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长生醉相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回到掌府

长生醉相思 无刺的wei 25 2019.11.07 23:13

  掌少阳心中有事,因此步伐比平时快许多,路上那些姑娘们都殷勤的跟他打着招呼,各个那声音都酥到骨子里,

  掌少阳对此无动于衷,要是搁到之前,他定是喜笑颜开的打着招呼,可是今天,他却一点也不想笑。

  可是面对着这些姑娘的盛情招呼,他又不得不从嘴角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回绝她们。

  姑娘们似乎也察觉到今日的掌少阳有些不同,便不再过多的浪费自己的热情,而是转身在其他男人面前抛着媚眼,卖弄风情。

  掌少阳快速走到花楼的门口,就在他抬脚准备踏出花楼的门槛时,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那么多年了,掌少阳不回头,也知道是刘妈妈的声音。

  只听刘妈妈笑着喊道:“掌少爷这就要走啊?咋不去看看连翘姑娘啊?”说着便将手中的手绢在掌少阳胸前、眼前上下飞舞着。

  以前,掌少阳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但今日闻着迎面而来的浓烈的胭脂味,他竟觉得有些难受。

  于是第一次在刘妈妈面前皱起了眉:“妈妈,今日掌某有些事需提前离开,不过,您放心,我已托伙计给连翘姑娘带话了,这会儿,我估计她已知道消息了。”

  说完,他便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塞到了刘妈妈手里,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妈妈,我得离开几日,这几天还希望刘妈妈好好帮我照顾连翘姑娘,这些就当做掌某谢妈妈的。”

  感受着手里轻如纸的银票,刘妈妈看也不看就快速折起塞到了衣袖里,掩嘴笑道:“看掌少爷说的,这都是妈妈我应该做的,您放心,这些天,我一定把连翘姑娘照顾的好好的,等你回来,定将她毫发无损的交给你。”

  刘妈妈的眼睛此时已眯成了一条线。

  掌少阳不想再继续与刘妈妈客套下去,便匆匆与刘妈妈告了词,最后被刘妈妈目送离开。

  待掌少阳走后,刘妈妈笑成一条缝的眼睛顿时睁的比铜铃还大,她急忙从袖子里抽出刚刚塞进的银票,只是一眼,那嘴便如成熟的石榴瞬间裂开了,接着一双眼睛再次眯成一条缝,笑呵呵的将银票折好放进袖中,一扭一扭的甩着手绢忙去招呼旁边一位刚进门的客人。

  花楼外的一棵槐树下。

  一辆豪华的马车依然停放在槐树的正下方,掌少阳快步走到马车旁边,看了一眼马车。但车上却没有那赶车的伙计,心下疑惑,人呢?四下一瞧,只见那赶车的伙计立在那墙角处。

  掌少阳走近定睛一瞧,好家伙,原来这家伙在那如厕。

  掌少阳转身,咳嗽了一声,赶车伙计听到声音吓了一跳,便快速勒紧裤子跑过来。

  迎面而来的伙计也就二十出头,看起来模样很精神,身子很壮实。

  他见面前的人是掌少阳,心下一紧,这次掌少阳怎么出来那么快,他本以为掌少阳又要像以前那般,在里面呆上一宿。

  还打算着如厕后,自己就偷偷回家搂着婆娘、孩子热炕头呢。

  不过现在他很庆幸自己没有离开,不然,他的金饭碗可能就此丢了。

  伙计赶紧喊道:“少爷。”

  “回府。”掌少阳有气无力的说着。

  掌少阳进了马车,赶车的伙计也快速上了车,随着一声响亮的马鞭声,这辆豪华马车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这天夜里,躺在床上的掌少阳几乎彻夜未眠。

  翌日一大清早,天刚蒙蒙亮,掌少阳便与伙计赶着马车向明城方向出发。

  从平城到达明城,掌少阳只用了一天。

  在马车进入明城的那一刻,掌少阳竟突然紧张起来,他不知道这紧张从何而来,只知道随着马车一步步的接近掌府。他的心就跳的厉害。

  为消除心里这份紧张,掌少阳撩开轿帘,从轿子里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明城,听着小贩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掌少阳心中的不安渐渐变得心涌澎湃。

  十六年了,自从祖父死后,他已十六年未进入明城,而在外的这十六年,只要没钱了,就让管家老张过来取钱。

  而父亲都会无条件给他,直到今日,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坏,多么的堕落,而父亲却因为心里的愧疚,竟然纵容了他十六年。

  眼看着离掌府越来越近,他突然希望马车能慢一些,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竟害怕见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但他转而又希望能快一些,这样他就能早日查明真相。

  此时,矛盾与纠结溢满他的整个胸腔。

  随着马车的快速前进,最终,掌少阳还是来到了令他纠结不安的目的地-掌府。

  此时的天已渐渐暗下去。

  既来之则安之。

  深吸一口气,掌少阳掀开门帘,赶车的伙计快速拿了脚蹬,随着双脚落在这片土地上,他的心突然出奇的静了下来。

  掌子白走到掌府门前,看着那两只威武的雄狮子,以及门匾上那四个烫金大字,以及周围的事物,一切都没有变,还是原来的样子。

  掌少阳无论去哪里都喜欢独来独往,包括这次回明城,他依然是一个人回来。

  犹豫片刻过后,掌少阳迈着大步便向掌府走去。

  走到门前时,没想到却被府前的两个门童拦住了。

  看着两只交叉的双手,掌子白愣了。

  “何人敢擅闯掌府?”两个门童齐声说道。

  掌少阳没有回答。

  赶车的伙计听见了,他气哼哼的扔下马车就跑上前来骂道:“你们俩狗眼瞎了吗?好好看看,掌府的大少爷你们也敢拦!”

  听完之后,两个门童对视一眼,看着面前衣着光鲜亮丽的掌子白,眼神里尽是疑惑之色,他们犹豫一下,但很快听到其中一人道:“我们府里没有掌少爷,你们赶紧走。”

  又听另一人说:“就是,哄谁呢!我来这多少年了,这有没有掌少爷,我能不知道?呵呵......”

  “快走!快走!”二人齐声轰道。

  赶车的伙计听了此话,气不打一处来,开口便想与之争论,但却被掌少阳伸手阻止了。

  掌少阳依然是淡定的模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没有动怒,这俩门童不认识他很正常,毕竟他已经十六年没有进过这道门了。

  掌少阳开口道:“麻烦二位进去通告一声,就说掌少阳来求见掌家老爷。”

  两位门童一听此话,都有些慌了神,这个人也姓掌?难道说真的是掌老爷的儿子?就算不是,肯定也是与掌家有点关系的。

  想到此,其中一人对着另一个人使了颜色,那个人像收到信号一般,快速跑进了府。

  不消片刻,那个人便与一位管家模样的老人出来了。

  老人穿着朴素,虽已年迈,但精神焕发,见到掌少阳后更是激动的赶紧抱拳。

  掌少阳向前一步,双手紧紧握着老人的拳头:“卢伯”,这个曾经看着他长大,待他如子的老管家。

  老卢泪眼婆娑的看着面前的掌少阳:“少爷,您可回来了。”

  听闻此言,掌少阳心里酸酸的,这么些年,原来还有人一直在惦记着他。

  “卢伯,我......”掌少阳此刻满肚子的话,反而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少爷,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呀!”老卢忍不住拍了拍掌少阳的肩,随后用力捏住。

  掌少阳感受着肩上传来的力度,他的心里暖暖的。

  “少爷,快,咱们快进去吧!老爷,老爷他在卧室里休息,我带您去老爷卧室。”

  老卢抬脚走在前面,走了一步示意身后的掌少阳跟上。

  掌少阳不忘吩咐赶车的伙计,让他把马车停放好之后便可以去休息。

  一切嘱咐好好之后,掌少阳便跟在老卢身后。

  进了院子,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掌少阳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十六年了,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还是之前的老样子,花儿还是那么艳,而树却比以前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