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迫切询问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6 2019.11.09 23:42

  掌府里。

  老卢走在前面,掌少阳紧紧跟在后面。

  “老卢,这十六年,我母亲回来过吗?”

  “少爷,要是夫人回来,您觉得老爷不会派人通知您吗?这么多年了,老爷一个人呆在家里,他是多么希望能与您和夫人团聚啊!虽然他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可是老卢心里都清楚,老爷他心里有苦说不出啊!”

  听到这里,掌少阳有些愣住了,这十六年,父亲都是一个人过的?他此前一直认为母亲的失踪是父亲故意所致,不然他不会查不出来任何关于母亲失踪的消息。

  而如今听了老卢的话,再与那个自称卓叔的人说结合起来,看来当初父亲不让他知道母亲失踪的真正原因可能是不想让他知道掌家的秘密而已。

  见少爷没有出声,老卢接着说:“少爷,你当初逃走之后,老爷一直在找你,后来找到你之后,老爷没有派人把你带回来,是怕激化你们的矛盾。你千万不要以为老爷不想你,其实他心里记挂着你呢,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你回来。十六年了,您今天终于回来了。少爷,您这次回来还会走吗?”

  掌少阳没有说话,因为他并没有留下的打算,虽说他这次愿意回来,是因为他想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老卢见掌少阳没有回答,心下便了然,便小声的说了一句:“老卢如今老了,不管用喽,老爷他......唉!”

  老卢说到这里停住了。

  “卢伯?我爹他?”掌少阳见卢伯没有继续说下去,便开口喊了一声卢伯。

  “少爷,老爷他没事,就是,就是身体不如之前了,老卢也不知该怎么说,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老卢为难的说。

  听到这里,掌少阳的心里咯噔一下,步伐不由得加快。

  俩人很快便到了掌少阳的卧房前。

  屋子里隐约透着亮光,老卢抬手敲了敲门。

  屋子里没有任何回音与动静,老卢见此便小声说道:“老爷您睡了吗?少爷他......”

  很快屋子里便传出掌子白略显紧张的声音。

  “少爷他怎么了?”

  “老爷,是少爷回来了,他就在门外。”

  “少阳回来了?”屋子里传出一声凳子移动的声音,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露出掌子白一张略显疲惫的面颊。

  掌少阳看着面前这个十六年未见的父亲,皱纹已深深刻在他曾经英俊的脸庞上,岁月的痕迹清晰明了,曾经笔直的背,如今也有些弯了,曾经一头黑发,如今竟也夹杂着些许白发,然而只有那一双洞察一切的眼神没有变,还是那么炯炯有神。

  掌少阳的心里有几分悲凉,还有说不出的惆怅。

  因为在他印象中,父亲坚强稳重、刚毅果断。即使十六年过去了,他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如今看见父亲这般模样,怎能不叫他伤感?

  “爹......”掌少阳开口只说了一个字,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掌子白紧紧抱住掌少阳,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曾经的一切不愉快随着着一个深深的拥抱都如过眼云烟消失殆尽。

  旁边的老卢眼中噙着泪水,见二人抱了好大一会儿,便提醒道:“老爷,门口凉,对您身体不好,您和少爷还是进屋吧!”

  掌少阳松开父亲,随着父亲进了屋。

  父亲的房间在掌少阳的印象中很模糊,因为他很少来过,在他记忆中母亲与父亲一直都是分开住。

  不是在他的记忆中,而是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与父亲便分开住。

  那时候傻傻的他没有觉得这不正常,反而认为这样很好,因为他与母亲呆的时间更多了。

  直到十六岁那年,祖父去世,母亲失踪,回想起曾经的一切,他才觉察到母亲与父亲特殊的关系。

  掌子白一进屋便看见屋子中央的一张圆形桌子上有一个显目的锦盒,锦盒上雕刻着细小花纹,显得很精美,锦盒的盒子呈打开状。

  只是盒盖背对着他,使他看不清里面的东西,他心下好奇,便故意沿着圆形桌子移动着,待眼睛瞟到里面的物品时,他的心颤了一下。

  锦盒里是一块漂亮的手帕,而这块手帕他怎会不认得呢!母亲一直用的不就是这块手帕吗?

  如今这块手帕却完好无损的呆在如此精美的锦盒里,出现在父亲的书房,这就说明父亲竟每日里睹物思人。

  由此可见,父亲对母亲的爱有多深。

  掌子白上前一步快速将锦盒盖上,好像生怕别人看见似的,接着他伸手示意掌少阳坐下。

  老卢见二人关系有所缓和,内心无比激动,此前他还担心掌少阳这次回来会大闹一番,看来他是多虑了,便放心的打算离开。

  “少爷应该还没吃东西,老卢去让丫鬟们准备点吃食。”

  “对,对,对,我怎么把这事忘了,老卢,少爷爱吃的,什么红烧肉啦,糖醋鱼,全部都做。”掌子白略显激动的说。

  掌少阳看着父亲激动的言语,他觉得父亲与之前有些不一样了,印象中的父亲一直是严肃的,可是今天的父亲全程流露的都是慈爱,这样的父亲使他竟有些不习惯了。

  “少爷爱吃的,老卢一直都记在心里呢!我这就准备去。”老卢笑着说完便转身退下。

  看着老卢离去的背影,再看着父亲兴奋的神情,掌少阳的心里暖暖的。

  这么多年了,父亲依然记得自己爱吃的东西,就连老卢都没有忘记,他心里怎能不暖?

  “少阳,你这次回来......咳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打断了掌子白想要说的话,他快速拿起随身携带的手帕捂住了嘴,刚刚长时间没有咳嗽使他都忘记了自己的老毛病。

  掌少阳看着因为剧烈咳嗽而导致脸部憋的通红的父亲,顿时紧张起来,他快速上前用手掌拍打着掌子白的背部,努力的想缓解他的痛苦。

  但这一切似乎只是徒劳,掌子白的咳嗽并没有因此而减轻,掌少阳看见桌上的茶壶,又赶紧倒了一杯茶送到掌子白的手里。

  掌子白根本没有喝水的时间,剧烈的咳嗽使他根本停不下来,同时他感觉到嘴里那熟悉的腥甜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