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渡月桥边鸢尾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节 异界(中)

渡月桥边鸢尾花 树七而为 2360 2019.10.04 23:13

  樊溪的右手由于被凤族的火焰炙烤着,并不能马上得以恢复,托着自己的右手向瑶圣走去。

  “啊......”瑶圣单手撑着自己的心脏,“可恶......”

  “她看来已经要耗尽自己的气息了。”白芨说着,“但是现在她是唯一有能力去抗衡樊溪的人了。”

  “瑶仙,我们必须把自己所剩下的所有气息给瑶圣,不然我们都没有办法全身而退。”红纸对一旁的白芨说道。

  “唯有如此了。”红纸、白芨、苏岑三人用自己最后剩下的气息形成气息圈,包围在泽兰身边,巨大的气息圈将泽兰团团围住。气息圈不断的向外发出五彩斑斓的颜色,静怡而又强大。

  “你们以为就你们所剩下的气息能够给她什么吗?”樊溪的右臂开始逐步恢复,撕扯的肉块在不断的恢复破坏着,“凤族的传说,没想到可以由我来终结。”

  “樊溪,你错了。”泽兰站了起来,“强大可以有很多的含义,可以是气息的强大,也可以是内心的强大。凤族也好,瑶界也罢,如果你不懂,你永远只是天桎地梏的一个游荡之鬼。”

  “是吗?那我很想要看看,你现在所剩无几的气息里,还有多少力量可以阻挡我!”樊溪直接冲向了泽兰,“这一次一定不会再有上一次的手下留情了!”

  “你只是一个无知的恶鬼而已......”泽兰将双手紧闭,额头的凤族印记蔓延之手臂、双腿。源源不断的气息从印记之中散开,如风一般的围绕在泽兰身旁。

  樊溪已经将自己的剑气提升到最大,直接刺向了泽兰的心脏。但是巨大的气息直接将剑气拦在身外。剑气和气息不断的交错,产生的巨大冲击力将身旁所有的物质全部掀翻。

  “呵,还以守为攻可不是你们凤族应该做的事。”樊溪加大了自己自身的气息,剑气随着气息的增大,开始变得越发巨大。而泽兰身旁的气息圈开始出现了轻微的裂痕,强大的气息直接从裂缝之中不断窜出。

  “瑶仙,瑶圣的气息圈正在被瓦解。”红纸说着。

  “我们现在只能等天噬带来的援军了,其他的看瑶圣自己的造化了。”

  “怎么了?只会被动的防守吗?”樊溪说着,不断下压着自己的剑气,“如果你不拿出全力,你是赢不了我的。”

  “......”泽兰始终紧闭着双眼。

  “凤族难道只有这样吗!”樊溪突然将剑气抽回,巨大的裂缝吸取所有的气息,化为飓风直接反噬着泽兰,“那就死在自己的气息圈吧!”樊溪直接再次砍向了气息圈的裂缝。

  突然泽兰睁开了双眼,通红的眼瞳之中凤族的印记再次显现,反噬的气息不断的通过裂缝吸入进泽兰的体内,气息圈犹如无法支撑,直接碎裂,所有人被强光直接吞噬。

  “这一箭是给四界的!”泽兰的圣箭直接带着凤族的火焰射向了樊溪。

  “这才是你的真实实力吗。”樊溪用剑气直接硬抗着圣箭,但是巨大的圣箭夹杂着炙热的凤族火焰,直接穿透剑气。樊溪勉强侧着身躯躲过圣箭,但是强大的圣箭还是直接刺破樊溪的右耳。

  “我们要赢了.....”苏岑虚弱的看着眼前的泽兰,“我们还有最后的机会。”

  “不......”白芨说着,“泽兰现在体内的气息只是我们给予的,使用凤族力量的她会加快自己气息的使用速度,最后的枯竭,会让泽兰直接被凤族的力量反噬。”

  “那该如何是好。”红纸说着。

  “希望龙珏能尽快吧。”

  ......

  “龙珏将军!天帝!”天噬上气不接下气的来到神族大殿前。

  “放肆!神殿面前,怎么容你如此肆意妄为!”龙珏训斥道。

  “何事!天噬将军。”天帝看着眼前的天噬。

  “现在神界有难,魔界军和一个叫樊溪的人正在神界遗骸之地,寻找着什么,现在瑶仙、瑶圣在和他们对决。请天帝速速派人前去支援。”

  “龙珏,樊溪是......”天帝似乎对此人有印象。

  “天帝,乃人界樊裔之帝,300年前被魔界穿心而死。”龙珏回应着。

  “那现在出现在神界的樊溪究竟是谁?”

  “天帝,根据瑶仙的说法,樊溪没有遵照轮回,在天桎地梏生活着的一具孤魂野鬼。”

  “龙珏将军,将天噬将军带下去。”天帝说道。

  “天帝!这是为何!现在正是神界生死存亡之际,你却如此犹豫!如果此时没有瑶圣、瑶仙的阻拦,我们神界是不可能阻拦住魔界军的。”天噬被神界守卫扯住手臂,准备带走。

  “天帝,如果真的如天噬将军所言,那么这次我们还是要采取一些措施。”龙珏说道。

  “先将天噬将军带回屋中,不准起跨出屋外!”

  “是,天帝!”

  “天帝!你会后悔的!”天噬被神界守卫带了下去,消失在了神殿尽头。

  “天帝,我也感觉到现在神界的强大的气息,这股气息比天帝您的还要强大,但是那股气息非常不稳定,随时可能消失。”

  “龙珏,那是凤族的气息。”

  “凤族?”

  “四界之中,还有另外两外族,一个被称为石龙之心的守护者龙族,一个被称为护卫之心的护卫者凤族。”天帝站了起来,走下阶梯,一步步向着龙珏走去,“凤族在此时出现,想必凤族的后人已经觉醒了,一旦触碰凤族之人,必将引起巨大的灾难,之前是300年前的忘心之战。”天帝走到龙珏身旁,侧手拍着龙珏的肩膀,“与其如此,倒不如让凤族自生自灭,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天帝向着神殿出口走去。

  “天帝!”龙珏转身喊道。

  “......”天帝不住的摇着头,“没有必要的战斗,不是神界所为。”

  “......”龙珏看着天帝消失在尽头。

  ......

  “凤族的圣箭加上火焰,确实能够让很多人恐惧,但是还好,只是皮肉伤而已。”樊溪的右耳不断的流着血,血流不止。

  “你这只耳朵已经废了。”泽兰看着眼前的樊溪,“这次不会让你逃走的!这次是给所有美好之人的!”泽兰拉开自己弓弦,凤族的气息直接流淌在弓身,巨大的气息从弓身上不断溢出。千钧一发之际,圣箭再次被射出,直接射向了樊溪的心脏。

  “啊!”樊溪的心脏直接被圣箭射中,圣箭不断的向着心脏逼近,“既然你能成为凤族,那么我也可以......”樊溪用自己全身的气息将圣箭慢慢吞噬着。

  “你简直是一个怪物。”泽兰刚想要拿出圣箭,突然整个人开始摇晃,巨大的反噬感已经让泽兰开始产生了幻觉。泽兰努力的睁开双眼,保持清醒。

  “瑶仙不好,瑶圣的气息及其不稳定。”

  “担心的事来了......”

  “呵......”樊溪喘着粗气,圣箭在心脏处停了下来,但是樊溪没有任何办法吸收完圣箭的气息,“该你了......”樊溪用自己的剑气直接划破天际,飞向泽兰。

  “瑶圣!”

  “你是......”泽兰的眼前一个男子出现了。

  “龙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