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渡月桥边鸢尾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节 原由(中)

渡月桥边鸢尾花 树七而为 2061 2019.09.04 22:37

  “你们在这里应该没事了。”傅韵推开房门,“老妇是我父亲以前的朋友。”

  “各位都是傅韵的朋友吧,来来来,这里有请,我们这里虽然这里破旧,但是还是能够让大家安顿一下的。”

  “大婶,没关系,我们就在这里暂宿一夜,明日一早就走。”鸢尾看着渡月嘟起了嘴巴。

  “各位,现在上庸之地面临着巨大的灾难,诚如你们所见,所有的一切正在面临崩坏。”傅韵说着,拿出手里的一杯黑水,“这是人界下庸、盐池、上庸、上至、下至等地发现的黑水。”

  “黑水?让我看看。”铃兰接过手中的黑水,“这黑水难道是......”

  “是之前在血池用以祭拜的之物。”鸢尾说道,“姐,你还记得以前母亲在血池的时候用黑水来祭拜过死人。”

  “记得,所以这黑水似曾相识。但是母亲从来不告诉我们,这些黑水究竟是什么。”

  “这黑水散发出的气息是如此沉重、邪恶。”叶来飞看着,“这绝对不是什么神水。”

  “各位看来也并不清楚这黑水的缘由。”袁轩拿起剑转身准备离去,“傅韵,这件事,我们靠不得外人。”

  “袁轩!你回来!现在整个上庸都在找你和我,你若出去,九死一生。”

  “公主,我袁轩并不怕死,但是我必须让傅上大人清醒回来,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到底怎么做。”

  “不过你们倒是提醒了我。”律劫看着黑水,“这水我以前不但见过,而且还喝过。”

  “小石头,你还喝过?”红玉睁大了眼睛,“这能喝吗?”

  “这水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吸食气息的秘水,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被吸食的毒物。”

  “那就是说凡是普通人喝了这个之后,会迷失?”

  “可以这么说。”

  “没错,凡是喝了这水的人,简直就像失了神一样。”傅韵说道,“但是......”

  “你是想说为什么傅上大人会这么做?”律劫似乎是看穿了傅韵的心。

  “也许他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但是我们必须当面和我父亲对峙。”

  此时,老妇突然上接不接下气的跑进了屋内,“不好了......不好了。”

  “大婶,怎么了?”渡月说道。

  “上庸府的人集合在门口了,你们快走!”

  “我们现在也走不了。”

  “这里有一个后门,你们往那边走,出去之后会来到上至,别回来。”

  “大婶,那你怎么办!”傅韵看着眼前的老妇。

  “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唯一能为傅上大人、上庸做的,我都做了,老头子也在上面等着我,好了,别犹豫了,快走吧!”

  老妇直接将大家往密道推。

  “大婶,我不会走的。”渡月直接推开老妇,冲向屋外。

  “渡月!”鸢尾也追了过去。

  “老人家,你就别为我们着想,这次是最好的机会。”律劫拉着红玉的手也赶了过去。

  “大婶,我们都会没事的,请相信我们。”傅韵将老妇搀扶回到屋内,“没事的。”

  “老人家,年轻人如果你都能劝说下的话,我们这些老干柴还要做什么,哈哈哈,好好等着吧。”叶来飞缓缓的走出了屋外。

  “公主,你就留在屋内,我和他们出去就可以了。”袁轩也走出了屋外。

  “来着何人?报上名字!”屋外的上庸府军队层层叠叠,把土屋直接围成了一个圈,“傅上大人有令,追捕混入人界的魔界之人。”

  “我便是魔界之人。”鸢尾站了出来,“你们这是怕了?”上庸府的军队全军后退了一大步。

  “你们上庸府就这点能耐?”鸢尾将自己右手的剑气拉长,“不要逼我出手。”

  “鸢尾,我们先别这样。”渡月压下了鸢尾的右手,“勿要伤及无辜,我来。”

  “将军,在下乃樊府长子渡月。”

  “原来是樊府的人,怎么来到我上庸之地?”

  “我可是第一次听说人界之人却不能到人界之地?”铃兰讽刺般的说着。

  “你又是谁?敢在上庸之地胡说八道!”

  “我也是你们要找的魔界之人,不过我的名字你们也不配知道。”

  “将军,这两位乃我朋友,也是人界的樊裔将军的朋友,你可以不卖我一面子,但是樊裔将军的面子总要卖吧?”

  “什么樊裔将军的,此乃上庸府,上庸之地,我们只有傅上大人一人。”

  “混账!不认识我了?”袁轩吼道。

  “袁轩大人,你怎么和这些人在一起,属下不得不把这件事告诉傅上大人,那个时候不知道傅上大人会如何想了。”

  “混账!这种时候还想着自己的事情!你们来这里只是单纯的找魔界之人?”

  “正是,来人将那两个魔界之人抓起来,送到上庸府听候傅上大人发落。”

  “是,将军!”

  上庸的军队慢慢靠近鸢尾。

  “姐,你小心。”

  “区区人界军,姐只是担心你杀不够。”

  “将军!你们无论如何都要大开杀戒吗?”渡月挡在上庸军队面前。

  “你小子让开,不想死的话。”

  “我只是怕上庸的军队会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大家听着!抓住眼前所有人,都有重金!”

  上庸军队潮水般的一涌而来。渡月还没抽出子午剑,鸢尾的剑气已经直接劈了下去。顿时整个上庸军直接损失一面军队。铃兰的血荆棘直接刺穿上庸军的弓箭手。

  “大人,完全打不了啊!”上庸兵开始后退。

  “你们快上!谁敢回头就是死!”

  “我看你是疯了!”袁轩冲到面前,“我会把你的头颅好好的给傅上大人看看的,让大人看看你的这张嘴脸!”袁轩一剑就将其人头分离。

  “所有的军士们,放下手中的武器,我们并不是因为要迫害你们而来的,都是有家的人,我们只是来调查上庸的情况,难道大家不觉得最近上庸的问题吗?”傅韵说道,“我乃上庸府公主,难道大家觉得我们会害了你们吗?”

  “所有将士听令!”袁轩拿着人头,掏出手中的将军府令,“还有谁!”

  所有的将士们纷纷下跪,“将士们,我们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请随我们回上庸府问个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