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寻找卓伯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751 2019.11.15 22:58

  掌少阳当晚便从明城连夜赶回平城。

  赶车的伙计一夜未合眼,满脸的疲惫,但他依然强打起精神下了马车取下脚蹬。

  但见里面迟迟没有动静,便轻轻换了声:“少爷,咱们到家了。”

  掌少阳听到声音后从噩梦中醒来。

  这一路上他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做着一个又一个的噩梦。

  管家张伯揉着双眼、打着哈欠向院子里走去,打算去上如厕。

  结果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张伯此刻也顾不上尿急了,困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快速向大门跑去。

  刚打开门,张伯就见到了一脸憔悴的掌子白。

  “少爷,您怎么一大早回来了?”张伯知道掌子白回了掌家,之前还想着,这次少爷回去应该会多住一阵子吧,毕竟从他来到这里后,就没见少爷回过自己家。

  掌少阳并没有回答张伯,只是晃晃悠悠的向院子里走着。

  张伯见到如此反常的掌少阳,心里惴惴不安,忙转头用眼神询问旁边的伙计阿山。

  而眼睛黑了一圈,无精打采的阿山一脸无辜的神情,看着张伯摇了摇头。他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睡个觉。

  张伯摆摆手示意阿山回去歇着。

  阿山感激的点点头,屁颠的跑去将马车拉走,这意味着他今天一天可以不用做工了,工钱还照旧。

  掌少阳就这样晃晃悠悠的向卧房走去。

  打开房门,进了屋便直直倒在床上。

  管家老张一路跟着掌少阳,见他躺在床上,以为掌少阳要休息,便将他的靴子脱下,盖上被子。

  张伯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将房门轻轻带上,退了出来。

  明城掌府内。

  “老卢,阿一还没到吗?”掌子白将口中的漱口水吐到丫鬟端来的碗内后,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嘴角,对着卢伯说。

  “我已经飞鸽传书给阿一了,只是......”老卢话还没说完,便听到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

  “老爷,门外有人求见。”

  老卢与掌子白对视一眼后,已然猜到可能是阿一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让他到正厅候着,我马上就来。”掌子白说完便起身。

  老卢见状忙走过去准备搀扶,却被掌子白挥手拦住。

  “我这又不是不能动了,哪里需要你的搀扶啊?老卢。”

  老卢停住,听到这话,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只好杵在那里。

  “好啦,老卢,赶紧陪我去正厅吧!”掌子白拍了拍老卢的肩膀,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诶。”听到掌子白的话,老卢答应了一声,便低着头跟在掌子白的身后。

  一路上,掌子白走的很慢。

  老卢担忧的看着前面日益憔悴的掌子白的背影,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这么多年,他一直陪伴在掌子白的身边,看着掌子白忙前忙后,忙里忙外。

  外人眼中看见的只有掌家的富有与光鲜亮丽的外表,而只有他才知道掌子白为了掌家付出了多少,以及掌家那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直走到正厅门口,卢伯便轻声说道:“老卢就先退下了。”

  掌子白转头看着老卢那两鬓斑白的头发,点点头。

  看着老卢离去的背影,掌子白不禁想道,这么多年,老卢依然没有变,还是那么懂自己,为他着想,只是岁月无情,他们都已老去。虽说老卢比自己大,可是自己却要走在他的前面。

  掌子白摇摇头无奈的进了屋。

  正厅内。

  阿一笔直的站在正厅中央,双手背在后面,背对着正厅的门。

  掌子白一进门便看见了那曾经熟悉的背影,二十八年过去了,这个背影还是没有变。

  阿一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身黑衣,掌子白好像从未见过他穿过别的衣服,他猜阿一可能对黑色情有独钟吧!

  见身后传来脚步声,阿一回头,一看是掌子白,便立即抱拳行礼,毕恭毕敬的喊了声老爷。

  掌子白看着阿一那如雕刻般的脸以及那棱角分明的五官,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这张脸还是与从前无异。

  “阿一,你终于回来了?”掌子白略显激动的伸出双手紧紧抓住面前作揖的阿一的胳膊。

  阿一慌忙抬头,在看到掌子白后,内心也不由得受到触动,于是再次喊道:“老爷......”

  “来,让我看看,是不是还与之前一样那么帅气!”掌子白开玩笑般对阿一说道。

  “老爷,我......”

  “果然,果然比之前更帅了。”掌子白将阿一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之后说。

  阿一见此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老爷,您就别拿我开唰了,您飞鸽传书,找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掌子白听后,一改之前的嬉笑模样,随之整张脸都沉重起来。

  “少阳昨日回来了,你知道吗?”

  “少爷回来了?”

  “嗯......”掌子白点点头。

  “怎么?你不知道?”

  “老爷,我那日见少爷出了门,以为少爷又如往日一般去了青楼,所以就没有在意。”阿一如同犯了错的孩童一般低下头承认错误。

  “这些年来,你也辛苦了。”掌子白拍了拍阿一的肩膀,表示对他的感谢。

  “少爷他回来......”阿一忍不住的问。

  “他回来是......询问他母亲的事......”掌子白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

  “少爷他怎么突然?”

  “我也很奇怪,所以才会将你叫回来,想问问你是否知道什么内情?”

  “最近少爷还是与以往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那他最近有没有见过什么人?”

  “少爷不是在青楼,就是在家里,除了这两个地方,他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更没有见过什么人。”

  “现在少爷无论去哪还都是一个人吗?”

  “这么多年,少爷无论去哪,还是不喜旁人跟着。”

  “阿一,你最近有没有发现少爷与谁走的近些的。”

  阿一摇摇头,但他又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回问道:“难道少爷发现我了?”

  “应该不会,咳咳......”剧烈的咳嗽让掌子白说不出话来。

  “老爷您.......快喝些水。”阿一赶紧端来一杯茶送到掌子白的嘴边。

  掌子白摆摆手后迅速从怀中掏出一块蓝色方帕捂在嘴上,剧烈的咳嗽使他的身体一阵颤动。

  阿一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拍着掌子白的后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