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渡月桥边鸢尾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节 分崩(下)

渡月桥边鸢尾花 树七而为 5 2019.09.11 22:18

  “赤鬼,你在干吗?”灼看着眼前的赤鬼,“我先去上庸府那边看看。”

  “......”赤鬼并没有说什么,玩弄着眼前的树叶子。

  “各位将军们,你们是否看到几个来自于樊府的人界?”

  “......”守军们侧脸看着灼,并没有搭理他。而此时灼腰间掏出了几个银耳。

  “各位守军将军们,这点银耳就当是......”

  “这银耳拿着真晦气。”赤鬼走到灼身边,“你们不要,我可要了。”

  “赤鬼!你干什么!”灼立刻道歉,“各位将军们,我的弟弟,不太懂事。”

  “谁是你的弟弟?”赤鬼将灼手中的银耳拿了过去。

  而此时上庸府大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老妪。老妪看着赤鬼和灼,“两位可认识律劫?”

  “这位大婶,你知道律劫在哪里吗?”

  “这里,这里。”老妪招呼着赤鬼和灼。

  “看来在门外闹一闹还是有效果的。”赤鬼笑着便跟了过去。

  而此时门口的守卫将赤鬼拦了下来,老妪来到守卫军跟前,拿出符令,“公主有请。”守卫看到符令之后,立刻退后。

  “公主?”赤鬼笑着进去了,“公主是谁,还认识我赤鬼的大名?”

  “赤鬼提高自己的注意力,前面的事情,我们还需要小心。”

  ......

  “你叫什么名字?”漫青山向着不远处的上庸说着。

  “你不用知道我叫什么,我们的目标一致就可以了。”

  “你是魔界之人吧?”漫青山说道。

  “我是魔界之人。”夕雾说着向后仰了过去。

  “你想做什么......”漫青山惊恐着。

  “以后话少点,也许还能活的久点。”

  “既然不想让我活的久,何须刚刚来救我。”

  “你还有价值,而且你应该知道我们需要面对的敌人是谁。”

  “你知道是谁吗?”

  “我自己都不知道。”

  “魔界五使。”

  “也许并不是魔界五使。”

  “为何?”

  “这背后的操纵者,有自己的算盘,而魔界五使,只是他的一枚棋子。”夕雾说着。

  “那这背后之人,目的是什么?”

  “反正不是为了四界,抓紧了!”夕雾急速向着上庸府掠过。

  ......

  “卦师,看来又有不自量力的人来了。”血鞭说着。

  “血鞭,你退下!”卦师训斥着。

  “卦师,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凡是影响到我们计划的人,格杀勿论。”

  “不要坏我好事!”

  “卦师,我先替你收拾掉这些手下败将,之后再来负荆请罪,你看如何?”血鞭冲向了渡月,“这次你别想逃走了!”

  “你竟然比上次速度更快!”渡月还没来得及反应,腹部就被血鞭的拳头击中,渡月向后退去。

  “你还没明白,之前和我的差距吗?”

  “胡闹!卦师!”傅上来到大厅中央,“你们都够了!”

  “傅上大人,我们一向和平共事,但是这次是你们先动的手。”

  “笑话!魔界五使你们的心眼,你们自己知道,但是我是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的!”

  “我们魔界五使有自己的使命,与你们区区人界没有关系!傅上大人,我们的承诺依旧有效,但是请把这些无关紧要之人驱逐!”

  “傅上大人,不要被他们骗了,之前在盐池,魔界五使就曾经为害村民,而如今他有出现在这里,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说我吗?”血鞭舔着自己的鞭子,“我可只是为了帮他们。”

  “帮什么?难道要置别人的生死于不顾吗?”鸢尾怒斥着。

  “你们难道不去问问那些被我村民,他们的感受?”血鞭无动于衷,只是冷眼看着眼前的鸢尾,“不要忘记了,人界是四界之中最爱享受,最有欲望的族类,满足你们的愿望,哪怕是在梦里,都是没有人会拒绝的。”

  “人界虽然是一个七情六欲最多的族类,但是之所以如此,我们才会对未来有更多的憧憬,更多的期待。”红玉站了出来。

  “笑话!人界你们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吗?还有那些站在人界的魔界!你们如何面对以前的魔界的前辈们!”卦师的气息开始膨胀,撑开周围所有的桌椅。

  “卦师,现在回头还不晚,四界完全可以和平相处。”律劫说着。

  “你们可能是误会了,我们魔界五使对你们人界没有兴趣,我们有自己的目的和使命,而这些使命,你们不需要干预!”

  “傅上大人!他们说的是什么?!”袁轩看着一旁的傅上说道。

  “傅上大人,我们的承诺......”卦师提醒了傅上一句。

  “各位,魔界五使是来帮助我们的,他们并没有想独占四界,我们和他们的目标是一样的。”

  “难道让黑水蔓延在人界的土地上,就是一致吗?”渡月说着。

  “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但是不意味着没有结果。”傅上走到渡月面前,“你看这个是什么?”傅上拿出一瓶液体,液体中粉色透明的物质不断的沉淀着,巨大的气息不断从瓶子之中散开。

  “这是!”

  “这就是黑水。”傅上收了回去。“黑水不断吸收着气息,这些气息足够将整个轮回颠覆。”

  “你想颠覆轮回!”律劫惊讶着。

  “轮回?”

  “轮回是什么?”从大家的脸上,完全对于这件事没有任何头绪。

  “轮回乃是这个四界的秩序。”突然在大家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女子的声音。

  “白芨!”

  “不可能!雉剑没有牵扯住你们吗!”卦师惊讶着看着白芨。

  “你们的诡计也许也并非是牵制住我吧?”白芨走了上去,“卦师,你们已经输了,我已经让瑶界开始制作克制黑水的丹药,不久之后你们的黑水也将失去对于气息的收集。”

  “那我就第一个解决掉你!”血鞭冲了过去,“不愧是瑶界,内力的气息已经能将我完全反制住。”

  “我来这里并不是要和你们魔界五使过招的。”白芨将手中的天桎.南水用气息凝固住,“你就是上庸府的傅上吧,不要执迷不悟,将你手里的黑水交予我,方能保四界安宁。”

  “笑话!我堂堂上庸府主人,这是我和魔界五使的交易,与你们所有人无关!”

  “那就别怪我强夺了。”白芨冲了过去,傅上用自己的剑抵挡着,“不愧是傅上,一般人应该也抵挡不住我一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