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0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30)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本宫无止 2031 2021.05.11 23:36

    沈汐禾回到北齐的当晚,北齐帝一个快四十岁的男人,居然当着她的面哭了。

  围着她左看右看上下看的,确定她没事后,才在皇后嫌弃的目光中接过了手帕,擦了擦眼泪鼻涕。

  沈汐禾已经见怪不怪了,淡定地伸手替他理了理头上的发冠,“父皇看来龙体痊愈了。”

  哭声怪有中气的。

  “那哪能啊,父皇一想到你在外头吃苦,心就……”

  “陛下,差不多得了,让汐禾早些休息吧,一路上也累了。”

  皇后怕北齐帝再说下去,沈汐禾就别想走了,忙打断了他的倾诉欲。

  被搀扶着来到二人面前的流月,跪拜行了礼。

  “这位是——”

  北齐帝收起了在妻女面前温柔又平和的神态,咳了声,问。

  沈汐禾简单解释了下,略去流月曾是南魏太后的人这点,只说是在南魏认识向南魏帝讨回来的婢女。

  能让她开口带回来的,那可不是简单的婢女,帝后二人立即免了流月的礼数,见她虚弱得厉害,便又命人带她下去找太医看看。

  流月心里满是感激,没想到自己一个南魏人,却能得北齐帝后这般礼遇,当然,她清楚,这份礼遇是来自北齐公主。

  她不禁深深看了眼沈汐禾,只觉着她担得起这世间最美好的一切。

  北齐帝后与独女,一点都不像是她所见的皇室夫妻和父女的关系,反倒像是民间的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和睦温馨。

  沈汐禾问过安后,简单问了几句朝局,以及军营和民间的情况,北齐帝都对答如流。

  甚至末了还有些自豪——

  “孤的汐禾,不输男儿啊,不,汐禾可比男儿还厉害。孤照你推行的政策,果然民间如今稳定,百姓也有了饭吃,朝臣在你的制衡机制下,近来酒囊饭袋都少了。”

  沈汐禾看着自己的父皇,好一会,温和浅笑。

  “父皇不怕女儿牝鸡司晨?”

  皇后听了,不赞同又紧张地看了眼汐禾。

  似是没想到她会在陛下面前提这个。

  北齐帝愣了下,而后脸拉了下来。

  他哼了声,“那又怎了?谁说孤的女儿不如皇子?孤就你一个女儿,这江山也没说不能让女儿家坐。再说了,你有能耐,与其找宗室之子,孤自然想亲生女儿继承了。”

  他这话,让皇后震惊,沈汐禾却是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来。

  一颗冰冷的心,稍有触动。

  她笑笑,“父皇,你有容人之量,在女儿看来,你才是这四国最有王者胸襟的好君王。”

  说完,她行了一礼,退下了。

  留下北齐帝错愕,好一阵,他握着皇后的手,抖了抖。

  “皇后你听到了吗?汐禾称赞孤了!她说孤是好君王!”

  北齐帝虽懦弱没主见,但他不傻,朝臣如今更听汐禾的,因为汐禾更像是一位果决杀伐的君主,而他太优柔寡断。

  加上之前北周来犯,他几乎是毫无招架之力,就等着亡国自尽了。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猜忌或想打压女儿,他本来也不想当这个皇帝,太累了,要是有个儿子,他恨不得立马就禅让。

  好在现在,汐禾表现出的能力,远超过他,这样看来,就算传给女儿,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沈汐禾回去后,又将暗卫叫来。

  “都抓到了吗?”

  她在南魏时,也没忘记拔除北周安插在北齐的细作。

  “回公主,都抓到了,在地牢里关押着。”

  “招了么?”

  沈汐禾抬手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强打着精神,问。

  暗卫摇头,“属下无能,他们不肯招,有几个服毒自尽了,只剩下一个被拦住,但怎么严刑拷打都不肯招出同伙……”

  倒是忠心。

  沈汐禾冷笑了声,“不必审了。”

  司马弈身为这个世界的男主,他驭下有道,自然没那么容易出现叛徒。

  但没有,不代表她不能给他安排,不是么?

  “你过来。”

  她招了招手,示意暗卫凑近些,而后低声吩咐了一段。

  暗卫一震,“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等处理了这事,沈汐禾才吐出一口浊气,回寝宫沐浴休息。

  几日后的北周,王府。

  “王爷,不好了!”

  “何事?”

  被禁足的司马弈,这几日心情都很不好,整个人阴沉沉的,瞧着少了点意气风发和沉稳冷静。

  他被司马峥派人盯着,出不得王府大门,虽然还能收到外边的情报,但眼见着沈汐禾回了北齐,同那该死的凤绯池来往密切,他就心下焦急不安。

  北齐虽弱,但一旦和南魏同气连枝,那北周才是危矣。

  偏偏,司马峥这个蠢货,治国打仗没本事,怎么打压他这个战功赫赫的战王倒是在行。

  “王爷,陛下截了……截了北齐密探传来的情报!”

  “什么!”

  司马弈“蹭”地站了起来,他面色一青,“北齐密探的情报不是由你负责的吗?怎会被截!”

  手下立时告罪,“王爷恕罪,属下也纳闷啊,陛下的人就像是知道有情报要来一样……属下还没接住信鸽,信鸽就给一箭射死,然后皇宫的人将信鸽连同情报带走了。”

  司马弈闻言不禁急躁地来回踱步。

  他仔细想了想,这当中到底哪里出了纰漏。

  很快,他一拍桌子,一掌将桌子震得四分五裂。

  “沈汐禾!”

  他想到那天被沈汐禾识破的暗卫,既然她能抓到这一个,那么,以她的聪明,又岂不会抓到其余的,真正的北周探子?

  这情报,可能是被她截下的,但她现在又将情报送来了……

  他忽然浑身一凉,后背一麻,“不好,快备车,本王要进宫面圣!”

  “可是……门外都是陛下的人,陛下不让您出去。”

  “……”

  司马弈脸色铁青,恨不得一口老血吐出来。

  不用想,沈汐禾这情报,只怕是要将自己的名声污掉了。

  司马峥正愁没有证据发落他,此时沈汐禾只需在那情报中再做点手脚,他就会被当做和北齐暗中串通的谋反逆贼。

  “来人,召集人马——京城,不能待了。”

  司马弈闭了闭眼,声音冷沉,他如今是腹背受敌,只能孤注一掷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本宫无止

本宫无止

今天状态不行太累了,更一章,后面补。   大家捉下虫,我看到了明天改(感谢点娘,我可以看到你们的评论

2021-05-11 23: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