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0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10)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本宫无止 2156 2021.04.25 07:00

    是夜,和沈汐禾在皇宫中分道扬镳后,凤绯池又带着疾风,主仆二人乘轻功悄无声息地出了宫。

  “陛下,您这是去哪?”

  疾风不太明白,大半夜的,不睡觉出来是有什么机密大事。

  结果,他就被凤绯池带到了城西河畔的下游。

  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但又有些不可思议地盯着那认真地在下游捡河灯翻找什么的身影,这……

  不太像他认识的陛下了。

  凤绯池专注于在河里捞起粉色带荷叶装饰的河灯,就没看见自己属下那错愕复杂的眼神注视了。

  他眉心打结,一个个捡起来打量了眼,又一个个放下。

  直到——

  “找到了。”

  他轻笑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喜悦,而后将河灯微微举起来,“疾风,灯笼。”

  疾风便提着灯笼走近,往前照了照,但聪明地没有好奇去看自家陛下手上举着的河灯。

  ——信女愿四国安泰,海晏河清,天下人不再受战乱之苦。

  这一句是笔走龙飞的大字,但他转了一圈,发现另有一小行像是藏起来的碎碎念似的字。

  ——凤绯池,希望他再给北齐一些时间吧。

  凤绯池默念着这一行字,甚至脑海里都能想象得出,她如果说这话时的神情。

  智多近妖。

  此女竟是什么都明白。

  他好笑地摇了摇头,太聪明也不是好事,但怎么办呢,他倒愈发期待,给她一些时间,她能将如今破碎的北齐,如何重整了。

  将河灯重新放回河里,凤绯池手负在身后,抬头望着天上这轮明月。

  她的胸襟远比四国许多当权的男子开阔,她心系天下,而不止北齐,这叫他不得不高看她一眼。

  只可惜,他从懂事起,便只知道,为达目的该如何不择手段,从未想过要考虑旁人。

  他们的道,自是相悖。

  起风了,他伸手,探了下,而后闭了下眼,再度睁开时,已然恢复了清寒冷沉。

  “走吧。”

  是时候回去了。

  沈汐禾,看在你的份上,孤暂且给你北齐一些时日休整。

  南魏帝要回南魏,北齐帝得知后,有些不安,他在凤绯池面前,不知为何,本能地有些怵得慌。

  他咽了咽口水,随即感觉小臂一疼,侧眸,便见面色淡然如水的沈汐禾,不动声色地掐了他一下。

  北齐帝立时抬头挺胸,强作镇定地说起场面话来。

  凤绯池似笑非笑地望了眼沈汐禾快速收回,拢入袖中的小手,也耐心地和北齐帝寒暄了两句。

  随即便朝沈汐禾颔首,“公主,山水有相逢,他日相见,但愿还能畅饮几杯。”

  他对她讲述的故事意犹未尽,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更莫说他是日理万机的帝王。

  而她也不是关在深宫里绣花的娇花,各有主场,各有抱负。

  “一定,再见之时,汐禾必带上梨花酿,与陛下赏月对酌。”

  沈汐禾行了一个平礼,她背脊笔直,珊瑚耳坠轻轻晃了一下,头上的发饰却几乎没有晃动过,低垂的眉眼看着温顺可人,但抬起头时,又是那个高贵而铮铮铁骨的沈汐禾了。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30,恭喜宿主,再接再厉呀,先定个小目标,冲上60,然后再……

  沈汐禾嫌它太吵,直接给它关进小黑屋,暂时切断联络。

  这是250第一次被关小黑屋,但它却有种宿命般的预感:一定不会是最后一次。

  凤绯池深深地看了一眼沈汐禾,分别在即,他倒有那么些许的不舍了。

  不得不说这沈汐禾是个让人相处起来很舒服的女子,大可谈政治,小可饮酒讨论这世间痴缠的男欢女爱情节……

  好多年,不,几乎是在他这独来独往惯了的二十年里,从未遇到过这么一个合口味的……知己了。

  是的,他如今只恨他们不是同一国的人,不然,一定可以做很不错的知己之交。

  可惜他的宏图霸业在那,一个沈汐禾并不能动摇他对北齐的野心。

  沈汐禾坦荡地同他对视一眼,而后日渐沉稳清冷的面容上,缓缓绽放一个昙花一现的,令人看了久久不能忘怀的笑来。

  “山高水远,陛下一路保重。”

  凤绯池在城外还有一队护卫的人马,自然不需要北齐再派人护送。

  他缓缓点头,也极轻地勾了下唇角,而后转身,上了奢华的带有南魏标志的马车。

  马车行驶,他掀开车帘,往后看了眼,北齐帝后还在那站着,但沈汐禾却已经不见了。

  他不免有些失落,没良心的丫头,竟是这么点面子功夫都不做了?

  这种不大爽的心情持续到出了城,疾风尽量减少存在感,免得触霉头成出气筒。

  “陛下,是,北齐公主!”

  疾风耳尖,听到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忽然掀开车帘探出头一看,便见沈汐禾大红的披风飒飒舞动,而她拉着缰绳,骑马追上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兴奋,立即回禀给了凤绯池。

  凤绯池正郁闷着,乍一听这话,愣了愣,而后手下意识伸到车帘边,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忙又收回。

  冷哼了声,“她追过来作甚?孤说过了,除非割两座城,不然这人马也好物资也罢,南魏不是开寺庙的,没那等子白布施的好处……”

  话音还没落完,就听见沈汐禾清亮的声音喊了疾风的名字,他声音戛然而止,瞪了下眼。

  喊疾风做什么?

  而疾风在他愣怔之际,已经钻出马车,跳下去了。

  不多时,回来,手上还拿着两本书。

  “沈汐禾呢?”

  凤绯池心下有所觉,眯着眼,冷了冷脸色,问。

  疾风摸了摸鼻子,后知后觉自己怕是还是触了霉头。

  嗫喏道,“额……公主她说忘了将这两本民间杂谈送给陛下了,让属下交给陛下……”

  “孤问,她人呢?”

  疾风头低到都抵着胸了,没说,但凤绯池却沉着脸懂了。

  他一掀车帘,往后看,便只见那策马往回奔的红色身影,英姿飒爽,很快便消失在视野之中。

  好,好得很。

  他重重地一甩车帘,坐了回去,眉眼倏然阴沉,但却只哼了声。

  “堂堂北齐公主,也真是小气,就两本破书就想打发了孤?”

  “那……扔了?”

  疾风小心翼翼地问。

  刚说完就得了一记冷眼,凤绯池嘴角邪肆地勾起,冷笑地从他手上拿过来沈汐禾送的书。

  “路途遥远无趣,她既有心亲自送来,消遣下再扔也无妨。”

  疾风:“……”

  陛下,您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