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3八方仪

诸天仙侠从绣春刀开始 山羊大飞 2061 2019.07.03 14:21

  清晨,靳一川早早地就起来了。

  迎着初升的太阳,靳一川在院落内的一口古井旁练习自己的鸳鸯双刀“飞燕”。

  这套刀法名叫回天二刀流,是靳一川的师父教授给他的。出手招式多变迅速,阴狠毒辣。

  因为这把双刀刀身短,攻击快,与敌人争斗时往往需要贴身相搏,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以在练习的时候心神需要格外投入。

  当年,靳一川的师父收了两个徒弟,一个是他靳一川,一个是靳一川的师兄丁修。

  师兄丁修的武功很厉害,一把苗刀挥舞得簌簌生风,进退之中刀法大开大合,杀力巨大霸道异常,十分强悍。

  在“靳一川”的记忆中,在《绣春刀》最后的剧情里,丁修就以一人之力斩杀了十几位后金铁骑,刀法极其恐怖。

  使完了这一套回天二刀流,靳一川忽然胸中发闷,一股燥热涌上双肺,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该死…”靳一川在心里骂道:“这该死的肺病,简直要要了老子的命。”

  靳一川取下腰带上绑着的香囊,凑近到鼻孔,深深吸了一口气。

  顿时一股清凉幽香的气味沁入了心脾,肺中好受许多。

  “这姑娘给的香囊还不错…”靳一川暗自赞许道:“人美心善,还会开药治病,着实不错不错。”

  想了想,靳一川看四下无人,又小心地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面镜子一样的东西。

  这个东西名叫八方仪,可以用来探图、索宝、寻人,是靳一川在穿越过来这个世界之前,在主神空间捡到的东西。

  因为靳一川所穿越进去的那个主神空间已经被废弃掉了,不会再从现实世界中招揽新人,所以那里的兑换功能也在长久的岁月中废弃了。

  并且悲惨的是,因为主神空间被废弃,他不能再随意选择副本穿入,只能来到这个仅存的好几个副本世界融合在一起所产生的世界之中。

  这就导致他想要什么宝贝,或者说想要什么增强体质、增强实力类的功法秘笈,都得靠他自己在这个世界中去寻找。

  昨晚靳一川能在黑夜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迅速发现魏延和赵靖忠,靠的就是这面八方仪镜子的“寻人”功能。

  “寻人”功能,就是在方圆100米以内,可以发现藏匿在这个范围内的所有活着的人类,并且会以一个小红点的样子在镜面上显示出来。红点的颜色越深,表明这个人的实力越强。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按照《绣春刀》原来的剧情推演,几天以后,在赵公公赵靖忠的指示下,我们的顶头上司张英张百户,会带着锦衣卫到达严府,借助严府府上供养的几十位金刀门客,来围杀我们兄弟三人。”

  张百户张英,是个胖子,因为位居锦衣卫百户的职位,手下统领着几百号锦衣卫,所以为人嚣张跋扈,经常看不起比自己地位低的人。

  在《绣春刀》剧情里,不知怎么就攀上了东厂提督赵靖忠这棵大树,为人自此更加狂妄,处心积虑捉摸着怎么干掉卢剑星兄弟三人,来讨得赵公公的喜欢。

  “严府的主人是严佩韦,位居督察院佥都御史一职,因为手下供养着几十个武功高强的金刀门客,都为金刀门门人,所以严府又有金刀严府之称。”

  “赵公公把他们污蔑为阉党,命令张英领着锦衣卫前去缉拿。在到了严府府上以后,张英会以升官百户为诱惑,诱使大哥卢剑星孤军进入严府。然后再放箭射杀严佩韦,激怒严佩韦之子严峻斌和府上门客,让他们砍杀我们兄弟三人。”靳一川摩挲着手上的镜子,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打算。

  “虽然昨晚我跟赵公公和魏延做过交涉,希望能争取他们的合作,但是他们这种人心狠手辣,未必就会轻易放手。在我看来,他们很可能依然会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行事,借助金刀严府,灭杀我们三兄弟。”

  想到这里,靳一川忽然一笑,也不知是无奈还是其他的什么情感,他心里道:“不过这又如何,这未必是一个死局。”

  “我身为一名穿越者,虽然没有其他的影视作品中的那些穿越者们有着诸多法器相助或是体质增幅,但是我知道故事原来的剧情发展,完全可以凭借这一点绝处逢生。”

  靳一川此刻心中已然有了计划:“既然你们想要借助严府这把金刀,砍了我们兄弟三人的脑袋,那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跟严府通力合作,反将你们一军。”

  不过,让靳一川有些担心的是,自己的二哥沈炼的感情问题。

  严佩韦之子严峻斌,是教坊司暖香阁妓女周妙彤的心上情人,两人情投意合。

  二哥沈炼喜欢周妙彤,一直想要攒够钱,为周妙彤赎身,带着她去过好日子,为此他甚至不惜铤而走险,敢跟魏忠贤做交易,以放他一条生路为条件,换得百两黄金。

  只是无奈的是,周妙彤的芳心早已给了严峻斌,沈炼付出那么多,最后还是抵不过人家的一厢情愿。

  靳一川有些头痛地抓了抓脑袋,沈炼跟周妙彤的关系很复杂。

  沈炼对周妙彤很好,可是当初间接把周妙彤送入教妨司为妓的人却就是沈炼,当年他带着锦衣卫抄了周妙彤的家,让周妙彤不得不流落至教坊司为妓。

  虽然说当时沈炼也不过是奉命行事,遵照上头人给的命令而已,但在当年年龄尚幼的周妙彤心里,依然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以至于导致现在周妙彤每次看见沈炼,心里都有种恐惧感,对他又恨又怕。

  这两人就是个悲剧,沈炼注定永远无法偿还掉周妙彤心中的伤痛。

  “二哥现在还不知道当年就是自己抄了周妙彤的家的事情,我该作何是好?是主动告诉他,还是等到时机成熟了,让周妙彤自己亲口告诉他?”

  “可是如果我们选择跟严府合作,免不了就得暂时跟严峻斌他们站在同一战线。严峻斌跟沈炼是情敌,他们能心平气和地相处吗?”

  此刻,靳一川感觉到了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郁闷之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