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渡月桥边鸢尾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隐瞒(下)

渡月桥边鸢尾花 树七而为 2405 2019.08.30 10:55

  “禀瑶仙,瑶界各部落已经聚集完毕,就差......”

  “我知道了,先下去吧。”

  “是,瑶仙。”

  “怎么了,白芨?”卷帘中走出一个女子,“你有心事。”

  “......”白芨没有作声,慢慢站了起来,“如果没有什么事,白芨我就先去瑶池了。”

  “万事当心,切勿鲁莽。”女子转过身走进了卷帘之中。

  ......

  “瑶仙,瑶仙,瑶仙......”白芨从神殿之中走向瑶池,一路上,各方部落的族长一字排开,站在瑶池左右侧,白芨所到之处,每一个人都鞠半身躬,手掌向后伸开。

  “红纸,去帮我看看,泽兰的部族来了没有。”白芨在身旁丫鬟的耳边悄悄说着。

  “是,瑶仙。”丫鬟从边侧离开了。

  整个瑶池从神殿出发,沿着瑶界的西河向西走,就来看到远处的一盏纸灯,纸灯一字排开,灯上挂着瑶界的符印,红色的符印映衬在西河之中,反射过来的红色光线直接射向远处的瑶池鼓。瑶池鼓随着不断的颜色增加,折射出五颜六色的纹理,承在天边,宛如彩虹。

  这里被瑶界成为最神圣的地方,凡是历届瑶仙,都需要从这里更衣沐浴,从这里开始自己的另外一生,但白芨是个例外。因为上界瑶仙的失踪,她并有完全在瑶池进行祭祀,也没有按照传统的方式去进行受礼,所以在某种程度来说,白芨属于临时的更替。但是随着时间的拉长,瑶界已经普遍接受了这个现实,上一届的瑶仙苏梅已经离开,而白芨是他们现在的瑶仙。

  “大家请坐。”白芨双手压了压示意大家坐下。“今日在瑶池,我将很郑重的和大家说明最近四界的一些事情,也希望大家能安静的听我说下去,事关瑶界存亡。”

  “什么!瑶界存亡?”

  “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几百年了,怎么还有这种事?”

  人群开始议论,各说各的,白芨也预料到了事情的发展趋势,“各位瑶界的族长们,此次瑶池大会,是希望大家能明白目前三界的一些重要的事情,为以后做准备,当然今日所说之事,也是希望大家能同心共力。”

  “瑶仙,泽兰部族已经到了。”红纸在白芨耳旁说着。

  “大家安静!”白芨站起了身。“最近四界接连发生了血铃兰、千钰枝的问题。我们瑶界依旧能身处旁观,没有任何问题。瑶界在四界之中向来就不是以所谓武力去干预其他三界的。”

  白芨用手指着远处的石龙之心,“大家都还记得300年前的石龙之心,这次我们会再一次遇到,但是面对的敌人将是我们所无法应对的。”

  “什么是无法应对的?”突然人群之中一位女子指着白芨说道,“我们瑶界从来没有一个瑶仙会说出如此没有自信的话语,哪怕是遇到最危急的也一样。”

  女子转过身,面对着所有的族人,“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带领瑶界向前的人,而不是在这里孜孜教导的懦弱的瑶仙。”

  女子说完再一次转过身,指着白芨,“瑶仙,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让你如此担惊受怕!”

  “瑶圣,放肆!”红纸在白芨身边说道,“你一个瑶圣竟然对着瑶仙大声喊叫,按照瑶界的规矩,你早就已经被抛入瑶池,转世为魔了!”

  “哼,我泽兰做得正行得正,如果瑶仙不能给我,给我们一个说法,恕难从命。”泽兰弯着身说道。

  “泽兰,我想你所想要知道的事,和我要说的事,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有数吧?”白芨清了清自己的嗓子。

  “瑶仙,不要和我们打哑谜了。”

  “是阿,瑶仙,你说吧。”

  “我们都走过了这么久了,什么风声雨声没有听过?”

  “大家稍安勿躁,将符印带上来。”说完,一块儿巨大的岩石被搬了上去,岩石的正面的符印清晰可见。

  “请所有的族长上前一步。”

  “这是......”

  “不可能,这个符印在哪里发现的?”

  “都过去几百年了,竟然还能看到这个符印。”

  无数的族长看过之后都表示不可理解,讨论的声音已经遍布整个瑶池。

  “大家安静一下!”红纸说道。

  “我说大家对于眼前的这块儿符印一定很感兴趣,这块符印是在瑶界的琴川发现的,发现的时候下面是空的,而就在我赶去的时候,出现了一位魔界之人,他手持双剑,身材高大。”

  “瑶仙,难道说......”泽兰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是魔界五使之一的雉剑。”

  “魔界五使?!”下面所有的族长沸腾了,“这根本不可能,魔界五使怎么会在瑶界?!”

  更多的人并不知道所谓的魔界五使。

  “魔界五使怎么会出现在瑶界?”泽兰说道。

  “关于魔界五使怎么会出现在瑶界,恕我也知情,但是目前魔界五使的出现就意味着一次腥风血雨即将来临,在这里我想和所有瑶界的族长说,这次希望大家能支持我,能够和另外三界合作,一起对抗魔界五使。”

  “瑶仙,你难道又忘记了,关于瑶界的传统,我们不会和任何其他三界有挂钩的,这是我们的底线,也是我们的忌讳。”

  “各位,事态紧急,我们需要其他三界的支持,我们才能生活下去,魔界五使不同于以前的敌人,他们的可怕是我们所不能想象的。”

  “瑶仙,你命令不了所有瑶界之人这么做。”

  “所以,愿意的瑶界之人,请上前一步。”

  这个时候在瑶池,无数的瑶界族长需要为他们的部落选择未来,而这个未来谁都看不清方向。而现在起码白芨看到的是犹豫和不安,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一步。而就在此时,瑶池的另一端一个男子出现了。

  “是谁!”泽兰冲了过去。

  “别急,姑娘,我并不是来挑事的,也不是为了你们所谓的瑶池大会的。”

  “樊溪?”白芨看着男子缓步走来。

  “保护好瑶仙!”红纸喊道。

  “不用那么紧张,如果我想桶穿整个瑶界,岂不是很简单。”

  “休要胡说八道!”泽兰已经张开了弓。

  “不过我确实很佩服你们瑶界的,这么民主,对于我们人界来说,我们目标相统一就应该去执行,而不是给你们任何的选择!如果给了你们选择,你们得寸进尺,这种所谓的瑶池大会简直就是笑柄!瑶界难道这么怕死?还是说300年前经历过那些事的人都已经老了?不中用了吗?”

  “你到底是谁?”

  “你们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但你们要知道,你们不做,并不代表魔界五使不会来找你们,你们就是等着被消灭的是吗?如果是,悉听尊便。如果不是,就像个瑶界之人的样子,给我看看你们300年前的那种韧性,瑶仙,告辞。”男人说完便步入不远处的迷雾之中消失了。

  “瑶仙,我们愿意!”无数的声音犹如排山倒海般覆盖住整个瑶池。

  “泽兰。”

  “既然被一个区区人界看不起,我还有什么话好说。”泽兰收回了自己的弓,单膝下跪,“全听瑶仙吩咐。”

  无数的瑶界之人在瑶池在此刻的决意响彻整个瑶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