞬间,童心的脑子是懵的。

  听到尖叫声,上官吕氏和上官飞儿两人寻找声音跑过去。

  倒地的童心正艰难的爬起来,上官吕氏忙把童心搀扶起来。

  对于上官吕氏的帮助,童心感谢的对着她宛尔一笑。

  上官吕氏看着童心安然无恙,长吐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可不希望这个女人在她的家里出什么事。

  两人把童心一起扶进屋,让其躺下,又倒了水让她喝下压压惊,最后让其看好好休息。

  虽然上官吕氏对童心有着仇恨,但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她不希望再看见任何一个婴儿无辜惨死。

  可能是因为刚刚的惊吓,童心脸色苍白,她看着上官吕氏忙前忙后的,心里不甚感激,这个女人之前还对着她凶凶的,可现在却还担心她出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