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丁修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山羊大飞 2412 2019.07.05 17:18

  一边是严佩韦所属的都察院,和与他站在同一战线的刑部、大理寺,正跟北镇抚司锦衣卫扯皮,一边是沈炼在谋划着该如何让赵靖忠从人世上消失。

  靳一川也在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时机成熟的那一刻。

  因为每日早晨都会在井边练习那把鸳鸯双刀,和刀法回天二刀流,所以靳一川的肺病愈合的很慢。

  可对此他也没什么办法。

  身为一名底层的锦衣卫,每日过的都是刀光剑影的生活。全靠手上的这两把刀,和身上的杀人功夫苟活于世。

  功夫不能落下!

  两天后,又到了去医馆换药的时间。

  靳一川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把飞鱼服换下,穿上了一身更加舒适的褐绿色布袍长衣,腰间是一条玄青色腰带,脑袋上束着个赤黑布条。

  身材挺拔,仪表俊朗,气势凛凛。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靳一川一时感慨道:“这具身体,稍微打扮一下,还真是帅气。也无怪乎靳一川的师哥丁修会建议他去卖屁股了。”

  他摇了摇头,起身赶往京城北边的医馆。

  靳一川独自一人来到了医馆。

  院子里,医馆的医师张白鹭正坐在屋子里面整理药材,他的女儿张嫣在一旁给他打着下手。

  看到靳一川走进了院子,张白鹭远远地打招呼道:“靳爷,来拿药了?近来身体好些了吗?”

  “还行。”靳一川笑着回答道。

  来到了屋子里面,在张白鹭的前面坐下,张白鹭伸手诊了诊靳一川的脉搏。

  “靳爷,你这身体状况好转的可是并不明显啊…”

  诊断以后,张白鹭有些忧虑地叹气道。

  “我之前叮嘱你要多加休息,靳爷,你恐怕是一点都没听进心里去吧?”张白鹭问道。

  靳一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无奈道:“衙门里忙,我已经尽量休息了。”

  “唉,靳爷,还是身体要紧啊。”听靳一川这么说,张白鹭劝道。

  他接着叹道:“人呐,有时候也不是病死的,或者说,有时候也不是说病得多么严重,治不好,而是没有时间休息,一直拖着,最后就慢慢把自己给耗死了。”

  “爹,你这是说什么呢?就不能说点好听?”听到张白鹭说的这些话,张嫣在一旁忍不住打断他道。

  “哈哈,没事,张大夫说的对,这些也都是实话。”靳一川摆了摆手,笑了笑道。

  “姑娘家的,在这乱插什么话。快给靳爷煮些茶去。”兴是被女儿顶了几句嘴,自觉在外人面前有些失了面子,张白鹭有些“恼怒”地喝声道。

  张嫣吐了吐舌头,向靳一川做了个自己无可奈何的表情,起身煮茶去了。

  靳一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在这一直笑着,算是打圆场。

  在《绣春刀》的剧情里,靳一川和这位医馆之女张嫣算是互相喜欢的。

  当丁修杀入医馆,当着靳一川的面抱着衣冠不整的张嫣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一下子就把靳一川给激怒了,随后两人就是一场血战。

  在之前准备离开京城的时候,靳一川向张嫣告别时,她也是难过异常,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

  在把张嫣叫去煮茶以后,张白鹭就扭头,继续问着靳一川的身体情况。

  靳一川一一回答。

  不多时,茶水便煮好了。

  在给父亲和靳一川倒茶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分心了,张嫣竟把茶水倒在了桌子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张嫣连忙道歉,糊涂之中,竟又直接用手去擦拭桌子上的茶水。

  “小心……”靳一川还没来得及提醒,张嫣的手就触摸到了茶水上。

  刚煮好的茶水,温度自然是滚热,她的手刚一碰到,就被狠狠烫了一下。

  “丫头,你这是操的什么心。”一旁的张白鹭呵斥道,可虽然嘴巴上毒,他却是连忙去看张嫣手上的烫伤,在看到没什么大碍以后,才放下心来,随后对着张嫣又是一阵数落:“丫头,你这都多大了,倒个茶都倒不好,就不能让人省点心?”

  靳一川顺着张嫣刚才的目光,低下头一看,发现原来是之前她送给自己的香囊,此刻正别在自己的腰上。

  估计她刚刚就是看到了这个东西,才被吸引住了。

  看到靳一川发现了自己刚才注意到的东西,张嫣一时有些微微脸红。

  她连忙起身,说自己进屋拿些薰草,这里没有薰草了,随后就赶紧跑开了。

  “丫头,你往哪跑呢?薰草在西房,你昨晚放西房的,这都忘了?你往哪跑呢?”看到张嫣往外面跑去,张白鹭有些愣然道。

  结果张嫣头也不回。

  “这丫头,怎么了这是?”张白鹭感觉莫名其妙。

  靳一川:“.…..”

  “靳爷,喝茶,这茶水不错的。”

  “哎?哎,哎。”

  ……

  ……

  拿着包好的药,靳一川从医馆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张嫣也从屋子里面跟了出来,把靳一川送到了院子门口。

  犹豫了一下,靳一川说道:“你上次给我的那个香囊,效果不错,多谢了。”

  张嫣摆了摆脑袋:“不用谢,能帮得上你就行。”

  靳一川笑了笑,作揖道:“不管怎么说,感谢还是要有的。在下还有事情,就先行离开了。”

  随后,靳一川就转身离去。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张嫣站在原地,一时有些出神。

  ......

  ……

  回到了住宅,把药放在柜子里,靳一川忽然感觉到胸前有些发热。

  他把怀里的那面小镜子拿出来,发现它现在有些烫手。

  镜面上,在渝州的那一片区域,此刻正有微小的光点闪动。

  靳一川心里一动,在渝州那片区域触碰了一下。

  几条信息显示在了靳一川的眼前。

  【警告:《仙剑奇侠传》副本已经开始演化。】

  【渝州,西北城区,有一场流星雨降落,永安当小伙计景天,捡到从流星雨中掉落的玉佩一枚。】

  “仙剑的故事线已经开始推动了么……”看到这两条信息提示,靳一川皱了皱眉头。

  在信息显示过以后,镜面上,渝州的那片区域重新归于了宁静。

  这面小镜子也不再发热,恢复了正常的温度。

  “暂时还没有机会去理会那边的事情,我得先把《绣春刀》这边的事情给处理掉了。”叹了口气,靳一川揉了揉脑袋,静下心神,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打算。

  中午吃过药以后,靳一川决定前往京城东南角的万红楼。

  万红楼是一处娱乐场所,里面有着诸多歌姬、歌女,以及赌博之人。

  因为万红楼并不提供风月服务,所以去这里的客人大多心里都有一点操守,或者说是矜持。

  但是丁修这个客人除外。

  丁修是万红楼的常客,只不过他去万红楼一不听歌,二不看舞,他只去赌钱,也因此欠了一屁股的债。

  不过因为他那把苗刀挥得好,倒也没人敢逼债逼得太紧。

  丁修有个笛子,会吹上两口。

  凭借着这个本事,他讨得了万红楼主子的欢心,从而在万红楼混得了个住的地方。

  虽然他也并不经常住在那里罢了。

  在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中,靳一川还从来没有主动去找过这位痞子师哥丁修。

  但这次,靳一川要主动去找他了。

  他想请丁修帮自己杀个人。

举报

作者感言

山羊大飞

山羊大飞

已收到签约站短,想投资的兄弟萌可以投资了!另外养书的兄弟萌,球宁萌给小的个推荐票票呗,拜谢了嗷。

2019-07-05 17: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