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5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25)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本宫无止 2166 2021.05.08 21:58

  “姑娘,太后……那边的宫人给您送了点心。”

  宫女请示时,沈汐禾正在看北齐送来的密函,得益于凤绯池的便利,她虽人在南魏皇宫养伤,但北齐内部的情况,依旧在她的掌控之中。

  至于司马弈,据说他私自离都被揭发,北周帝盛怒,罚他禁足府中三月,不得出城。

  系统告诉她,这是凤绯池的手笔时,沈汐禾丝毫不意外。都说了,不谈恋爱,逼事没有,看,没爱上女主的男配,统一四国指日可待。

  “进来吧。”

  将密函收进袖中,沈汐禾见宫女领着一名模样漂亮的女子进来,微微打量了眼。

  看装扮和这长相,不像是寻常宫女。

  “流月姐姐,这位便是陛下带回来的沈姑娘。姑娘,这位是太后身边的流月姑娘。”

  用姑娘称呼,而不是“姑姑”之类的,沈汐禾心下便有几分明白。

  多半是太后培养的用来选秀用的美人?

  明面上是伺候太后的女官,但实际上要比宫女的身份高一些。

  那,这是不是来示威的?

  沈汐禾心思活络,面上却始终平静。

  只对这流月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流月生得娇美,今日又是特地打扮过,她自恃美貌,甚少在宫里见着比自己出众的宫人,而陛下从不带女子回宫……

  只是从她进来,她心里的骄傲便被击碎。

  她从未见过沈汐禾这般美丽的女子,只是静静地坐在那,便像是一幅画似的优美曼妙。

  而当对方抬眸时,就像是画里的美人活了,走出来时,百花失色。

  “沈姑娘,太后命我给你送些点心,姑娘赶紧用了,我好回去复命。”

  没了美貌的优势,流月只能咬着下唇,硬挤出一个笑,将食盒往前一递,居高临下地道。

  太后许诺过,若是陛下首肯了选秀,那她是必要当选的,不管是什么名分,只要是陛下的后妃,那以她在太后身边伺候的情分,以及这不输官家小姐的美貌气度,定能步步晋升。

  可谁料,选秀还没选,陛下就先带了民间女子回来,金屋藏娇似的宝贝着,就连太后想见都难。

  若不是拿了太后的令牌,且是只身前来送吃食,她还未必能进得了这偏殿。

  不过流月心里也想得远了些,就算是陛下第一个带回来的女子,安置在偏殿,那无名无分的,以后在后宫也掀不起什么浪来,所以她这次来就是想试试这女子的深浅。

  哪里想到,光是美貌上,对方就有了做宠妃的料。

  沈汐禾虽然没有公主病,但她好歹拿的公主的身份牌,来位面后几时被这般唐突过?

  直接塞到眼前来,还硬要她感恩戴德地吃下这份太后给的“赏赐”?

  “过午不食,放着吧。”

  她轻飘飘地丢下几个字,然后无聊到拿起纸笔开始画画。

  流月被她这一句噎着,面色有些不大好看,“可这是太后的赏赐,姑娘这般,会被误会是不敬太后的。”

  “那就误会吧。”

  沈汐禾对这些勾心斗角一点兴致都没有,尤其是和女人争宠。

  这话一出,伺候她的宫女都吓得跪下了。

  忙替她圆场,“流月姐姐莫怪,沈姑娘不知这宫里的规矩,说话直爽了些,并没有恶意。”

  流月却逮住了机会似的,道,“就算是不懂规矩,也该知道,这后宫以太后为尊——她这般,恕我直言,不像是不懂规矩,更像是,恃宠而骄。”

  “呵。”

  沈汐禾没忍住,笑了一声。

  流月便涨红了脸,瞪着她,“你笑什么?”

  吵吵嚷嚷的,自然也没法画画了,沈汐禾将笔一搁,抬头,似笑非笑地撩了一眼眼皮子。

  “没什么,笑你——怪可爱的。”

  被太后当枪使快被卖了,还在这努力替太后数钱担心她赔本。

  能不可爱么。

  系统:你对着反派npc都能带可爱滤镜,怎么就不将这个滤镜对准男神!

  它痛心疾首的声音叫沈汐禾险些没绷住表情:女孩子本来就是可爱的生物,我说错了吗?

  至于凤绯池,他要是能快点涨好感度让她早点完成任务走人,她就觉着他可爱了。

  流月没想到自己来示威,对方却反过来夸她,愣是呆滞了下。

  “你,你——”

  “长这么漂亮,就别生气了,生气影响容貌。”

  沈汐禾怕她继续囔囔,忙开口将她到嘴边的话给堵了回去。

  千穿万穿,彩虹屁不穿。

  这话还是嫂子说的。

  一句话,成功扼杀了一名情敌。

  肉眼可见的,流月一张本来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变成羞涩,甚至还有点激动的红。

  她眼眸若秋水,颤啊颤的,好一阵才鼓起腮帮子,将食盒提起来。

  “你,你不吃便罢了,何必在这,在这挖苦我!”

  明明她长得这般漂亮,却还夸我?这是什么道理?流月心下纳罕。

  沈汐禾摊手,她做这个动作带着点漫不经心的风流。

  “我只是实话实说,还有,你这香囊最好是扔了。”

  忽然提到香囊,流月低头,警惕地看着她,“这可是太后所赐!”

  还挺骄傲地扬着下巴。

  沈汐禾便眯了下眸子,“这样啊,那你更得扔了。”

  她打算今晚就向凤绯池辞行,所以并不怕得罪南魏的太后,甚至想给她找点事做。

  “你什么意思?”

  流月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起来,她挥挥手示意宫女退出去,而后低声询问沈汐禾。

  沈汐禾几笔之下就将简笔画画好,淡淡然地道,“这食盒里的点心定是加了料,吃不死但对身体有害——

  至于你这腰间香囊,麝香味这么浓,你闻不出来?”

  她抬眸,颇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流月。

  这孩子,还是多读点书,少宫斗吧。

  流月脸色霎时白了白,“这香囊里的香分明是……”

  她说着,解开香囊,猛地嗅了一下,然后,就快哭了。

  麝香不利身孕,当初太后说陛下喜欢这香味,让她长期佩戴,总有偶遇陛下得他宠幸的一日。

  可是这里头怎会有麝香?她从未怀疑过太后,将这当做莫大的恩赐一直佩戴,除了沐浴从不离身。

  眼眶一红,面前就多了一方帕子。

  沈汐禾眉眼如画,声音有种令人安定的力量。

  “你还年轻,扔了里头的香料,好生调理下,嗯。”

  本来想说,还能生。

  转念想到,这可是太后给凤绯池安排的美人,就打住了。

  她不喜欢做恋爱任务是一回事,但任务对象如果想后宫彩旗飘飘,那又是一回事了。

  不想打情敌,那就策反,真乃上策。

  

举报

作者感言

本宫无止

本宫无止

沈汐禾:渣而不自知,海而不自知。

2021-05-08 21: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