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想请师兄帮忙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山羊大飞 1970 2019.07.06 11:39

  京城人多,道路拥堵,骑马不方便,再加上自己的事情并不算太急,因此靳一川选择了步行。

  走过市井街道,走过客栈小巷,路过寻常老百姓家。

  下午三刻,靳一川来到了万红楼。

  因为还没到夜晚,所以万红楼的生意还没有到达最鼎盛的时刻。

  推开大门走进去以后,里面三三两两的客人,脸上大多都带着午后的倦意,都有些无精打采。

  “这位爷儿?您这是要挑什么座儿啊?”

  发现有人进来了,万红楼的店小二急忙扇了扇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清醒,然后迎上来问道。

  “我不挑座儿,我来找人。”靳一川摆了摆手,说道。

  “您要找谁?”

  “一个吹笛子的,他是你们主子身边的红人。”想了想,靳一川又补充道:“他的身上总是揣着个长刀。”

  “揣着个长刀?”听到这句话,店小二一愣:“您要找丁爷儿?”

  靳一川点了点头。

  “那您估计来错时间了。”店小二回道。

  “怎么,他现在没住在这儿?”靳一川皱了皱眉头。

  “在这儿倒是在这儿,不过丁爷儿的脾气很大,现在他正在睡觉,不喜欢有人打搅他。”

  说到这里,店小二还缩了一下脖子,似乎又回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哼,一个流氓地痞,也有这么大的架子?”靳一川讥讽笑道:“你只管带路,出了事儿我扛着。”

  看店小二瑟缩着脑袋,十分不情愿的样子,靳一川心里顿时感觉有些有趣。

  “我这位师兄,在他们的眼里就这么吓人么?”

  因为不想再跟这位店小二废话,同时也为了让他听话带路,靳一川忽然眼神一凛,一把鸳鸯短刀从袖口滑出,落在了手里。

  然后,靳一川一把抓过这位店小二,搂在怀里,手上用力一拧,就卡住了店小二的胳膊。

  接着,他把鸳鸯短刀轻轻架在了店小二的脖子上。

  “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我让你带路。”

  店小二没想到这位外表秀气的人会突然之间这么凶恶,一时有些发愣,但脖子上的凉意还是迅速让他清醒过来,连忙求饶道:“这位爷儿,小的只是个跑腿的,小的跟您无冤无仇啊!”

  “告诉我丁修的房间,我不会难为你。”

  边说着,靳一川的刀又进了分毫,已经割破了店小二的脖子。

  虽然伤口不深,但对于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斗,也没有见过江湖上血雨腥风的店小二来说,也依然是太过惊惧了。

  他脚下一软,哆嗦着说出了丁修的房间。

  “大人,丁爷儿在二楼的最西头儿。”

  听到了丁修房间的位置,靳一川手上一松,就放开了他。

  同时,他从口袋里拿出几块碎银,扔到了店小二的手里:“赏你的,拿去把脖子包扎一下吧。”

  这些碎银子不算多,但相对于店小二的薪酬来说,也顶得上他大半年的工资了。

  看到了银子,店小二的脸色微微变化,好看了许多,他犹豫道:“大人,您可别跟他说是我说的!”

  随后,店小二赶紧逃也似的离开了。

  接着,靳一川一转身,就起身上了二楼。

  来到了二楼最西头,靳一川敲了敲房间的门,但是却没有人回应。

  靳一川也不着急,就这么不紧不慢地一下一下敲着:“不开门?那咱就一直敲着呗,敲到你回应为止。”

  不出三分钟,里面传出来了一声叫骂。

  “哪个不要命的?活腻歪了是吧?催债也没见过这点催的!”

  随后,砰的一声,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是你?”

  看到站在外面的靳一川,丁修愣了一下:“你来干什么?”

  靳一川把短刀收回袖口,作揖道:“丁师兄,师弟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丁修笑了,他冷哼一声,说道:“去你妈的,老子杀你都还来不及,你让老子帮你的忙?活腻歪了是吧?”

  “师兄,你想杀我,无非是觉得我做了锦衣卫,是叛变了师门。”靳一川平静地说道。

  听到这话,丁修倒是不再言语,他冷冷地看着他,不说话。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中,有着关于两人过去的一些记忆。

  当年两人师父的死,跟锦衣卫有关。

  但是之后靳一川不仅不报仇,还穿上飞鱼服成了官,成了锦衣卫,这让丁修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他。

  师父当年对这两个弟子,更偏爱丁修的师弟靳一川。

  但就是受了师父这么大“偏爱”的师弟,竟然与敌为友,成了仇人阵营的一员,丁修对此愤怒至极。

  “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我就毁了我这身官服,永远离开衙门,亲自到师父的坟前谢罪。”靳一川接着说道。

  “师兄,你得知道,我当年这么做,也只是为了活命。”靳一川叹了口气,说道:“锦衣卫人多势众,势力遍布天下,就像你说的那样,一个流寇杀掉了追他的锦衣卫,然后冒名顶替,这种事情,不论过去多久,官府也永远会感兴趣。”

  “换做是你,你怎么做?”靳一川看着丁修的眼睛,质问道。

  “怕死,当年你就不应该拜到师父门下。”丁修嘲弄道。

  “倘若你真的那么怨恨我,想要我死,当年为何不一刀砍了我?当时那么好的机会?”靳一川接着说道:“倘若你真的那么讨厌我的这个身份,又为何这么多年来又始终收着穿着这身官服的我的银子?”

  刀光一闪,丁修的苗刀出鞘,压在了靳一川的脖子上:“你想死,可以接着说。”

  “只要你帮我这个忙,三天以后,跟着我去追杀魏忠贤,从此以后,你要钱,我给你,你要命,我也给你。”

  靳一川后退一步,转过身:“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再没有靳一川这个人,我会换回我本来的名字,丁显。”

  “师兄,告辞。”说完,靳一川随即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