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4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14)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本宫无止 2230 2021.04.29 07:00

    “你这是何苦呢。”

  寝殿内,皇后看着女医给沈汐禾青紫一片的脚踝、小腿、膝盖上药,捏着帕子抹泪,轻声叹道。

  好好的女儿家,偏要同一帮军营汉子比拼体力,一块负重跑,这要不是她命大,太医都说了,这般劳累,身子根本吃不消。

  沈汐禾恢复五感后,那酸爽,恨不得将系统打一顿才行。

  她现在是说话都吃力,嗓子里都是铁锈味,但她向来见不得女人落泪,咳了声,还是张口劝了一声皇后,“母后别担心,女儿这不好好的么。”

  即便是腿上的青紫触目惊心,女医给她上药酒时,她都只是蹙了蹙眉心,没有吭过一声,冷静得不像是皇后记忆中的女儿了。

  皇后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守在她床边,看着她喝了姜汤,又喝了药,才给她掖了掖被子,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好一阵,声音温柔地道,“母后近来甚至有些怀疑,你还是不是我的女儿——”

  她说着,见沈汐禾微微侧眸看向自己,这眉眼还是她记忆中的样子,却什么时候起,眉宇间再也没有从前的天真娇软,只剩下了冷静沉稳?

  “但这样也很好。母后须得承认,你父皇懦弱,不及你有魄力。可我们没有儿子,汐禾,不管你是为什么变成这样,母后希望你永远这般坚强的同时,也不要太勉强自己。

  任何时候,平安快乐都是最重要的。”

  皇后声音一直都很温和慈爱,她说完,便命宫人好好照顾沈汐禾,出去了。

  留下沈汐禾看着碗底残留的药渣,愣怔了片刻。

  从前的沈汐禾,喝这种苦药是会红眼睛,要吃蜜饯才能好的。

  她想,她演不来那柔弱温良的小公主。

  她对喝药都麻木了,在现实世界中,她做过无数次手术,吃过无数的苦药,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皇后说希望她不要勉强自己,平安快乐是最重要的时候,她有那么一瞬迷茫。

  勉强么?

  为了活下去,这些又算什么勉强。

  沈汐禾醒来时,宫女跪在毯上给她捏腿。

  她抬了抬手指,只觉得浑身跟散架了似的难受。

  吸了口气,宫女立即恭敬询问,“公主,您醒了,可是哪里不适?”

  “扶我起来。”

  沈汐禾声音细弱,疲惫难受叫她少了点锋芒冷厉。

  宫女扶她坐起来。

  “公主,武将军携胡副将在殿外请罪了,皇后娘娘命他们跪着等您醒来再处置……”

  等沈汐禾喝了口水润过嗓子了,宫女才小声地回禀着。

  嗯?

  沈汐禾眉梢一抬,“请他们起来,就说本宫无事,让他们别荒废了训练。”

  这胡三需要好好雕琢,假以时日就会成为北齐最有力的一把利剑,带着他的兵所向披靡。

  万事开头难。

  “是。”

  宫女虽然觉着公主对这些粗人也太宽宥了些,但没办法,公主的命令必须服从。

  门外,跪了快两个时辰的胡三,有些不耐烦,但一想到这事的确自己有点理亏,就什么话也没说。

  而等宫女出来,拿了沈汐禾交代的活血化瘀的药酒,并转达她的原话后,胡三就脸上一阵阵臊起来。

  还真是的,他一大老爷们都不如一娘们大气。

  顿时心服口服地跪下磕了个头,高声对里头的沈汐禾道,“胡三谢公主赐药!以后保证好好训练底下弟兄,绝不给公主丢脸,不给北齐蒙羞!”

  沈汐禾靠着软枕,微阖着眸子,闻言,半晌唇角扬起一抹欣慰的弧度。

  她做任务从不轻视这些npc,哪怕在剧情里,他们只是寥寥一笔甚至都不配着墨的角色。

  但她一直认为所经历的这些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

  脑海里一瞬闪过一袭红衣,她摁了摁额角,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却觉着无比熟悉。

  摇了摇头,沈汐禾闷哼了声。

  心脏疼了下。

  她喘了喘,不禁苦笑地抓着床沿,这糟糕的老毛病,居然在做任务时也会犯。

  250:宿主好好休息,你是太累了,睡吧,我给你修复下受损的肌肉。

  难得系统良心,主动要帮汐禾修复身体。

  沈汐禾虽然讨厌靠别人,但能屈能伸是她从前辈们那学到的经验之一,她要和系统穿梭位面三千,便必须学着和它建立信任。

  沈汐禾:嗯。

  然后又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却是次日清晨了。

  她的药里有安神的成分,殿内又点了安神香,这一觉醒来,身体由内而外地舒爽。

  伸了个懒腰,她唤宫女进来伺候梳洗。

  “公主,南魏帝派使者送来一样宝物。”

  等她出了寝殿,刚到大殿准备上朝时,忽而,御林军首领带着一名风尘仆仆的南魏人进来,后者抱着个匣子,跪拜行礼。

  “卑职见过公主,奉陛下之命,特送来苍龙剑,赠予公主作为回礼。”

  回礼?

  沈汐禾不记得自己送了什么礼物给凤绯池。

  但这不妨碍,她收下这份大礼。

  送礼不算什么,但苍龙剑,可是凤绯池征战沙场时斩杀过叛军的宝剑,四国谁不知这把剑的来历?

  他却光明正大地派人大老远送到朝堂上来。

  这用意不言而喻。

  大庭广众之下,沈汐禾也必须承了这份人情,想着,她便从容地笑了下,请这人起身。

  “替本宫谢过南魏帝,待得空了,本宫必亲谢。”

  说着,抬手,示意宫人送这人下去休息。

  但这人只是将匣子递给御林军首领,而后恭敬地向沈汐禾告别,完成任务,该回去复命了。

  沈汐禾便客气地命人送他出城。

  随后,伸手,接过匣子,当着神色复杂难辨的百官的面,打开匣子,里面是一把剑鞘上雕了龙纹的玄铁长剑,她拿起,有些沉,剑出鞘,寒芒划过半空,剑身锋利,一看便是把好剑。

  有大臣下意识抬手挡了下眼,只觉得这剑刺目叫人不寒而栗。

  沈汐禾却淡定地在手中转了几下,挽了个剑花,面上很是满意。

  笑了声,“方才赵大人想启奏什么来着?”

  这位赵大人原本要说,身为公主,把控朝政已经逾越了身份,如今更是插手军中,想参她牝鸡司晨之罪来着。

  但如今……

  他看着这把象征着南魏帝过往光辉战绩的宝剑,却沉默了。

  在强者面前,臣服有时候,是本能选择。

  他秉着玉笏,面上一阵青一阵白,恭声道,“老臣……老臣无事启奏。”

  沈汐禾闻言,轻呵了声,这一声笑叫赵大人老脸通红。

  然,她并没有拆穿,只将苍龙剑放回剑鞘中。

  狐假虎威这事,她还不太会,或许,该学学?

  毕竟,这凤绯池的势该借就借,好歹是自己的攻略目标,总得付出点利息才不枉她硬着头皮和他he。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