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渡月桥边鸢尾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破(中)

渡月桥边鸢尾花 树七而为 2442 2019.07.18 23:19

  “我确实是魔界之人。“鸢尾侧着脸看着红玉,”魔界也好,人界也罢,不是每一个人都通过这个来区分好坏。魔界也有相信和平共处的道理,我也相信其他三界也有正在破坏这种平衡之人。“

  “姑娘说的没错,不管是人还是魔,反正都是战友,对不对,姑娘?”村长在旁喜上眉梢,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能有一个强力的后援是多么重要,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

  “我们并非战友,我有自己的目标,而你们则是破坏这个目标的刽子手。”

  ......

  “看来300年来,你从魔界逃亡至人界并没有吸取教训。”

  “一个为了爱情,一个为了友情,我们都缺一不可。倘若当时,我们都没做好准备,也许,你还是你,我还是我。“长老捋了捋自己的白色胡须。

  “那你完成了吗?”律劫走到寺庙前,右手碰触着寺庙前的石狮。

  “终归被时间所误。也正是如此,300年来,我从未离开过这里。也正是如此为了兑现我之前的承诺,我将这里变为了自己的家。不过终究瞒不过魔界。也许这种命运,对于魔界来说,早已习以为常。”长老踱着步向律劫走了过来。

  “是吗?但我决不允许发生!“

  长老左手搭在律劫肩膀,一支青玉色的发簪躺在长老右手的掌心处,“这支发簪,是唯一能让你明白过来的东西。总有一天你会用得着。”

  律劫看着这支发簪,青玉色的发簪就好似有生灵一般,表面的刻纹如同徐徐水波,不断扩大。刻纹处还有着红色的波澜不断侵蚀着这支发簪。

  “好陈旧的发簪,但如同活物。这是......“正当律劫抬头准备向长老发问的时候,长老已经消失在了自己身边,”还是老样子。“

  ......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娘!......”渡月猛地醒了过来,大口得喘着粗气。

  “渡月?你还好吗?”

  渡月缓了缓神,看着床边的雨汐,“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在战场吗?我怎么会在这里?洛山村如何了?!”渡月焦急的眼神里,透露出各种不安。

  “魔界军并没有攻入洛山村,赤鬼、灼、一个和尚、还有一个姑娘抵挡住了吧。”雨汐看着满头大汗的渡月,“你现在没有完全恢复,你不能去!“雨汐似乎是猜出了渡月的心思。

  “这件事因我而起,我怎么能不去,如果今日我渡月因为这件事,而让洛山村覆灭,我一定会负罪一辈子的!”渡月从床前坐起,“我们一定要守住洛山村!”

  而就在此刻,洛山村前,漫青山已经开始体力不支,逐渐处于下风。

  “自己家里的事,我自己来处理!”突然黑色血铃兰般的剑气刺向魔钟柳。

  “鸢尾!”魔钟柳右手掌心接住了这一股剑气,“没想到,今天新账旧账全部都来了。”

  “姑娘,小心!”

  没等鸢尾反应过来,魔钟柳右掌将剑气反噬,并刺向了鸢尾。

  “姑娘,没事吧!”漫青山用双手接下剑气,“快回去!”

  “我不回去!”鸢尾从侧翼杀了上去,“魔钟柳,你的死期到了!”

  “就凭你吗?”魔钟柳单手一挥,漫青山被剑气打出几米开外,“再来几个人都不能把我怎么样!”

  魔钟柳掐住鸢尾的脖子,“妹妹,你太让母亲寒心了。”

  “别动她!”

  “哦,竟然还活着,我还以为你早被打的累趴了,没想到还有力气?”魔钟柳放下鸢尾,朝渡月走了过去,“你知道我讨厌你什么吗?你的每一个眼神,都让我觉得恶心!”

  “渡月!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鸢尾嘶吼着。

  “我身后和眼前的所有人,都是我挚爱之人,我从没想过在我出身之后,能相遇相知相识。每一个人都是我想去守护着的,我不愿看着这些美好被你们破坏,你们也不配!”

  突然渡月的身后,自怜、自惜两个姐妹走了出来。

  “渡月,朋友。”

  “渡月,不会一个人。“

  两姐妹身体不断发出耀眼般的光芒。双手合掌,念着无人可知的语言。

  “自怜!自惜!”雨汐看着眼前的姐妹。

  两姐妹身体慢慢变幻着,就如同蚕茧一般等待着破茧而出的机会。

  “不知好歹!”魔钟柳冲了上去,“再见了。”

  剑气正面砍中两姐妹,发出了滋滋的响声。

  “自怜!自惜!”渡月冲了过去。

  “什么!”剑气并没有伤到两姐妹,不断膨胀的能量聚集着。魔钟柳的剑气被直接吞噬,魔钟柳缓缓向后退去。

  只见两姐妹幻化为一柄双剑,剑身犹如金龙盘旋,剑柄处落有人界的圣花——鸢尾花纹。

  “这是......”刚刚赶到村口的律劫被眼前的双剑惊呆了,“悬龙子午剑。”

  剑似有灵性一般,来到渡月面前。

  “自怜?自惜?”渡月看着眼前的剑,双手捧着,轻抚着,每一寸的剑身都犹如一个个生灵,弹跳与指缝间。剑身不断冒出的金龙,照耀整个洛山村。

  “终于还是出现了,悬龙子午剑。”漫青山站了起来,对着剑说道,“被称为人界失传已久的神秘之物,人界不传之剑,每隔一段时间会出现在人界,等待着继承人的出现。”

  闪耀的剑身折射出的金龙将魔界军包围,金龙犹如通人性一般,一路将魔界军打得溃不成军。

  “区区一把剑,就怕成这样,闪开!”焚骨举起巨矛冲了过来。

  渡月右手举起剑,周围的树丛被狂风肆虐一般卷起,地面的尘土无秩序的抖动着。

  渡月右手执剑,将剑身置于眼前,只听见一声清脆的撕裂声。

  “渡月!”鸢尾看着渡月,“渡月!”

  “鸢尾。”

  “不可能!这不可能!”焚骨痛苦地倒地,“这伤口怎么可能是刚刚那个小子制造的。”

  “别小看我,也别小看我们人界!”

  “笑话!”只见魔钟柳朝着渡月刺了过去,被渡月用剑身挡住,“我最讨厌的就是你现在这般面孔,惹人厌!”

  “魔钟柳好久不见了。”突然整个洛山村回荡着这个声音,“现在的你已经无法抗衡眼前之人。”

  “呵,长老,300年没见了,竟然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死里逃生,还在人界苟活着。本来是想让你活的久点,但是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你必须死!”

  “魔钟柳,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无章可循。”随着一阵清风,一个老者出现在了村口。

  “长老!”赤鬼扶着受伤的手臂朝长老走去,“长老要不是我......”

  “你们都没错,命中注定的总逃不了,还记得300年前,我独自一人死里逃生,来到人界。第一个遇到的就是人界的住持,和住持的一番相识,让我也逐渐明白,命运是多么的不可逆。来到洛山村也是意外,也算是被村长所信赖,一直长居于此,收留了赤鬼、雨汐、还有自怜自惜姐妹。我对你们说不要带外人进入洛山村,是怕这个命运会来得太快。”

  “呵,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魔钟柳向后退去。“你以为就这样结束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带着这么多的魔界军吗?”魔钟柳指了指上面的天空。“知道你们的处境吗?今天不用我亲自来,统统都要在这里陪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