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4唐家堡堂主之位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山羊大飞 2240 2019.08.03 15:29

  唐雪见跟在靳一川的身后,两人走进了唐家堡的大门。

  “雪见姑娘,唐家堡里面,你比我熟悉,你带路吧。”靳一川转过身,对唐雪见说道:“咱们先到唐坤老伯的房间那里。”

  “好…好的…”唐雪见擦着眼泪,走在了前面。

  唐家堡里面很大,地形也有些复杂。

  园林景观,迷踪小道,溪水喷泉,层出不穷。

  五分钟后,两人来到了唐坤的房间外面。

  里面正传来争吵声,隐隐之间,有着什么“堂主”“位子”之类的字眼传出来,似乎是在为了堂主之位而争吵。

  唐雪见就要推门而入,靳一川拦下了她。

  “咱们等等先,先在外面听一听,看他们在里面究竟是在吵些什么。”

  唐雪见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两人就趴在墙壁上,偷听起来。

  “唐总管,这老堂主死了,你看这堂主的位置…”一个老年妇人的声音说道。

  “我觉得,还是唐总管最适合堂主的位置。他的能力,这么些年,大家都有目共睹。让他当堂主,再合适不过。”听这语气,这个人似乎是唐泰那边的人。

  “这恐怕不太好吧…”这时,有反对的声音提了出来:“我感觉,二伯那一支,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唐芷云,你这话就不对了。唐泰我这么些年对唐家堡的贡献,兢兢业业,大家可都是亲眼看见过的。我觉得,我就是最适合堂主之位的人。”一位中年的声音自负说道。

  “要不是唐坤这个老不死的及时咽气,我们恐怕还真就被那个雪见给骗了。一个外人,怎么能担任唐家堡堂主的位置?”

  “就是,这多危险,还好唐总管及时发现了雪见的身份,把她撵了出去。不然,唐家堡,就真的是要危险了。”

  “就凭这一点,我认为,唐总管就应该是咱们新一任的堂主!只有唐坤这个老不死的,年龄大了,眼脑昏花,才会想着把堂主的位子给一个外人,真是可笑。”

  “哎,二弟,你怎么说话呢,老堂主现在还躺在床上呢!你说话尊敬点。”唐泰的声音凛然道,不过在靳一川听来却有些假惺惺。

  “可是我说的都是实话嘛,唐坤堂主,又老又昏,怎么能跟咱们的唐总管比…”

  听到这里,唐雪见终于是再也忍不下去了。

  她愤怒至极,直接上前,猛然一把推开房间的门,指着屋子里面的人,大骂道:“你…你们…爷爷这才刚去世,你们就在这开始哄抢堂主的位子了?!”

  “并且,你们还在爷爷的身边吵,吵这么大声!爷爷他要是还活着,他得有多伤心啊!”

  “你们就是看我好欺负,你们自己得到不堂主的位子,就来欺负我!”

  唐雪见冲上去,扑在唐坤的身边,然后对着站在屋子里的这一众族人,悲愤道:“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让爷爷清净一会儿吧!”

  “雪见?你怎么回来了?!”看到唐雪见,众人都是脸色一变。

  唐泰怒斥道:“雪见,我不是已经让侍卫把你轰出去了吗?你怎么又厚着脸皮回来了?!”

  “这里是唐家的人的会议,雪见,你不是唐家的人,你才是要离开的吧!”

  “来人!侍卫?侍卫呢?!赶紧把这个外人给我弄出去!”

  一旁的几位唐家堡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唐雪见闯进来以后,竟然都是没了刚才彼此争吵时的面红耳赤,一致针对起唐雪见来。

  “唐…唐坤老伯…”就在这时,靳一川也走了进来。

  他面色沉重,步伐颤抖,不顾其他人,只是上前。

  他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唐坤,缓缓地,单膝跪了下来。

  “抱歉,唐坤老伯,在下…在下来晚了,没有能见你最后一面。”

  靳一川语气悲伤,哽咽着。

  仿佛是真的见到了没有来得及见上最后一面的好友一般。

  “现在,自己需要装的越像越好。”这是靳一川心里现在的想法。

  反正唐坤现在已经去世,自己可以说是死无对证。自己硬要说是他的往日好友,又有谁能证明不是?

  “你又是谁?怎么进来的?!”

  旁边的众人这时也注意到了走进来的靳一川,登时厉声问道。

  唐泰更是眉头一皱,阴恻恻地说道:“怎么,雪见,这个人难道是你领过来的?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想要造反不成?”

  “唉,唐总管,到底谁才是那个想要造反的人?”靳一川慢慢转过脸,看着唐泰,问道。

  “是谁刚才在屋子里面死命争吵,说自己才是最适合堂主之位的人?”

  “又是谁在唐坤堂主刚刚去世之际,就立刻要驱逐唐坤堂主的孙女,甚至恨不得不隔夜的人?”靳一川连声问道。

  “唐雪见不是唐家堡的人,你不要乱说话!”唐泰当即高声打断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这都已经验证过了嘛。”唐泰仿佛是被靳一川的话逗笑了一般,他看着周围的唐家堡众人,嗤笑道:“这是大家都亲眼看见的。滴血认亲,唐雪见跟堂主的血根本不相容。”

  “在滴血认亲之前,你是怎么知道雪见姑娘,不是唐家堡的血脉的?”

  “这我有必要说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唐家堡的什么人?”唐泰冷哼一声,却是根本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

  “他,他偷看了爷爷的密撰。”这时,唐雪见抹着眼泪,站了起来说道:“爷爷的密撰里面写了,我是爷爷当初在一个大雪天遇见的。”

  “年轻人,你都听见了吧?”唐泰摇着头叹息着:“你看,现在,密撰记载有了,滴血认亲的事实也有了,这些都证明唐雪见根本不是唐家堡的血脉。你们现在,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今天,是唐家堡的亲属在这里吊唁大哥,无关的人,都赶紧离开吧。”唐泰接着好言劝道。

  旁边的唐家堡众人,都纷纷附和着。

  “是啊,雪见,你们快离开吧。”

  “这里不欢迎你。”

  “老堂主这才刚刚去世,他的尊严,就已经…没有了么…”靳一川不管他们,只是自顾自地说道。

  “东西被人翻了不说,就连自己十几年亲情关系的孙女,都要被人赶出家门。真是可叹,唐坤老伯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听说了这件事,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哼,年轻人,你别给我太过分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唐泰听到这些话,勃然大怒,他的脸上,目露凶光。

  “年轻人,我最后再说一遍,你一个陌生人,唐家堡不欢迎你!”

  “还有,请你跟雪见,立刻离开唐家堡!”

  唐泰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下,怒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