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又过十年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1560 2019.09.23 14:23

  天刚刚泛起鱼肚白,上官吕氏掀开被子坐起来,睡眼惺忪的打了一个长长的大哈欠,而双脚则探着地上的鞋子。

  穿上鞋子,伸着懒腰走到上官飞儿的屋门口,眯着眼,扯着嗓子对里面喊了一声,飞儿,起床啦!

  接着便转身走进院子里,弯腰拿起靠在墙边的一把有点秃头的扫帚,站起身来,恰巧看见村外高地上那大片的桃林,满眼尽是粉红。

  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山上层层桃李花,人间烟火是人家。

  这样的生活不正是她所期盼的吗?

  一阵春风拂来,带着一丝凉意,几根乱发被风吹下,几根银色的发丝在眼前乱舞。

  眨眼间,十年光阴已逝,如今,青春不再,已悄然老去。

  片刻后,上官吕氏才发现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看见上官飞儿的身影。

  以往在她打扫院落时,她都会看见上官飞儿伸着懒腰的身影以及没睡醒又带着点幽怨的眼神。

  早睡早起,下田农作,这就是庄稼人。

  上官吕氏四下又望了一圈,依然没有见到上官飞儿。

  心下一沉,三步并两步急忙跑到屋里,快速掀开被子却发现床上空空如也。

  “飞儿?飞儿?”扯着嗓门从屋里一直喊到院子里,回应她的只有几声鸟叫还有犬吠,不安与焦灼充斥着上官吕氏的整个内心。

  这么多年,飞儿从未私自离开过家,即使出去也会知会她一声。

  可今天竟然莫名的失踪了,连个招呼也没打,真的是太蹊跷了。

  上官吕氏不禁想到那个她做了十六年的噩梦。

  坏蛋抓走了上官飞儿,她去救他,想带着上官飞儿逃跑,缺怎么也跑不掉,眼看那些坏蛋就要追上了,她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每次她都会尖叫着从梦中醒来,然后发现身上的衣服早被冷汗浸湿。

  天哪,要真是如梦中这样,那可如何是好?

  可仔细一想,上官吕氏立马否定了这个猜想,这只是个梦而已,再说他们不可能知道十六年后飞儿的模样,如果要在这里把人抓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也许,他是出去玩了去罢!

  渐渐的,她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揪着的心也松了些,一直紧紧握着扫把的双手也放了开来。

  也许过会儿,他就回来了……

  清晨的露水很重,大片的桑树田一片翠绿,叶子上的水珠如水晶般绚灿,它们跳动着,奔跑着,追逐着,好不欢喜。

  村里人都喜欢在太阳初升之后再来采摘桑叶,因为这样可以避免衣服被露水打湿。

  但上官飞儿知道此时红婆定在田里,因为红婆为了儿子能早日娶上媳妇,所以她养的蚕最多,整天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忙。

  这个红婆之所以叫红婆是因为她的脸常年累月都是红色,于是比她年龄小的多的叫红婆,相差不了多少的就叫红姐。

  除了这个名字,她还有一个绰号-大嘴巴。

  当然这个绰号都是他们这些孩子在私下里叫的,不过有次竟叫她听见了,骂了他们一条街。

  果然,上官飞儿见红婆左手拽过一根桑树条,右手由下向上快速的撸着桑叶,她手到之处,只留下一根根光秃秃的枝条,大把的桑叶被她装进麻布袋中,袋子渐渐的便被撑鼓了。

  上官飞儿本不想与红婆打照面,奈何这条路是回村的必经之路,再说他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怕什么?

  上官飞儿昂着头飞快的从她面前窜过去。

  红婆看着鼓鼓的一麻袋的桑叶,心满意足的笑了,而后顺手摘了一颗黑的发紫的桑葚往嘴里塞去,酸甜的感觉由舌尖眼睛扫着四周。

  她突然看见上官飞儿手里抱着什么东西从低头快速跑过去,于是她仔细眯着眼瞧着,看了好久,她才看见那是一个大肚子的女人。

  “天哪,是我看花眼了吗?上官飞儿抱着的是个大肚子女人吗?他什么时候把人的肚子搞大啦?那小玉可咋办啊?”红婆也顾不上摘桑叶了,扛起麻袋往家走去。

  上官飞儿火急火燎的跑进了院子,冲进了上官吕氏的房里。

  上官吕氏听到了动静,赶紧扶着床沿站起身走了出来。

  上官飞儿将女人放在她的床上后,边向门口走去边对她说:“娘,你帮我照看下她,我去请佟伯。”之后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臭小子,你给我回来,这个女人......她是谁呀?”反应过来的上官吕氏转身喊着,可是哪里还有人呢!

  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

  上官吕氏站在床前,双手摩搓着身体两侧的衣服,打量着这个莫名其妙躺在自己床上的陌生女人。

  女人头发凌乱,几根青丝慵懒的垂在她饱满的额头上,乌黑的眉毛下有着浓密卷翘的长睫毛,原本白皙但此刻有点苍白的瓜子脸上带着点泥渍,高挺的鼻子下长着饱满发白的嘴唇。

  这些都说明这个女人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时急时缓的呼吸声从她的鼻翼里发出,证明她还活着,不然上官吕氏真以为她是死人。

  目光扫过她身上一件淡雅的浅紫色长裙,看样子应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但此时华丽的长裙已破破烂烂,露出的胳膊和腿有明显的擦伤,伤口不再渗血,但黄而黏稠的组织液在慢慢向外冒,它们聚成一个大水滴从伤口处沿着皮肤向下滚落。

  最重要的是她还大着一个肚子,肚子从外形来看,怎么着也得有九个多月。

  上官吕氏想着,这是快要分娩了吧?到底经历了何事,才会搞成这副狼狈模样?

  慢慢的,上官吕氏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怜悯。

  自己刚来到这个小村庄时不也是如这般狼狈吗?顿时心里五味杂陈。

  她转身出去端来一盆温水,轻轻擦拭掉女人脸上的污渍,又从木箱里取了条新的被褥盖在女人的身上。

  最后她轻轻的坐在床边,呆呆的望着女人,但是眼神似乎又穿透了这个女人。

  如果她记得没错,在她之后,这个村庄已经有十六年没有进过一个外人了吧。

  那这个女人怎么会来到这里呢?难道与她一样,也是被人所逼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