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都察院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山羊大飞 2365 2019.07.05 09:22

  说完这些,靳一川转身面向了严佩韦。

  “严大人,你那边都准备好了吧?”靳一川问道。

  “我们凌晨就已经派人求见三法司了。如果不出意外,我跟着你们离开后,半路就会被他们截住。”

  “那就好。”靳一川点了点头:“只要不被抓到诏狱,就一切好说。”

  诏狱是锦衣卫自己独属的监狱,由北镇抚司署理,可直接拷掠刑讯,肆意逼供,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均无权过问。

  东厂的权力在锦衣卫之上,可以说,只要待在诏狱,那你就是东厂的案上鱼肉,要杀要剐要折磨,全凭人家喜好。

  所以要想活命,不被屈打成招,就万万不可被抓进诏狱之中。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出来,给张英那厮一个惊喜吧。”靳一川冷笑道。

  ……

  ……

  当看到卢剑星三人带着严佩韦好端端走出严府的时候,张英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虽然之前因为听到严府上没有太大动静,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念想。

  但看到严佩韦真的完好无损地走出来时,他的心里还是凉得彻底。

  赵大人交代的事情没有办好,那自己以后还有好果子吃吗?张英不敢去想。

  内心的忧虑,渐渐化为了怨恨,张英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色。

  “哼,咱们走着瞧,赵大人想要弄死的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得了!”

  张英在心里咒骂道。

  “走,收队!”

  张英骂骂咧咧地喊道。

  严佩韦被锦衣卫押送在了队伍中。

  众人一同离去。

  在临离开之前,靳一川往一旁的街角处瞅了一眼。

  刚好看到赵公公的轿子正被仆人疾速抬走。

  ……

  ……

  张英领着一号锦衣卫,向北镇抚司行进。

  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却被一票人马拦了下来。

  “张英,你这一声消息不吭,就抓了我都察院的人,未免有些不合适吧?”

  为首的一位劲装男子,骑在马上,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向张英说道。

  “我说是谁这么大阵势敢拦锦衣卫,原来是都御史曹大人啊。”

  看到这人,张英的心里暗道不妙。

  因为崇祯皇帝查封魏忠贤的原因,近两年来东厂式微,皇帝甚至有了重启西厂的念头,并且已经开始着手准备。

  之前一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刑部、大理寺、都察院,都联合了起来与东厂对抗。

  赵靖忠的势力都集中在东厂,他们自然跟三法司不对付。

  现在队伍被都察院的二把手副都御史曹城拦在了这里,今天的这一趟路,恐怕不容易走了。

  “我们接到上官给的阉党名册,上面有严佩韦的名字,所以带他回去问询一下。”张英好言说道。

  “严大人做事一向廉洁奉公,怎么会是阉党?你们怕是搞错了吧!”

  “搞错没搞错,带回去问问就知道了。”看曹城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张英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怎么,曹大人,光天化日之下,您还想抢人不成?”

  “法司会审,不比你们锦衣卫那个诏狱强?”曹城冷哼一声:“要是让你们把严大人带了回去,再像以前那样来个屈打成招,岂不是污人清白?”

  “那您的意思是……”张英阴恻恻地问道。

  张英现在心里窝火的很,本来这次的行动就是突击行动,严府应该没有准备才是,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他们恐怕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借严家金刀杀卢剑星三兄弟的计划没有成功,就已经让张英很抓狂了,现在这儿又来了个拦路虎,张英肚子里是一肚子的气。

  可他现在又不能把赵靖忠的名号报出来,压一压这位曹城,不然就暴露了赵大人的计划。

  以至于现在所有的压力全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双方争执了半个时辰,张英越争执越心虚。

  严佩韦是不是阉党,他心里其实是有数的。

  如果最后从严佩韦的身上真的没有查出来什么,到时候严佩韦反咬一口,联合三法司的其他人,到皇帝那告他一状。

  那他这一位小小的锦衣卫百户,脑袋保不保得是一回事,乌纱帽肯定是要被摘了的。

  看着曹城领着人咄咄逼人,无奈之下,张英退了一步。

  严佩韦还是得在诏狱中,但是三法司可以派人到诏狱监督,防止锦衣卫们对严佩韦进行迫害。

  这是张英的缓冲之计。

  他眼下最急切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联系赵公公,跟他通通气,看对这件事他是什么态度。

  只要人还在诏狱中,就一切好说。

  听了这个折中方案,曹城犹豫了起来。

  按照规矩来说,锦衣卫办事,他们确实是无权进行干涉。

  只不过最近由于东厂的势力不复从前了,他们才能够硬气一点。

  如果真的把这件事情闹大了,在北镇抚司那也不好交代。

  权衡许久之后,曹城点头同意了。

  曹城作为代表,领着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的几个人手,亲自到诏狱里面保护严佩韦。

  这场风波就此作罢。

  曹城领着人,跟随锦衣卫的队伍一起,往北镇抚司行去。

  ……

  ……

  夜晚,三人的住宅处。

  就着摇曳的烛光,在桌子旁,沈炼把魏忠贤没死的事情说了出来。

  “二弟,你,你糊涂啊…”卢剑星懊悔道。

  “我说之前赵大人怎么说见没见魏忠贤我自己心里清楚,还要我少自作聪明,原来是这样。”卢剑星止不住地摇头叹息。

  “哎,这事也怪我。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贪那个功劳,我应该叫上其他锦衣卫一起行动的。”

   “大哥,二哥,咱们先别在这埋怨自己。”靳一川起身说道:“就算是二哥当时杀掉了魏忠贤,我们兄弟仨就没事了吗?不可能的。”

  “当赵靖忠那厮找到我们兄弟仨的那一刻,就没打算让我们兄弟仨活下去。”靳一川握紧了拳头。

  他可是记得,在《绣春刀》最后的结尾那里,赵靖忠对前来寻仇的沈炼说的那番话。

  “皇上只是说带回魏忠贤,并没有说要杀他,要他死的人是我。”

  “就算你们当时真的杀了魏忠贤,为了防止你们告发我假传圣旨,我到最后还是会杀了你们兄弟仨灭口。”

  “说实话,当我找上你们兄弟仨的那一刻,你们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在临死之际,当沈炼质问赵靖忠,他为什么找的不是别人,而偏偏是他们兄弟仨时,赵靖忠用轻蔑的语气说道:“你们三个蝼蚁一般的东西,死了谁会在乎?”

  “本督想踩死你们,就踩死你们。”

  靳一川也记得,那个雪夜,天空中大雪纷飞,当沈炼在医馆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死去的靳一川时,他失声痛哭,疯了一般地呢喃着:“二哥错了。”

  沈炼对卢剑星和靳一川的感情很深,真的把他们当做了自己同生共死的亲兄弟。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沈炼才会在受到魏忠贤的蛊惑时,内心出现了动摇。

  “既然赵靖忠不把我们兄弟仨当人,那我们就反了他。”靳一川拔出自己的鸳鸯双刀,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羊大飞

山羊大飞

兄弟萌,正在看的人给个推荐票呗,球球宁了。

2019-07-05 09: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