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7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27)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本宫无止 2245 2021.05.09 17:52

  “陛下怎么来了……”太后没想到本应在朝堂上的凤绯池,却这么快就赶到了,顿时面色一变,起了身,下台阶,换上慈母的笑,“陛下,这女子来路不明,还冒充北齐公主,哀家知陛下不忍心,便……”

  “便越俎代庖?”

  凤绯池身上还穿着龙袍,仔细看,他呼吸微微带喘,身后只有一个疾风,并未带随从,这是一路飞奔而来的。

  他眼角余光扫向沈汐禾,确定她无碍,脸色才稍霁。

  但他看着眼前的太后,声音却带着不客气,“母后,病了就该好好休养,有些事,不该管的别管,手伸太长的——”

  他说着,忽而笑了下,伸手,从疾风腰间拔出剑,在太后煞白惊惧的脸色中,一剑起,一剑落,一声惨叫落下。

  “孤不介意帮忙。”

  太后感觉脸颊一热,她下意识呆愣地抬手摸了下,低头看了眼,手上是温热的鲜血。

  而旁边,是被活生生砍掉了双手,在地上哀嚎的嬷嬷,托盘里的毒酒洒了一地,杯盏滚落在她脚边。

  她险些站不稳,眼前一阵发黑。

  疯子,这个疯子!

  “陛下!这里是慈宁宫!”

  他竟敢在慈宁宫当着她的面,拔剑砍她的宫人。

  凤绯池将剑一抛,疾风稳稳接住,擦拭上面的血迹。

  芳照吓得已经抖成了筛子,跪在角落里不敢出声。

  凤绯池朝沈汐禾那边走去,单手将沈汐禾扶起来,见沈汐禾却盯着地上的流月,他脸色不虞。

  “自己都差点死了,还管不相干的人?”

  他讥讽的冷语落在流月耳中,就在这一瞬,失去了一位迷妹。

  沈汐禾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疾风,带她下去医治吧。”

  却娴熟地使唤起只听令凤绯池的疾风。

  而疾风竟也听了,凤绯池咬牙地看了眼带着流月下去的疾风的背影,暗道自己是不是对沈汐禾太宽容,她才会这般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但此时,太后才是这种心情。

  “陛下,你就不解释下吗?北齐的公主怎会在南魏的皇宫——陛下若是喜欢,大可以光明正大地纳了,为何要藏在偏殿?哀家就算误会了她的身份,那也是陛下隐瞒在先。”

  若是喜欢,大可以光明正大地纳了。

  凤绯池恍惚了下,手还搭在沈汐禾的胳膊上,他眨了下眼。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55,恭喜宿主,离60就差5点好感度了!

  沈汐禾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男人愉悦地答了一句。

  “好啊。”

  太后黑人问号脸,好什么好?

  沈汐禾也侧眸看他,嗯?

  “太后的建议,孤会考虑。”

  说完,凤绯池也不管自己将太后气成什么样了,只冷鸷地扫过她身后跪拜的宫人,“再有下次,慈宁宫的宫人可以都换了。”

  这个“换”是怎么换法,参考地上断了手的嬷嬷,满殿的宫人吓得直呼恕罪。

  太后气得直揉太阳穴,“陛下!”

  “太后好生养病,若是觉着慈宁宫不合适,孤可以命人送你去别宫休养。”

  “……”

  赤裸裸的威胁!

  太后护甲都要掰断了,她只能咬着下唇,目送凤绯池大摇大摆地牵着沈汐禾离开。

  眼里的恨意都快翻涌出来。

  沈汐禾挣开男人的手,停下来,“陛下,你方才说的好,是何意?”

  凤绯池转过身来,面上可谓是一扫阴郁,有了几分神采飞扬的色彩来。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沈汐禾。

  “孤要你现在就报恩。”

  沈汐禾囧了下,下意识看了眼自己身上,没钱没物,怎么报?

  “等汐禾回北齐……”

  “不,眼下就有个最好的报恩方式——以身相许吧。”

  沈汐禾眼眸睁了下,鲜少露出这般惊诧的神色来。

  她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以什么?”

  “以身相许。”

  “陛下,这玩笑不好笑。汐禾不敢肖想陛下,还是换一个吧……”

  沈汐禾头大了,虽说她的任务是攻略他,但好感度才多少啊,这就要以身相许?

  狗男神,见色起意,很好。

  凤绯池闻言,挑眉,“孤许你肖想。”

  沈汐禾只好无奈问,“陛下喜欢我么?”

  凤绯池拧眉,像是觉着这话滑稽似的笑了声,“开什么玩笑——孤许你喜欢,但孤的喜爱,你要自己争取。”

  很好,谁给你的自信。

  沈汐禾就不觉着不好拒绝了。

  她呵呵笑了下,表情很淡,“那不用了,汐禾志不在后宫。”

  “为何?凭你的身份和才貌,孤可以封你为贵妃,北齐也会在孤的庇佑……”

  “咳!”

  赶回来的疾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感觉好端端的表露心迹变成了陛下拿北齐要挟北齐公主入宫,忙咳了一声打断了凤绯池继续说下去。

  沈汐禾镇定冷淡地看了他一眼,福了一身,没有再说话,转身走了。

  留下凤绯池气愤一甩袖子,他阴冷地转过身来,对着见证了他一番好意被拒的疾风冷冷道。

  “你说,孤替她解围,她还这般不知好歹是为何?”

  疾风颇为复杂地觑了一眼自家陛下,叹了声,“陛下,您要北齐公主以身相许是出于什么心思呢?”

  出于什么心思?

  “她有趣,孤不讨厌。”

  如果他身边一定要站个女人的话,他想不到除了沈汐禾之外,还有谁配。

  最重要的是,在她身边,他觉得放松和愉悦。尽管她总能惹他生气。

  如今她身份暴露,于名节有碍,不如就顺水推舟……

  疾风不禁无语,“那陛下为何以贵妃的位份相许?”

  还说不讨厌,这都上赶着要娶了好吗!

  凤绯池被问到了,他扫了眼疾风,“宠妃恣意自在,不好?”

  话本里,不都是妃子最得宠爱,正宫皇后成摆设?

  “那陛下想立谁为后?在北齐公主之上?”

  “后宫一个就够麻烦的了,还娶?”凤绯池看傻子似的看了眼疾风,“你是不是想害孤?”

  他见过生母怎么在后宫中花样争宠,也见过太后丑陋的嘴脸,所以对纳妃一直没有兴趣。

  难道遇到一个不讨厌的,却这般执拗不开窍,当真是气人。

  疾风快给他跪下了,后宫独宠,这还不是爱?

  陛下你醒醒啊!

  “可那司马弈都知道要以正妻之位许之,陛下,北齐公主高傲,她怎愿意为妃呢!”

  一句惊醒梦中人,凤绯池恍然似的点了下头。

  而后又拉下了脸,咬牙切齿。

  “不,她不是不甘为妃,她是压根不想报这个恩。”

  疾风:“……”

  算了,您还是搞政治去吧,谈情说爱真不适合您。

  “孤的好意她不愿领,那就让她走,孤也不是多稀罕娶她……”

  凤绯池背着手,越说脸越是臭,但那脚就是下意识走向了沈汐禾的偏殿方向。

  疾风摇头,感觉自己一瞬间苍老了十岁,愁啊。

  

举报

作者感言

本宫无止

本宫无止

凤狗:完美避开正确追妻示范。

2021-05-09 17: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