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渡月桥边鸢尾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真相(上)

渡月桥边鸢尾花 树七而为 2259 2019.08.04 23:29

  “凉脊,回去!”魔钟柳手中的黑色气息不断增大着,“可别怪我没和你说过!”

  “魔钟柳,这里是舒楼阁!”凉脊的脸色显然已经开始阴沉了下去。

  “但你不能欺负我的妹妹!”魔钟柳拉出黑色剑气,直接一个突进,砍在凉脊肩膀上,“铃兰是我妹妹,你要是胆敢再欺负她一次,那你不会再是肩膀的铠甲问题了。”

  只见凉脊的肩膀铠甲突然碎裂,无数的碎片直直的插入地面。

  “魔钟柳,你也并没有全身而退。”凉脊因为巨大的剑气残痕不住地让后退去。

  “啊!”魔钟柳看着右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右臂已经被冻伤,魔钟柳神情痛苦地单腿跪地。

  “哥!”铃兰已经顾不得四镜,“我来对付他!”

  “你走!你打不过他!”魔钟柳痛苦地站了起来,走在铃兰面前,“记得去找母亲。”

  “哥!”还没等铃兰回复,魔钟柳还未被冻伤的左手剑气杀了过去。

  “凉脊,是你逼我的!”魔钟柳左手剑气刺入凉脊右侧,直接刺穿凉脊身体。由于剑气的存在,伤口处不断地滴落着黑色的剑霜。

  “魔钟柳,我和焚骨并不相同。”凉脊嘶喊着,右侧的肉身不断地生长着,新生肉体覆盖在刺穿的身体上,不断融合着,“那这次换你了!”

  凉脊背后的双手冰斧已经链接在锁链上,不断地回旋着,寒冷的凉气不断地蔓延开来,让人不禁打起了寒颤。

  “我会带上你的头颅,去见主人。”凉脊冲了过来,身体上不断滴落的水滴,发出阵阵恶臭,正当冰斧砍向魔钟柳的时候。

  “凉脊,你的对手在这里。”红黑发色极具辨识度的女人,用自己的暗器结成的网抵挡住了凉脊的进攻。“你们去应付四镜,他一人对付不了。”

  “娘!”铃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铃兰,去帮他们解决掉四镜,按照你们的能力完全可能。”女人双手掌心抽出5个暗器,每个暗器用丝线牵在手指上,每一根丝线泛着红色的血光。

  而就在另一边,龙珏用翻龙戟不断的砍向四镜,但是不断融合的四镜对于任何打击没有任何反应,四镜不断的从地底吸收着能量,无数的气息被四镜吸收着。

  “白姑,你以为你救得了他们?四镜已经将血池中的气息全部吸收完毕。你们根本就没有胜算。”

  “凉脊,你还是担心下你自己吧!”白姑的暗器滑着红色的丝线飞向了凉脊。

  “区区暗器,能伤我何?”凉脊用冰斧旋转着,抵挡着暗器,另凉脊没有想到的是,暗器直接刺穿冰斧,刺入凉脊双心,“怎么会这样......”

  “凉脊,快把你背后主使告诉我,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白姑你以为你赢了?啊!”凉脊的身体不断吞噬着暗器,将白姑拖了过去,“你忘了,我可以不断吞噬我自己的身体。”

  “龙珏你没事吧!”铃兰来到龙珏身边。

  “四镜已经把血池祭祀的气息吸收完成,他醒了。”龙珏抬头看着眼前巨大的四镜。

  “也许我们还不晚。”魔钟柳用自己体内的气息,逼出了右手的寒气。

  在他们面前的四镜已经吸收完成血池的气息,变得巨大而扭曲。整个四镜的力量令整个舒楼阁为之一颤。

  ......

  “这是在哪里了?”

  “禀将军,现在是在神界的落子界。”

  “不是说了,去追捕白芨吗?来这里干吗?”

  “禀将军,天帝认为白芨屠杀了人族之后,便会来到此地。”

  “哼,白芨乃瑶界瑶仙,她铁定不会在这里等着我们。”男人向前走去,在一处转角地,蹲了下去,用手贴着地面,念起了咒语。

  “我就说白芨不可能来这里。”

  “那将军,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刚刚用自己的气息寻找着方圆百里的气息,根据气息,白芨还在神界。但令我特别意外的一点,在神界,竟然还有两个瑶界之人,以及一个人界之人。”

  “不可能,瑶界只有瑶仙白芨才能炼制的穿心丹,人界也只有气息强大的人族才能来到神界。”

  “你都说了,那就说明此刻在神界,有着气息极为强大的人界以及两位强大的瑶界之人存在。不过我已经根据残留的气息找到了白芨。”

  “将军,她在哪里?”

  “在天桎.南。”

  此刻在天桎.南。

  “住持”

  “白芨,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睚眦的巨刀瞬间砍了下去,“看你的破魂伞还能支撑多久?”

  “睚眦!你把住持怎么了!”

  “只是简单的用眼神催眠住了而已,住持已经被我拉入了梦中。”

  “睚眦!”白芨将破魂伞收起,拿出身后的短剑。

  “瑶仙没想到竟然用起了瑶界的禁器——剑器。”睚眦耸拉着自己的肩膀,“这可是死罪啊!”

  “......”白芨慢慢向前,正当要冲向睚眦之时,一支箭射了过去。

  “是谁!”睚眦向右看去。

  “白芨,好久不见了。”

  “你是!天噬!你怎么在这里!”

  “似乎是忘记在神界做的事了呢,但是白芨你的事,我们稍后再说。这位是?”天噬指着睚眦。

  “小子,你还没出生,我就已经在神界了。”睚眦的眼神带着鄙夷和愤怒。

  “原来是一个满嘴胡说八道的没有教养的人。”天噬用弓箭指着睚眦,“我从来没有失射过任何一样东西,包括活物。”

  “有意思!”睚眦迅速冲向天噬。

  “将军!”

  “行动很快,但是并不灵活。”天噬向侧面躲过,看着被睚眦砍到的地面掀起了火焰般的冰霜,“有一套!”

  “天噬!你打不过他!快回去!”

  “白芨,你就在旁边看着就可以了。”

  “凭你吗?”不知何时睚眦已经在天噬面前,“太慢了你!”

  睚眦的巨刀砍中了天噬的左肩,剧烈的疼痛,让天噬咬着牙。不断冒出的鲜血,从肩膀处流出。

  “将军!”

  “通通闪开!”睚眦用巨刀将神界军队打得溃不成军。

  “再见了,神界之子!”正当睚眦的巨刀砍向天噬之时,白芨用破魂伞抵挡住了睚眦的巨刀。

  “快走!”白芨扶着天噬和住持向着神界边缘之地离去。

  “白芨!”睚眦嘶吼着,“秘密给你们知道,你们休想离开这里!”

  “那是谁。”天噬不断的重复着。

  “他是天桎.南的活物——睚眦。”白芨停了下来,“我们暂且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白芨你怎么到处惹事!”天噬看着白芨,“你身上还背负着数条人族的血债。”

  “我?”白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噬,何出此言?”

  “这就是证据。”天噬从衣袖里取出白芨的折扇碎片,“你的折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