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9章 公主她不想亡国(29)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 本宫无止 4236 2021.05.10 21:19

  “陛下,多保重龙体,山水有相逢,不日愿在北齐盛宴待之。”

  沈汐禾对着紧闭的门,微微福身一礼,随即,带着被宫人扶着的流月离开。

  凤绯池在殿内郁闷。

  他冷着脸投壶,百投百中,但面上一点喜色都没。

  好一阵,他才启唇——

  “疾风,这殿内怎如此闷?”

  疾风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闻言很有眼色地接了句,“那,陛下不如出去走走,散散步?”

  “嗯。”

  起身,抖了抖身上的袍子,凤绯池举步向外,疾风立即将门打开。

  但院外,早没有沈汐禾的影子了。

  “回禀陛下,北齐公主……大抵是以为您不想见她,才离开的。”

  疾风见凤绯池眼神扫过四周,尤其是门口方向,便暗道坏了。

  陛下这是不舍得人走,又生闷气不想见人呢。

  “孤几时说要见她?”

  凤绯池却拉着个老长的脸,危险地瞪了眼疾风,“少揣测孤的心思。”

  “是,属下该死。”

  甩了下袖子,凤绯池抿着薄唇,心想,孤果然就不该对沈汐禾这女人抱有希望的。

  不懂人情世故冷血无情的女人。

  “疾风,北周、南燕、咳,还有那个小破北齐,近来有什么情况?”

  沈汐禾离开的第二日,凤绯池在殿内批阅奏折,瞧着心无旁骛,却忽然开口问了句。

  疾风扯了扯嘴角,“回陛下,北周内讧未止,南燕风平浪静……至于北齐——”

  他停顿了下,摸不准要不要直接汇报沈汐禾的动向。

  “北齐怎么了?北齐帝不是派人来接沈汐禾回去了么,难道没接到?”

  将笔停下,凤绯池拧眉,问。

  “不是,公主一路顺遂,只是还未和北齐的人汇合。”

  疾风就知道,陛下想问的就是北齐公主。

  “孤几时问沈汐禾安不安全了?”

  凤绯池却眉头蹙得更紧,一副“关我屁事”的嘴脸,沉了脸。

  “下去吧。”

  “……”

  疾风不敢惹自从北齐公主走后,更加难伺候的凤绯池,立即乖乖退下了。

  直到傍晚。

  凤绯池奏折也批阅了,情报也都阅过了,话本子甚至都写了一回了,他总觉得自己闲得很。

  便从书桌后绕到书桌前,负手,“疾风,陪孤散散步。”

  这一散步,就散到了偏殿去。

  他意识到自己脚已经走到沈汐禾住过的偏殿外时,眼里划过一丝茫然和郁闷。

  怎么回事?

  “让你带路,没让你带孤来此!”

  他呵斥了一声疾风。

  疾风:“……”

  属下明明走的您后面,怎么成了属下带路了?

  正要离去,殿门打开,两名宫女出来,见凤绯池主仆二人,跪拜行礼。

  “这些是何物?”

  凤绯池见她们抱着一堆东西,不由得问了声。

  “回陛下,这些是姑娘用过的东西,还有……陛下赏赐之物。”

  仔细回想了下,他的确是赏了些首饰珠宝,但没想到,沈汐禾竟一样都没带走。

  凤绯池冷笑了两声。

  听着像是要杀人似的冷厉。

  尤其是在看到其中一名宫女腰间的穗子时,他定睛,沉声问,“你腰间挂的是什么?”

  宫女听他这沉沉的声音,吓得再度跪下,低头看了眼腰间穗子上唯一的饰物,便老老实实地回着——

  “回陛下,这是姑娘编的草蝴蝶……”

  “她编的,送你们的?”

  凤绯池声音又低了下去。

  宫女不明所以,不敢隐瞒地回了声“是”。

  疾风暗道不好,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凤绯池从袖中拿出草蜻蜓,“那这只呢。”

  另一名宫女见了不由得疑惑,“这不是疾大人向姑娘讨要的那只……”

  话还没说完,就被疾风的死亡凝视吓得咬到了舌头,没敢继续说。

  但也够了。

  凤绯池捏着手里的草蜻蜓,半晌,从齿缝中挤出了一声笑。

  “好,好得很。”

  疾风直接跪下了。

  “属下该死……”

  “是啊,你这脑袋,孤觉得,不如砍下来当蹴鞠踢。”

  凤绯池缓缓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望着疾风,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疾风相信,自己已经轮回百世了。

  他顿时懊恼地闭了下眼,没想到这事还能有被揭穿的一天,还这么快!

  “陛下恕罪。”

  他只能干巴巴地求了声饶。

  “没事,孤不生气,这破玩意儿也就配你。”

  凤绯池却忽然表情舒展了,将草蜻蜓扔疾风脚边,而后背着手,走了。

  疾风欲哭无泪地看着地上的草蜻蜓,这可真是个烫手山芋。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50,宿主,警告,警告,掉好感度惩罚警告!

  沈汐禾正在马车内闭目养神,忽然听到系统的机械音响起,霎时睁开了眼。

  什么?

  她人在路上,凤绯池怎么还能给她掉好感度这样的操作?

  不过,下一瞬,心脏猛地紧缩了下,像是被针扎过,她痛得痉挛了一下,扶着车壁,手指用力,在车壁上留下一道指甲印。

  咬着唇,闷哼了一声。

  系统:不是我要惩罚你的,而是好感度掉了,你的心脏就会疼。

  因为沈汐禾就是靠生命值来供给这颗心脏,好感度便是养分,生命值则是收集满了就可以让她像个健康的人类那样活着。

  流月因为喝了药而睡得昏沉,沈汐禾除了最初的一声闷哼,便再没有发出过声音,只默默承受着这股心绞痛过去。

  好一阵,她背后都湿漉漉一片了,才喘了一口气,浑身疲惫地靠着车壁,颓力地松下手。

  系统:宿主你还好吧?

  它可以帮她规避任何疼痛,唯独从现实世界带进位面的这心脏的毛病,它无能为力。

  沈汐禾:死不了。

  不过她清凌凌的一双眼却看向窗外。

  也是第一次意识到,恋爱番的任务和她从前的任务完全不同……

  她总惯性思维走事业,完整原身的故事线,替她消除怨气。

  却忘了,她最首要的任务,却是她最不屑的,谈恋爱。

  哎。

  这个位面攻略凤绯池和他he的难度,于她而言,不比让她统一四国了。

  她感觉脸有点疼,之前说的江山能打,男人信手拈来,此时此刻,略有点尴尬。

  不过没关系,她向来愈挫愈勇,掉一次好感度算什么?

  找对法子,男人的好感度,他会自己涨。

  而刚掉了好感度的凤帝正大半夜的投壶。

  想到那草蜻蜓,他就气笑了。

  “沈汐禾,你好得很。”

  他倒要看看,她怎么还他一份大礼。

  

举报

作者感言

本宫无止

本宫无止

凤帝:我不生气。   过了一会。   凤帝:不行,孤气得冒烟了。   沈汐禾:这口草蜻蜓的黑锅我背了。

2021-05-10 21: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