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我要做你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什么是种

我要做你妈 勿明日月半妞 3251 2020.02.01 22:06

  眼前是一片懵懂的昏暗,朗来闭着眼,感觉到耳边略过的细细凉风、鼻腔间萦绕的草木清香。

  他缓缓睁开眼睛,视线恢复清明之后,看到了一头的……葡萄。

  “葡萄?”朗来反应过来,连忙跳起来左右张望。

  这里是一个菜园。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菜园里,一畦一畦满种着各种蔬菜,靠近院门的地方,一架葡萄长得丰满诱人,葡萄架下放着一张宽大的摇椅,正是刚才朗来躺着的地方。

  朗来回头望望,身后是一间农家砖房,灯火通明,屋檐上挂满一串串红彤彤的辣椒,烟囱上飘起袅袅炊烟。

  看起来和乡下普通的房子没有什么区别。

  “哟,醒了?”

  朗来寻声望过去,看见了一个清俊男子提着一个竹篮从一丛黄瓜架后面走出。

  “你没事吧?”朗来想着脑海里看到的那最后一幅画面,试探着问辛纵。

  辛纵挑挑眉,玩味道:“怎么?你觉得我应该有事?”

  “没有没有!”朗来连忙摆手道:“那个……我不是……那个……我只是……”

  “行了行了!”辛纵不耐烦地摆摆手,把竹篮递给朗来道:“我现在没功夫听你说这些,看见这篮子没有,想吃什么菜自己摘,别等着我动手。”

  “啊?摘菜?”

  朗来低头看了看篮子,又抬头看了看辛纵。

  “看我干什么?没错,就是摘菜!”

  朗来:“……”

  站在田垄上,朗来有一下没一下拽着胡萝卜,一边拽一边问辛纵道:“辛纵,这是哪儿啊?”

  “家里啊?还能是哪?”辛纵站在朗来旁边,手上使了狠劲,狠狠拽下来两个黄瓜递给朗来。

  朗来接过黄瓜道:“我知道这是你家,我是问这的地址是什么?我记得Z市周围好像没有这样的房子吧!”

  辛纵回头对着朗来神秘一笑,道:“谁跟你说这里是地球了?”

  “啊?你这是什么意思?”朗来听到辛纵这话奇怪道:“这里不是地球?”

  “不可能吧!”朗来张望了几眼四周,不信道:“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另一界,别逗了,这和地球有什么区别?看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啊?”

  辛纵示意朗来抬头望天,朗来奇怪地、满不在意地抬起头,然后怔愣在当场。

  苍穹之上,暮色深沉,星河璀璨从天际流淌而过,两个月亮高悬天空,皎洁的月光灿烂的像是银粉一般散落地面,给远处的山峰镀上一层耀光。

  朗来张大着嘴巴慢慢站起,手里的胡萝卜连带着的泥土簌簌掉落沾了他满鞋。

  过了一会,朗来合上嘴巴咽了口口水道:“辛纵,这是哪?”

  没有人回答。

  朗来转头一看,菜园里空无一人。

  “辛纵?辛纵?”

  “别嚎了,在那站半天不动弹干什么?快过来吃饭,就等你一个人了!”银粟在屋里喊道。

  朗来应了一声,提着胡萝卜就往屋里走。

  “站住!”

  朗来一只脚刚刚迈过门槛就被银粟叫住,朗来停下脚,奇怪道:“怎么了?”

  “去把你脚上的泥擦擦、把手洗了再进来。”

  朗来看了看自己脏污的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跑去屋外的水池去洗了手。

  洗完手坐回到饭桌旁,银粟已经坐在桌旁。朗来坐到对面,问道:“辛纵人呢?怎么不见他?”

  银粟拿起筷子道:“他是灵种,人类的食物是吃不了的。”

  “谁说的,谁说我吃不了?”辛纵的声音从灵印里探出来,下一秒,朗来突然看到银粟背后飘起一缕细烟卷住她飘散的长发,烟雾散去,辛纵坐在银粟旁边,而她的头发已经一丝不乱的挽好。

  辛纵温柔道:“头发这样弄吃饭时候方便。”

  旁边,朗来:“……”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在桌子底下啊?

  辛纵伸手拿起朗来旁边的筷子温柔地给银粟夹菜。

  朗来看得满眼,打趣笑道:“你们两个能不能看看场合再秀恩爱,我这么大一个活人还在这儿呢?”

  银粟皱着眉头不解道:“你在说什么呢?我们不是情侣。”

  “对,我们不是情侣。”辛纵苦笑一声,给朗来解释道。

  “骗谁呢?刚才辛纵上去的时候你着急的样子,骗我说不是情侣?”

  朗来没有看见银粟变幻莫测的脸色以及辛纵眼中止不住的喜色,拿起筷子正准备下筷,一看桌上的菜色,朗来收回筷子,抱怨道:“银粟姐,我说咱们要不要吃这么素,就算要吃素咱能不能多弄点花样,您这一院子菜呢!您说这桌子上的菜不是黄瓜就是胡萝卜,这还怎么吃?”

  银粟冷着一张脸夹了一筷子拍黄瓜道:“刚才不是你们两个摘的菜吗?我只负责做菜,其他的事我不管。”

  闻言朗来的表情立马变得讪讪,夹了一口胡萝卜丝连忙送进口里。

  “银粟姐。”朗来嘴里嚼着菜含糊不清道:“你什么时候给我讲一下你们的事?外面天上为什么有两个月亮?另一界有两个月亮的话是不是白天有两个太阳。”

  听着朗来的唠叨,银粟微不可查地皱皱眉,放下筷子道:“食不言寝不语,这个道理你难道不知道?”

  朗来察觉了银粟的不悦,马上乖乖低头扒饭做鹌鹑状。

  “还有,谁跟你说这里是另一界了!”银粟看都不看朗来,甩下这句话继续吃饭。

  朗来听到这句话心里急的像猫抓一样,但看着银粟不紧不慢的吃着饭,知道这事记不得,只能按捺住心里的急切跟着银粟一起慢条斯理的吃着饭。

  旁边,辛纵一手拄着下巴靠在桌边深情的看着银粟,眼中的火热几近将她熔化。

  朗来抬头偷望了一眼,一阵恶寒,心中忍不住对银粟升起浓重的敬意。

  “银粟姐,顶着这么炽热的眼神都能吃下饭,您这定力……啧啧啧!”

  【】

  吃完饭,一切收拾停当,银粟坐在桌边问朗来道:“好了,你想从哪开始了解?”

  朗来道:“所有的一切我都要知道。”

  银粟笑道:“你现在还是学生,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你家里人不着急吗?”

  “我已经从高中毕业了,今天本来就是出来玩的,我想在外面待多长时间都行。”

  “那好!”银粟笑了笑道:“那我就从头开始给你讲,时间很多,我可以仔细的、慢慢的给你讲一遍。”

  听到这里,朗来下意识坐直。

  “很久之前,万物初生,人类诞生灵智,从百兽中崛起创造了文明。随着时间的发展,人类成为这片大地上唯一拥有灵智的生物,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银粟微微抬头,看向窗外的朦胧月色,好似看到千百万年之前这片大地上的光怪陆离。

  “那时,人类刚刚产生灵智,在他们第一次钻木取火点燃火焰时,他们创造出了一个种,从那时起,人类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他们拥有灵智,而那个种,人类为它取名为——火种。”

  “等一下!”朗来打断银粟道:“你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种是怎么形成的?就点了个火,种就诞生了?我怎么听着不太明白。”

  银粟解释道:“种是从天地之间的灵粹中诞生的,什么是天地之间的灵粹?他的界定方式很广泛、很模糊,有可能是一个人的笑声,有可能是雨后一抹清新的风,又有可能是一本带给人欢乐的书籍。但总的来说,灵粹是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所有能给人幸福、快乐、正能量的东西。”

  朗来道:“那要这么说的话,种的诞生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并不是这样。”银粟摇了摇头,示意朗来仔细看向辛纵,辛纵从椅子上站起,身形虚幻重新变回烟雾状。

  “你仔细看组成辛纵身体的烟雾,你能从中看到什么?”

  朗来疑惑不解,道:“能看出什么,就是一团黑烟而已,话说他人形不是很白净吗?变成烟怎么就这么黑?”

  银粟被朗来的这话给逗笑了,辛纵听到这话,黑着脸变回人形,坐回椅子上。

  “我是说错什么话了吗?”朗来看了一眼辛纵的臭脸小心地问银粟,银粟说道:“不,你没有说错话,相反,你刚才的话说的很对。”

  “啊?哪里对?”

  “你说他的烟很黑。”

  “这……这算哪门子的对啊?”朗来摸不着头脑。

  银粟接着解释道:“种是从灵粹中诞生,越纯粹的灵粹诞生种的可能性就越大,但是,凡是越纯粹的东西,就越容易受到影响。所以,一个种的诞生艰难无比,天时地利人和各种条件缺一不可。

  尽管如此,种诞生了之后,他只是一团聚而不散的灵气,并不能真正说是种,这时,这团灵气称为灵芽。灵芽千形万状,有一点简单的灵智,得以趋利避害,吸纳天地间的灵粹壮大自身。”

  朗来道:“那么等这个灵芽吸纳够足够的灵粹之后他就能变成种了吗?”

  “不是这样!”银粟摇了摇头,道:“你还记得刚才辛纵吞噬了的铁线莲灵芽吗?”

  “记得。”

  “你觉得,辛纵和他相比,有什么不同。”

  朗来仔细想了想,沉吟道:“要说不同我还真没看出什么,只是感觉上觉得辛纵好像比他……嗯……比他和善一点?”

  “没错!”银粟道:“这便是本质上的区别。”

  银粟捞起辛纵身旁缭绕的一段轻烟递到朗来面前道:“灵芽吸纳灵粹时,有时因为灵粹的不纯会吸纳进一些负面的堕气,这些堕气的形成与灵粹相反,是天地间所有负面东西的集合。堕气虽然会促使灵芽加速形成灵智,但是却有致命的缺陷。形成的种思维混乱暴躁,残忍嗜血,这样的种,称为堕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