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仙剑3的世界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山羊大飞 2176 2019.07.25 11:53

  【连日以来,蜀山魔气冲天,魔尊重楼不费吹灰之力,就拔走了被压在锁妖塔里的千年魔剑。】

  看着八方仪上面的剧情推演提示,靳一川在想着自己该如何打入蜀山的内部。

  “如果是按照原来剧情发展的话,现在蜀山的那几个长老,应该正在忙着封印锁妖塔的事情。”

  毕竟魔尊重楼在取出魔剑的时候,采取的可是十分暴力的办法。

  他直接把锁妖塔的塔顶给破坏了,然后才把给魔剑“吸”了出来。

  遭到了他的破坏以后,锁妖塔就变得岌岌可危。

  并且还有许多的妖灵从其中跑了出来,危害人间。

  为了不让锁妖塔彻底崩塌,几位蜀山的长老,和蜀山的掌门。

  费尽了心血,用尽毕生功力,才勉强把锁妖塔稳定下来。

  “蜀山戒备森严,我一个陌生人如果贸然过去拜访,他们未必会理会我。”靳一川思索着:“我倒不如先去寻找景天,然后依托着原来剧情的推演,再做下一步打算。”

  想到这里,靳一川就把八方仪收回怀中。

  然后拉着马的缰绳,加速向前行驶。

  ……

  ……

  半天以后,靳一川来到了渝州城。

  渝州城的城墙,是由灰白色的巨大岩石堆砌而成,整个城市显得很坚固。

  并且远远看去,渝州城显得很大,要比南京城大上整整一圈。

  渝州城是上古之城,由唐家堡世代守候。

  唐家堡是渝州城里面最大的家族势力,其擅长制毒和暗器,家族里人丁兴旺。

  随着靳一川骑马走进渝州城,一股繁荣祥和的气息就铺面而来。

  或许是因为身处《仙剑》副本世界的原因,这里的灵气,要比其他副本世界区域的灵气浓郁的多。

  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的影响,所以这里的人都面色红润,体态健康。

  行走来往之间,都有着一种安详的气息。

  靳一川没有在城门口多做停留,他先去渝州城里面,寻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把东西都收拾完毕,靳一川坐在床上面,运行了一套《五灵仙术》的功法,把自己体内的灵气补充到一个最为充盈的状态。

  毕竟现在的这个副本世界,里面的人战斗力都比较高。

  必须时刻维持满状态的状态,以备随时可能会发生的战斗。

  随着体内灵气的运转,沿着神阙,气海,关元,灵虚,命府等经脉穴位运行,靳一川的肉体表面,有着淡金色的梵文铭文浮现其间。

  并且他身上的肌肉开始变得膨胀扩大,青筋暴起,整个人仿佛成为了人型暴龙兽。

  当靳一川停止运行灵气之后,他的体态才恢复了正常。

  坚硬如岩石的肌肉,也缓缓平复下来。

  又在客栈里面稍微休息了一会儿,靳一川就启程,去城内的永安当了。

  按照八方仪上的大事件记录,现在魔尊重楼只是拔出了魔剑,还没有来得及交给景天。

  靳一川决定先去接触一下这位主角先生。

  然后再通过他,试着与蜀山搞上关系。

  永安当是唐家堡在渝州城的产业,是个当铺。

  同时,它也是景天从小到大成长,生活,工作的地方。

  永安当在渝州城的北部,规模不小,旁边紧邻着一家药房和铁匠铺。

  靳一川走路来到了永安当。

  永安当的装饰不算华美,但是有着一股古典的意味。

  灰白色的泥砖,朱红色的柱子,赤金色的牌匾。

  在门口不远处,一个大大的“当”字,用木板雕刻而成。

  台阶因为长久的岁月,磨损了许多,但是却清扫的很干净。

  永安当现在正在营业当中,门口的生意不算太好,里面的人不多。

  靳一川直接走了进去。

  “客官,你要当些什么啊?还是要赎回什么?”在门口,永安当的小伙计何必平在柜台处问道。

  靳一川说道:“我来找个人,景天现在在这里吗?”

  “你找那臭小子干什么?”何必平下意识地问出口。

  但话刚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在陌生人的跟前,于是他连忙转了语气说:“你好,你找景天干什么?”

  想了想,靳一川从怀里面掏出来一把短笛,编了个理由:“我听说景天对古董颇有研究,他那双眼睛就是活的古董鉴定器。”

  “我前段时间在集市上买了个笛子,所以想请他鉴定一下。”靳一川接着说道。

  “喔,原来是这样啊。”何必平了然。

  他从柜台后面出来,边走边说:“客官,你在这先等着,我去把他给你叫来。”

  说完,何必平就消失在了永安当的侧门。

  两分钟过后,何必平带着一个人过来了。

  他带来的人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毛毛躁躁像个小混混。

  此人正是景天。

  “说吧,要我鉴定什么啊?”景天过来问道。

  靳一川把自己手里面的短笛交给他:“在下前些时间在京城买的,说是几百年的老古董了,你给鉴鉴?”

  景天接过短笛,在手里把玩了两下,叹息道:“你被骗了,这个笛子哪里是什么古董啊,它根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笛子而已。”

  “是这样啊…”靳一川装出一副失望的样子:“看我碰到他怎么收拾他,竟然敢骗我…”

  “哎,对了,这是报酬,多谢你给我鉴定这件器件了。”边说着,靳一川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了几量碎银子,交给景天。

  “这么阔气啊?”景天看到这些银子,倒是显得有些意外,显然是被靳一川的出手阔绰给惊到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咯。”

  “你这小子,挣钱还挺容易啊?!”何必平在一旁有些眼红景天道。

  “切,我凭本事赚的钱,你管我啊?”景天回嘴道。

  “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看靳一川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何必平愣了愣,在一旁问靳一川道。

  “倒的确是还有个事情。”靳一川吞吞吐吐道。

  “你这人,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啊?”景天被靳一川给逗乐了,催促道。

  “实不相瞒,在下其实是个算命先生,我看阁下印堂发黑,近日以来必有血光之灾。”靳一川开始神神叨叨起来:“不如让在下给你一招妙计,或许可解此灾…”

  “什么?算命先生?”何必平听到算命先生一词,登时小眼睛瞪得溜圆:“哪里来的骗子,都骗到永安当来了?”

  一旁的景天笑了起来。

  他伸手捋了捋自己额头上的刘海,笑道:“你这人真有意思,我这印堂被头发遮着呢,你怎么看出来我印堂发黑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