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渡月桥边鸢尾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何为(中)

渡月桥边鸢尾花 树七而为 4 2019.08.23 23:03

  “师哥,你没事吧。”苏岑搀扶着漫青山说道,“伤得好深。”

  “快走,我没事儿。”漫青山眉头紧锁,那种痛苦无语言说。

  “这里应该是师傅所在的地方了。”苏岑将漫青山放下,从腰间取出笛子,开始吹了起来。旋律悠扬,伴随着风声,穿梭于整个山间。“师哥,师傅马上就来了,你再忍忍。”

  “没事儿,刚刚那个女子已经手下留情了。如果再往左一点,可能我真的就没命了。”漫青山看着自己的腹部。

  “那个女子的实力,比师哥还要厉害,气息的强度微弱但有特别特殊,不是刻意去隐藏,而是根本就没有......”

  “所以......”漫青山不住的咳嗽着,“那个时候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此时山间回应着笛声,无数的枝叶被风微微吹起,山谷中的各种符号开始闪烁着,就在漫青山所在的地方,一个符印出现在地上,一个男子突然出现,他眉间有着符印,形如桃枝,手中握着长笛,着藏青色的衣衫。

  “苏岑,青山是怎么了?”男子立刻来到漫青山身边,用右手在漫青山腹部摸索着什么,“这是......”

  “师傅,我们刚在神界石碑调查,然后果然是师哥说中,魔界正在此地进行着某种计划,但是后来出现了一个女子,她直接将师哥打成重伤,不过她没有任何的杀气。”

  “女子是使枪的吗?”男子侧着身问着苏岑。

  “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

  “伤口很直,是被枪、矛等武器刺伤造成的。”男子用手不断散发着气息,“青山,你稍微忍耐下。”

  “啊!”剧烈的疼痛让漫青山的眉间紧锁,“师傅,那个女子到底是谁!”

  “她是魔界的五使之一,莫心。”男子说着,“但是他们去哪里是为何?”

  “难道说他们和魔界军是一起的?”漫青山说道。

  “这个可能性很大,目前因为千钰枝的事情,造成了四界开始动荡,魔界也在预谋着什么,千钰枝的事情虽然暂告段落,但是现在四界的流言蜚语众多,甚至有部门人已经开始寻找所谓的唤月琴。”

  “唤月琴也是师傅一直希望我们能找到的吧,上次让渡月拿走了,不过下次我已经会从他手里抢回来!”漫青山咳嗽着,“一定会。”

  “青山,先休息一下。苏岑带青山回去。”

  “是,师傅。”苏岑将漫青山扶了起来,“师哥我们走吧。”

  男子看着眼前的两人走远。“出来吧,不用躲躲藏藏了。”

  “不愧是归虚。”阴影中一个女子出现了,她头戴着斗笠,分不清楚到底是谁,“上次和你说,关于寻找石碑的计划,看来是失败了呢。”

  “我只是答应了你可以做到,但可没说什么时间做好。”归虚转过身,“你请回吧。我还有事。”

  “何事比此事还重要?莫非你根本就没有想寻找石碑!”女子的语气逐渐尖锐了起来。

  “我归虚从来没有食言过。”

  “那你让我如何回去和主人交代?”

  “我说了!这件事由我来负责,也轮不到你卦师来责问我什么吧!”归虚将长笛系在自己的腰间。

  “而且你要的人,渡月现在就在上庸府上,我可是给你一直留着。”

  “卦师,我说了,这是我和她的问题,因为以前的事,我才答应她帮她这一次,但如果你们得寸进尺,也休怪我归虚不客气,那么,请!”

  “也好也好,你的猎物我替你收了。哈哈哈哈哈”一阵笑声之中,卦师消失在了山间。

  “不祥之兆......”归虚看着天空的双色太阳。

  ......

  “白芨,你来看这里。”天噬和白芨已经抵达琴川,“这里的刻痕有规律似的印在每一个枝叶上,这个符号不存在与我们神界,是你们瑶界的符号吗?”

  “这是......”白芨将枝叶抬了起来,“这是瑶界的封印符印。”

  “封印符印?这里封印着什么?”

  “不是封印着什么,而是封印已经被打开了。”白芨指着枝叶的符号。

  “会是什么?”

  “这里附近是以前埋葬魔界军的地方。”

  “魔界军?”天噬惊讶着。

  “300年前的战斗,四界中的魔界军由于数量极多,无**回,为了超度并让正常的秩序进行下去,在住持的提议下,我们将所有的魔界军都分别埋葬于四界。”

  “原来如此,这里曾经是魔界军的埋葬地。”

  “不过这件事只有我、住持、龙珏、天帝、樊裔、白姑、魔主知道。但是为何魔界能知道埋葬点。”白芨根本不相信眼前的所有。“他们究竟想如何?”

  “难不成是魔主告诉他们的?”天噬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魔主自从300年前大战之前就消失了,他也不会为了此时而大动干戈,对他无意。”

  “那还有谁?”

  “可是我看了埋葬魔界军的符印并没有被破坏。”

  “那你刚刚指的不是这个符印吗?”

  “并不是,而是你身后不远处的那枚红色符印。”白芨指着天噬不远处的树影下。

  “这个符印我没有见过。”符印外圈围绕着双剑的符号,但是符印已经被破坏。

  “有没有感觉到什么?”白芨的折扇开始不停的翻转着,“有人。”

  “没人啊,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气息!”天噬不停地在四周围观察着。

  “小心身后!天噬!”白芨喊了起来。

  “你是谁?”只见天噬身后一个手持双剑的男子看着他。

  “你是谁!”天噬后翻之后,将身后的长弓拿了起来,“你到底是谁!”

  “有意思,几百年了,这里应该是瑶界吧?”男子耸了耸自己的肩膀,“太久了。”

  “天噬,小心,此人没有任何的气息,他究竟是朋是友,我们都无法断定。”白芨靠了过来。

  “我能感受到你们内心的不安和恐惧,但是我还有其他事没做,下次再见吧。”男子转过身刚准备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天噬的箭直接射向男子。

  “就这点本事?”男子侧着身体,用自己手中的双剑击打着弓箭,弓箭就好似有灵性的朝着天噬飞了过去,“再见了。”

  只听见弓箭断裂的声音,男子向后看去,白芨用破魂伞直接将弓箭挡住折断。

  “你手里的是破魂伞?”男子笑了一声,“原来是现世的瑶仙。”

  男子饶有兴趣的转过了身,“那这次我可不会再输给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