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尸体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山羊大飞 2546 2019.07.04 15:30

  来开门的人是严佩韦之子严峻斌。

  也就是《绣春刀》原来的剧情里,在这场严府斗争中,被沈炼一刀砍掉了一只手的人。

  后来他被捕入了诏狱,被折磨成了废人,受周妙彤之托前来救他出去的沈炼遵循他的请求,结束了他的生命。

  进入了严府,一切都在按照靳一川的计划进行。

  他跟严峻斌打了个眼色,严峻斌了然。

  现在,在锦衣卫百户张英的马脚露出来之前,靳一川还是得配合严峻斌演戏。

  加上卢剑星、沈炼、靳一川,这次进入严府内的锦衣卫一共是八个人。

  八人进入严府里面以后,张英就吩咐人把门从外面关上了。

  随着卢剑星他们不断深入严府,严府供养的几十个门客都从周围的屋房中冲了出来,聚集在过道的两旁,虎视眈眈看着他们。

  “锦衣卫上门,难免紧张,总旗大人请别见怪。”严峻斌保持礼貌,微笑说道。

  沈炼的脸色有些难看。

  众人抵达了严府的正屋门前,见到了严府的主人,都察院佥都御史,严佩韦。

  也许是因为生病的原因,严佩韦的脸上蒙上了一层白布,只留下两个眼孔,看不清他的脸。

  严峻斌走到严佩韦的身旁,对周围的门客们喊道:“动手!”

  众人顿时一惊,变了脸色。

  “峻斌,你这是干什么!”看到他的举动,严佩韦呵斥道。

  “爹,我刚才看了驾帖,他们污蔑你为阉党。”

  “那又如何?三法司会审,我也是清白身家,有何可惧?”

  “可要是进了诏狱呢?难免他们屈打成招啊。”

  “严大人,兄弟几个知道你不是阉党,这事肯定是个误会。”卢剑星看两人争论,连忙作揖尊敬道:“严大人,只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法司会审之后,自然能证明严家的清白。”

  “我会跟你们走,但是请你们不要烦扰了我的家人。”严佩韦点头同意道。

  “这是自然。”卢剑星松了一口气。

  倘若严佩韦坚持不跟他们离开,等会儿难免会发生冲突。

  严佩韦能同意跟他们离开,这再好不过。

  “嗖——”

  “嗖——”

  忽然一阵破空声,一阵箭雨从院落外飞来。

  有几只箭矢直直地射入了严佩韦的体内,正中胸口。

  甚至有的还贯穿了身体,透体而出。

  严佩韦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鲜血流淌,眼看这人是活不成了。

  卢剑星脸色大变,沈炼噌的一下把绣春刀从刀鞘中拔了出来。

  其余的几个锦衣卫也是慌了手脚。

  只是奇怪的是,自己的父亲被杀,严峻斌却是纹丝不动。

  他的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吊诡,和一点…后怕?

  严峻斌看着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的尸体,叹息一声,对那几十个门客说道:“先别动手,没我的话,谁都别乱动。”

  接着,严佩韦走上前。

  卢剑星如临大敌,刚准备摆开刀势进行防御,却被靳一川拦住了。

  “大哥,别紧张,这只是一个计划而已。”靳一川组织着语言,思考该如何把整件事情和盘托出:“很抱歉,之前一直瞒着没跟你和二哥说。”

  “靳兄弟,在下,多谢你的帮助了。”严峻斌上前,双手合拳,感激道:“如果没有你的通风报信,父亲刚才恐怕就已是性命有危。靳兄弟,你是严家的恩人!”

  “峻斌兄不用如此。”靳一川上前一步扶起他:“御史大人光明磊落一生,实在是不应该因为小人的污蔑而遭受无妄之灾。”

  看他们两个这幅样子,卢剑星是完全摸不着脑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沈炼凝声道:“老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哥,二哥,其实这位…”靳一川指着地上已经咽气的严佩韦尸体,说道:“并不是严大人。”

  “这人是我们府上的一位仆人,并不是父亲。”严峻斌听到两人的疑惑,解释道。

  “之前我们接到靳兄弟的消息,就按照他的计划,假冒了一个父亲出来,其实我爹现在在屋子里面,并没有出来。”

  “只是没想到,一切真的都如靳兄弟所预想的那样。如果刚才是我爹站在这里,后果不敢想象!”

  沈炼目中精光一闪,踏前两步,把地上严佩韦尸体脸部的白色布条揭了下来,显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这人的确不是严佩韦。

  外面又飞了一阵箭雨过来,众人连忙躲避。

  沈炼出刀,把近身的两支箭矢砍落。

  “这里危险,我们进去再说!”严峻斌把几人迎进了屋子。

  到了内屋,严佩韦正站在屋内心急如焚,看到严峻斌进来,他急忙问道:“你们没事吧?”

  “爹,我们没事。”严峻斌回道。

  “没想到,他们竟如此心狠手辣!”听到外面假扮自己的那个仆人已经被乱箭射成了筛子,严佩韦痛骂道:“差一点,我们严家,就真的遭难了啊!”

  听着屋外的阵阵乱箭声,靳一川心中阴冷,已是起了杀念。

  虽然说当初跟魏延交涉,请求与他们合作时,靳一川的心里就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但现在真的看到这番陷害,他的心中也十分窝火。

  该争取的都争取了,但是他们不合作,不领情,这就没办法了。

  “既然你们非要来个硬碰硬,不给活路,那咱们就走着瞧。”靳一川心里一狠:“赵靖忠,我要你死。”

  当下,在屋内,把其他的人都叫了出去,只留下了卢剑星三人和严家父子。

  靳一川把他之前联系严峻斌的事情讲了出来。

  ……

  ……

  “你是说,你早已经猜到了赵靖忠会用这招对付我们?”听完了靳一川的解释,卢剑星目瞪口呆。

  靳一川向他们坦白了自己前两天所做的事情。

  当时,两天前,靳一川曾拜访到严府,向严峻斌讲述了几天后会发生的事情。

  从赵靖忠会污蔑严佩韦是阉党,到张英会带着锦衣卫一早来严府缉拿严佩韦,再到张英会趁着卢剑星跟严佩韦交谈之际,让手下的人放冷箭,杀死严佩韦,从而激怒严府上的金刀门客,让卢剑星三兄弟与他们自相残杀。

  这其中的步骤一环扣着一环,心思缜密,计划老辣。

  “我刚才之所以会要求峻斌兄陪我演出这么一场严大人假死的戏,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够明白,赵靖忠与我们兄弟仨,已是势同水火的死敌,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靳一川说道。

  “说实话,峻斌实在是佩服靳兄弟的头脑,料事如神,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他猜测的简直一字不差。”严峻斌拜服道。

  看着眼前这位沉稳冷静的三弟,卢剑星忽然之间有种错觉。

  一川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成熟了?

  遥想当初,他还只是个冒冒失失的浮躁小伙子。

  “可是,我有个疑惑,为什么赵靖忠非得要我们兄弟仨的命?”卢剑星有些不解道:“我之前一直以为是魏忠贤的余孽想找我们报仇,但是赵靖忠又不是魏忠贤那边的人,当初还是他要我们三兄弟去杀了魏忠贤呢,他又怎么会想要我们的命?”

  “这其中的事情就说来话长了,大哥,以后还是让二哥跟你解释吧,他最清楚。”靳一川看了一眼一旁一直沉默着的沈炼,说道。

  听到这话,沈炼一愣,他看向靳一川,在发现靳一川也正看着自己时,心里咯噔一声。

  “难道一川早就知道魏忠贤没死的事情了?可他是怎么知道的?”他不由心乱道。

  脸上闪过几分挣扎,沈炼最后还是低着头,简单应了一声:“大哥,我知道了,回去我跟你们解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