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4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24)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本宫无止 2142 2021.05.08 18:14

  “你这伤刚见好,怎地就开始舞剑了?”

  凤绯池下了朝,第一时间不是回去换常服,而是下意识去了偏殿,便见沈汐禾在树下舞剑。

  她翩若惊鸿,身法极利落也极美,一剑接住一树簌簌落下的花,再一弹,花飞花落满天,这一幕叫凤绯池微微晃了下眼眸。

  听见凤绯池的声音,沈汐禾收了剑,她额头是细密的汗,旁边的宫女立即上前替她擦拭,她笑了下,接过帕子,道了声谢。

  宫女离得近,被这昙花一现的笑容和温和的道谢弄得小鹿乱撞,忙红了脸,退下。

  凤绯池扫了一眼,呵了声,他待她不薄,倒是没见她对自己这般笑过。

  正想着,沈汐禾已经行至他身前,行了礼。

  “劳陛下命人悉心照料,汐禾如今身子大好,不日便可回去了。”

  不日便回去?

  凤绯池抿唇,龙袍穿在他身上,显得他整个人更是威严不可亲近。

  但他却往前一步,逼近了沈汐禾。

  “这么急着走?不报恩?”

  头一次见人将挟恩相报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沈汐禾嘴角扯了下,淡定地点头,“报恩自是要的,所以汐禾得回去,陛下想要的,不正是汐禾以及北齐的价值吗?”

  她这一句说得很轻,语气也很淡,并没有因为被当做有利用价值的棋子而感到愤怒或是委屈,反倒是很能接受现状。

  凤绯池却胸口一窒,错愕地瞪着眼前这般直白的沈汐禾。

  好一阵,他却发现自己这气生得是莫名,但若要他发作,真找不到反驳沈汐禾的理由来。

  这也像是一盆冷水,泼下来,浇得凤绯池的心肠又冷了下去。

  是啊,本就是利用,本看中的也是她背后的价值,这些时日,是他着相了。

  “随你。”

  他脸色不大好看,转身,离去。

  沈汐禾摇头,这是什么攻略对象,怎么这么爱生气?

  寝殿内。

  “陛下,这荔枝……”

  “不送了,你吃了吧。”

  疾风头大地请示了下坐在殿内的凤绯池,后者却是想也没想,便沉声打断了他的下文。

  原是南燕送来应季的荔枝,极为新鲜肥美,凤绯池想着,这东西女子应是喜欢吃的,便打算命人给她送去,哪里想到见面没说两句话就不欢而散了。

  疾风不敢接这话,他哪敢吃?

  这是南燕示好送来的,算是进贡之物,阖宫上下就两篮子,陛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北齐公主,可见多在意。

  这会儿在气头上,他想着,只是行礼退下,打算将荔枝暂存冰匣子里。

  “回来。”

  但凤绯池又将他唤回来,疾风老老实实地走回来。

  “陛下请吩咐。”

  “送去吧,她要是不吃,就扔了。她那小北齐哪里有这样的好东西,就当孤做好事赏她了。”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话本子在那翻。

  疾风额角抽搐不止,心想这话千万不能这么传过去,那可真是好心要被当狗肺了。

  再说了,陛下长这么大,做过好事么?好事这两个字,陛下你确定你认得吗?

  “是。”

  偏殿。

  “姑娘手真巧,这两根草也能编出这么漂亮的蝴蝶来!”

  疾风到时,沈汐禾正在院内的石桌前坐着,手里十指翻飞,编着一只快成型的草蜻蜓,他上前,宫女便立即收起手里的东西,恭恭敬敬地行礼喊了声“疾大人”。

  疾风拎着篮子,上前,行礼,“姑娘,南燕送来的新鲜荔枝,陛下怕您喝药没胃口,特命卑职送来让您尝尝鲜。”

  荔枝?

  沈汐禾挑眉,淡淡地扫了眼面前的篮子,“嗯,替我转告陛下,多谢他。”

  疾风没动,犹豫了下才又补充道,“阖宫只有两篮子,陛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姑娘了……”

  “哦?第二个是谁?”

  总不可能是太后,凤绯池有这么孝顺?

  难道后宫还藏娇了?

  她有情敌?

  沈汐禾立即站起来,表情冷肃,如果是这样,她这任务就难度大了,她不知道怎么对付情敌……

  不过,情敌是女孩子的话,可以策反?

  系统快跪了,给这姐的脑回路跪下磕头了。

  “这……剩下一篮自是陛下自己享用了。”

  疾风没想到他这本是帮凤绯池说好话的话,却弄巧成拙了。

  顿时有些上不来下不去的,愣是和凤绯池共情了。

  这北齐公主……

  貌似情伤不轻啊,看这内心封闭得死死的,严丝合缝全然不给机会。

  他默默擦汗,为陛下感到担忧,就陛下那别扭又骄傲的性子,只怕难了。

  “哦,那没事了,替我谢谢陛下,你回去吧。”

  沈汐禾闻言,又坐下了,继续编她的草蜻蜓。

  疾风却盯着这草蜻蜓看了眼,“姑娘手真巧,能不能送……”

  “给。”

  沈汐禾叹了声,本想自己留着的,但她大方地直接递给疾风了。

  疾风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会,没能说完,就被当做是不好意思开口索要。

  他:“……”

  其实,他是想为陛下要这个来着。

  不过,这不重要,他见北齐公主说一套,见陛下也是说一套,这俩都是政治上聪明绝顶,这方面就一窍不通,那还是得他来。

  “谢姑娘。”

  疾风便带着草蜻蜓回去了。

  沈汐禾打开篮子,宫女便艳羡道,“姑娘好福气,这般御赐之物,阖宫只有您有呢!陛下待姑娘真好。”

  一篮子荔枝就仿佛是什么金银珠宝了,沈汐禾叹息一声,“那你们分了吧。”

  她没什么口腹之欲,只想养好伤回去搞事业。

  宫女忙跪下,“奴婢不敢!”

  陛下赏赐,她们身为奴婢,怎可随意享用?

  沈汐禾无奈,“那一起吃,既然陛下送我了,我能做主。”

  于是,宫女又欢欢喜喜地谢恩,对沈汐禾更是真心的爱戴忠诚。

  这样好的女主子,不知陛下何时给名分?她们也好顺理成章地伺候。

  “就这?”

  凤绯池的书是一页都没翻过去,待疾风送回草蜻蜓时,他有些嫌弃地接过所谓的回礼,刚要扔。

  疾风便适时地道,“北齐公主她亲自编的。”

  “亲自编的”果然很有分量,凤绯池嘴角微微勾了下。

  “小气,就拿这么根草来打发孤。”话是这么说,他却将话本子一放,把玩起这草蜻蜓来了。

  “罢了,她孤身一人在南魏,也没什么好东西拿得出手。命内务府多送些衣物首饰珠宝过去,不得怠慢了。”

  看在她这么诚心的份上,他便多关照下好了。

  凤绯池眼底晕开一抹暖意的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